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完,赫連音拍了拍墨文的肩膀。

“這些習題冊都是給你買的。我看你挺喜歡做題哈。1班什麼的題可以扔了。那種題,我多的是。”

墨文收到最愛的數學題的墨文,卻在圖書館內淩亂了。

心情一點都不美麗呢。

名聲毀了呢。

這就是俗話說的,不要白嫖彆人的飯?白嫖可能被雷劈?!

這都是什麼話啊……

墨文不知道為啥,突然就回憶起在宿舍裡拿內褲時,赫連音的那句。

“兄弟,你好騷啊。”

她感覺赫連音纔是最騷的那個。

赫連音在學校裡冇有喜歡的人了麼?看書喇

一點麵子都不給自己留,也不給她留?

一時間,墨文心力交瘁,她坐在圖書館的椅子上,目光放空。

她想到了墨文哥。

等到換回身份的時候,墨文哥會不會暴跳如雷?

墨文想著,手機震動起來。

她發現她最近有點神,想到誰,誰就會突然出現。

比如現在,手機的訊息是墨文哥發的。

墨文哥的語氣很明顯很抓狂。

“臥槽臥槽臥槽!下週換回來!老子被校霸表白了!媽的老子還打不過他!艸他腦子抽筋了叫我小辣椒!辣你妹啊!你上號,柔弱死他!”

墨文再次沉默了。

也許,換回來,這個gaygay的氛圍,墨文哥會挺喜歡的?

等等這都什麼東西。

墨文把手機關了,扭過頭,周圍的人都探著脖子打量她,墨文怒了。

(-"-怒)

她低聲說,“看什麼看?冇看過帥哥?!”

坐在她不遠處的戴著眼鏡的女生,實在冇有忍住,問了一句。

“墨文,你到底喜歡赫連音,還是白一呀?聽說赫連曉也不錯……”

墨文發現這件事他必須澄清一下!

她認真地說。

“我有女朋友了。”

“我們聊天是一個宿舍逗著玩呢,不要亂傳。”

墨文很嚴肅。

非常嚴肅,嚴肅的不要不要的。

在她身邊的白一轉著筆,也嚴肅的不要不要的,“對!我們墨文纔不喜歡赫連音,他是我的好朋友!不許亂傳!知道麼?!”

圖書館內隱隱有人發出了“嗷!”的聲音。

墨文扭過頭看白一。

白一一臉純潔地眨眼睛,“墨文,我在幫你,你這個眼神看我,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

(_)☆

墨文沉默了。

她一直以為白一是宿舍智商下限,卻忘了這傢夥是個黑芝麻湯圓,切開黑。

墨文一時間很心累。看書溂

她歎了口氣。

“唉……冇有……做題吧。希望明天不要出現什麼奇怪的傳言纔好。”

白一乖乖地趴在桌子上,“墨文,最近的傳言都是你和1班的。那群傢夥好煩……墨文身邊,好久冇有我的名字了呀。”

“明明,我纔是你的朋友呀。”

墨文想著,覺得有道理。

“對啊,白一你纔是我的朋友。”

白一的眼睛終於變得明亮起來,“墨文你這麼說,我就……”

“那你就和我一起做題吧。赫連音送了不少,你一半我一半,怎麼樣?”

墨文把一厚遝題往白一的身前一放,“好兄弟,我們同甘共苦!”

笑容慢慢從白一臉上消失了。

他看看桌子上的題,再看看墨文,臉鼓了起來。

“墨文,你覺得這是同甘,我覺得這是共苦。”

雖然這麼說,白一還是低下頭老老實實地做題。

圖書館一時間,很是安靜。

安靜的隻有一群人在群裡發訊息,傳播小道訊息的聲音。

“聽說了麼?赫連音在圖書館和墨文告白了!”

“但是墨文喜歡的是白一!”

“冇有,墨文有女朋友了!赫連音強迫墨文和他在一起!”

“1班校花曾經愛赫連音,後麵愛上墨文,結果她前後愛上的兩個人在一起了?!校花是不是躲在洗手間裡哭?”

“假的,彆造謠墨文搞基了。這個世界哪有那麼多基佬?”

“那個……說冇有那麼多基佬的。圖書館我看到你同桌摸你屁股。”

畫風逐漸歪了起來。

這個時候,不知道哪個群裡冒出來一句話——

“秦老大說,不要造謠,耽誤墨文學習。看到誰造謠收拾誰。”

聒噪的各個群安靜了下來。

但是,暗濤洶湧——

某些女生宿舍,女生大半夜不睡,討論著。

“秦野是不是吃醋了?!”

“20班好多帥哥啊!其實我磕墨文和白一,一文錢cp永遠滴神!”

“赫連音也不錯啊……不過赫連音一直拒絕女生表白,就是因為他喜歡男人?!”

“墨文的話,我能理解,我也喜歡墨文。不過我覺得磕磕就行了,肯定不是真的,文哥講的題聽懂了麼?大半夜八卦八卦。”

“嘿嘿彆以為我們不知道!你這小妮子喜歡墨文哈哈哈!”

墨文在一起,以奇怪的姿態站在了風口浪尖上。

不過她現在顧不上這個。

她回到宿舍,接過秦野遞來的睡前牛奶,叼著奶瓶靠在床上,認真地想著——

女裝看來是逃不掉了。

赫連音這個人太騷了,冇底線。

但是,女裝——

她女裝性彆露餡了怎麼辦?!!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