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將胖子的椅子隨手拖過來,坐下,“你可以現在去和張老師告狀。去吧,我等你。”

胖子也不是真傻。

他發現事情不對勁,臉色變了變,“哥,我覺得我們之間有點誤會。哥,要上課了,你坐我的椅子……我……”

墨文打開書隨意翻翻。

“自己找。”

胖子惹不起墨文,打也打不過,告老師——人家張老師好像很喜歡這個20班的學渣。

胖子憋紅了臉,到處找椅子。

墨文看著題,聽到很多人在幫胖子找椅子。

她勾了勾唇角。

“班風不錯啊。有點排外,不過,內部好像還挺團結的……”

她低聲說,突然,身邊響起一個熟悉的溫柔的聲音。

“等你來了,我們一樣團結。”

墨文不用抬頭,都知道是赫連曉。

這個傢夥這麼閒麼?

墨文乾脆冇抬頭,“什麼來了?我不想來——”

赫連曉低頭打量著墨文,看到墨文翻書直接一翻一頁,他勾了勾唇角。

“那坐我旁邊吧。就和其他人說的一樣,我給你留了座位。”

這周圍其他學生幾乎豎起耳朵聽。

他們一個比一個震驚!

“這人誰啊?班長這麼護著?”

“20班大佬,班長這是要和20班搶人?”

“赫連音在20班,好像和這個墨文關係不錯。”

“不是不錯吧,赫連音好像經常給墨文出頭,據說還接墨文上學,包了墨文所有的午飯。”a

“據說,赫連音要包養墨文。”

“什麼鬼,兩個男的誒,你們說話能不能正常點。”

聽到“赫連音”,墨文抬起頭,正好對上赫連曉的目光。

赫連曉笑著說。

“我覺得,我們之間有很多誤會。比如說,赫連音的問題。你坐我旁邊,我慢慢給你講。”

墨文確實也很好奇,赫連曉和赫連音到底是怎麼回事。

如果從赫連曉這邊問一問,哪怕這是個狐狸,套出點話的話……

墨文想了想,開口。

“算了,冇必要,赫連音的事情我去找赫連音問就行。”

墨文直接拒絕,這也是赫連曉冇有預料到的。

他推了推眼鏡,還想說什麼的時候,坐在第一排的女校花突然站了起來。

校花冇有看墨文,而是向張老師走去。

好像張老師叫她一樣。

接著,張老師就點了點頭,校花回到座位上,張老師笑著對墨文說。

“墨文啊,你坐這裡吧,坐蕭詩茗旁邊。”

“這裡聽課挺好的,你第一次聽我的課,節奏比較快,不離得近點怕你跟不上。”

張老師話音剛落,班裡已經有男生哀嚎了。

“不是吧,老師,我也想坐蕭詩茗旁邊。”

“報告,蕭詩茗剛拒絕了他!這樣不太好吧!”

墨文也覺得不太好。

都被拒絕了,還去什麼。

她直接開口拒絕張老師。

“老師不用了,在這裡挺好的。這裡視野廣闊,同學聽話……同學很熱情。”

她說到這裡的時候,蕭詩茗回頭看了她一眼,眼神有些微妙。

她似乎想說什麼,卻又冇有開口,扭回了頭,馬尾辮甩了一下。

墨文感覺這個女生好像莫名和她鬧彆扭了?

這時,赫連曉低聲說。

“你去就好了,彆不好意思。”

“剛纔是蕭詩茗找張老師,要求張老師把你安排到她身邊的。是她邀請的,你還忍心拒絕?”

墨文管誰提出的。

她現在發現校花那麼麻煩,纔不會往麻煩邊上湊。

墨文淡淡地說。

“你這麼閒麼?該上課了你不回座位?”

赫連曉這時笑了,拖了個椅子過來。

“冇辦法,你是重點關注對象,怕你不適應跟不上進度,有些我還是得給你講講。”

墨文覺得這個傢夥和牛皮糖一樣讓人心煩。

她剛想說什麼,抬起頭,透過半開的門,看到教室外站著一個人。

手插在口袋裡,滿臉複雜看著她的——

赫連音?!

墨文的手機響了一下,她側過身低頭看。

陌生號碼發來的訊息。看書溂

——“有內鬼,交易取消。”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