-

距離週六隻剩下一天。

墨文的心情從未如此複雜過。

她,一個女人,因為害怕自己的性彆而絞儘腦汁。

週五上課的時候,墨文轉著筆,歎了口氣。ia

她桌子上立刻多了一瓶牛奶和一包薯片。

墨文轉過頭去看白一,白一趴在桌子上,習題冊上全是他畫出來的二次元頭像。

白一壓低聲音,鬼鬼祟祟地說。

“墨文,心情不好就多吃點。吃的多了心情就好了。”

墨文看著簡簡單單的白一,又想歎氣。

如果,她舍友都和白一一樣頭腦簡單就好了。

那她還擔心什麼露餡?

她不是原來墨文的事情都被秦野發現了。

赫連音這個傢夥又天天看xx週刊,對於女性肯定很研究。

穿裙子被髮現是女生的概率太高了!

如果是在秦野麵前穿裙子,穿越的時候在赫連音麵前哭,那估計兩個人都發現不了。

老天!

不要總給她設計這種難題行不行?!

墨文轉著筆,橫想豎想,腦海裡突然冒出一個大燈泡——!

有了!

有靈感了,不是有娃了。

墨文上課時間突然舉手,“老師,我身體不舒服,想回宿舍。”

墨文這一段時間上課表現相當好。

20班也冇整幺蛾子,這個班級的班風變好了不少,起碼上課不管聽不聽得懂,這些學生都開始認真聽課。

有在眼皮下麵支火柴棍的。

有拿腦袋撞桌子讓自己甦醒的。

有讓同桌把自己紮醒或者掐醒的。

還有……

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甦醒方法,讓老師們都大呼震驚。

不過確實是在認真學了,精神可嘉。

講課的正好是過來代王老師上課的隔壁禿頭,禿頭老師有點擔憂,“身體不舒服?”

墨文點點頭,“有點頭暈。我想回去休息會。”

20班請假是最簡單的。

老師一般不管。

平時到課率都不到一半,最近除了蕭七封泉赫連音之外都來了,這已經很奇蹟了。

禿頭老師更擔憂,“要不要去醫務室?去醫務室看看吧?”

墨文一聽“醫務室”就神經過敏。

她一個女人,去醫務室搞不好性彆曝光。

於是墨文直接拿起書,高冷地說。

“不用,我就回去休息一下。冇什麼事,老師你繼續上課。”

她還怕有人跟著她,還特意叮囑了某位喜歡當跟屁蟲的白同學,和總是冷不丁出現的秦同學——

“好好上課,不用跟著我。我很快就回來了。”

白一發現自己最近好像總是被拋棄呢。

自從有了赫連音,墨文對他都產生隔閡了。

但即便這麼想,白一還是很聽話,乖乖地趴在桌子上——

他知道,如果不好好學習,他隻能跟墨文一陣子。

墨文的成績這麼好,這麼優秀,早晚會被他拋棄在後麵。

白一想著,咬著筆桿,繼續看桌子上的題。

看得他一個頭兩個大,他忍不住去問在墨文桌子另一邊,靠著椅子睡覺的秦野。

“誒,秦老大,這題你會麼?”

秦野抬起眼皮,掃了一眼,“c”。

白一:……

他不是來問題的。

他是來找同盟的。

果然,全宿舍成績最差的,就是他了……

其他人都是裝的菜,就他是真的菜。

白一不說話了,在題目上寫了個c,繼續往下做。

另一邊。

墨文趕快溜回宿舍。

進去之後給她哥發訊息。

她昨天晚上和墨文哥約好了,今天第幾節課接頭,她有話要對墨文哥說。

墨文躲在廁所裡,反鎖上廁所門。

她鬆了口氣,打通視頻電話。

發現對麵的墨文哥翹著腿坐在甜品店裡吃藍莓聖代。

好羨慕啊,能夠走讀的學生就是幸福。

墨文哥也抬眼看了一眼墨文,皺起眉頭。

“你怎麼回事,怎麼總是在廁所給我發訊息?宿舍那麼大,學校那麼大,冇地方去了?”

墨文特彆無奈。

她想和墨文哥換。

男扮女這麼爽?

等等,換回去,她那叫恢複身份。

墨文盯著墨文哥看,“你們學校請假還能出校園?”

墨文哥慢條斯理地吃著聖地,扭過頭不看墨文,怕廁所影響食慾。

他懶洋洋地說。看書喇

“啊,是啊,我直接請假回家。”

墨文有種微妙的預感,“你的理由是——”

墨文哥吃一口聖代,理直氣壯。

“肚子疼啊!女生肚子疼多正常,老師根本冇多問就讓我回去了,還囑咐我多喝熱水。”

“艸,老子原來請個假多難?!這疼那疼就讓去校醫包紮,闌尾炎隻能用一次!”

“唉,說多了都是淚啊……對了你找我還要說啥?”

墨文認真地說。

“哥,這次你必須幫我!我快要露餡了!”

墨文哥毫不在意。

“露餡,你是餃子啊還露餡?不就是女裝麼,多大點事。”

“你就自導自演唄。說是你是我……你是你妹……你是我妹就行了。正好恢複身份,美美地去參加宴會不好?”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