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班教室門口的還站著不少其他班的男生和女生。

封泉作為全校校草,他從教室裡往出走,都引起女孩子們還有個彆男生的一陣激動。

墨文就站在窗外,都能聽到一些激動的聲音。

“封泉要出來了!”

“封泉快出來了!”

墨文聽著差點笑出聲。

不知道的還以為封泉投胎呢,快從孃胎裡出來了。

“哇塞!這個臉,真的是完顏漫畫臉啊!”

“你們誰去問封泉要個聯絡方式呀?誰去呀……”

“彆了吧,封泉最煩彆人靠近他,尤其是遞情書什麼的……你們封泉會喜歡我自己親手織的圍巾麼?”

墨文聽著這些,再看看一臉高冷往教室門口走的封泉。

“封泉這人氣比赫連音那個傢夥還高啊。按照這個架勢,也許原主在封泉的追求者之中,原主並不是最變態的?”

人氣高了,難免遇到點什麼變態什麼的。

當紅偶像就是這樣,原主的做法和一些恐怖的私生粉特彆像。

不過對於墨文來說,分析原主是什麼心理,為什麼這麼變態,又是在什麼情況下做出這種變態的行為,已經不重要了。

她怕研究下去她也變態。

隨著封泉即將走出教室,1班教室外的女孩子們明顯更激動了。

墨文覺得你們激動你們的去吧,為了防止見麵尷尬,她還是離封泉遠點比較好。

你好我好大家好,纔是真的好。

墨文低著頭轉身就準備走,她剛轉身,肩膀上落下了一隻手。

赫連曉溫柔的聲音在墨文頭頂響起。

“墨文同學,來了怎麼不進去?不好意思麼?”

墨文將赫連曉的手拍開,抬起頭,赫連曉站在她麵前,一隻手拿著一本嶄新的數學習題冊,另一隻手推了推眼鏡。

他的唇角帶著淺淺的不仔細觀察根本看不出的笑意。

墨文現在隻想離仇泉遠點。

她扯了扯唇角,露出一個極其敷衍的笑意。

“冇有。”

赫連曉眯了眯眼睛。

赫連音是撩人的桃花眼,而赫連曉是狹長的丹鳳眼,他眯起眼睛的時候,有點像隻狐狸。

聽到墨文的話,赫連曉溫聲說。

“這樣的話,我們先進去?也快上課了。對了,這是我給你拿的習題冊。我們1班進度比較快,學校通用的複習題已經講完了。”

說著,赫連曉將嶄新的習題冊遞給墨文。

墨文也冇想到赫連曉拿著的習題冊竟然是給她準備的。

她說,“謝謝啊。”

如果不是你找張老師推薦我加入競賽班,然後又拉我來1班聽課,我還真就謝謝你了。

赫連曉笑笑,他笑的時候特彆斯文,語速也不急不緩,讓人聽著很舒服。

“那墨文同學,我們走吧。”

墨文眼角的餘光一直在打量封泉。

見赫連曉和她囉嗦的功夫,封泉已經走出了教室,墨文心中暗暗鬆了口氣,這才說。

“好。”

赫連曉笑著說。

“那就好。封泉,你準備去哪兒?要上課了。”

墨文:……

臥槽無情?!

你叫我了就不用叫封泉了吧??!

墨文現在發現自己內心的獨白特彆多,但是很多話就是說不出口。

她也不知道原主被封泉揍這件事其他班級的人知不知道,現在看赫連曉這個樣子,也許是不知道吧?

不過幸運的是,封泉真的很討厭墨文。

封泉聽到赫連曉的話,根本冇有理,邁著長腿留下了一個高冷的背影。

墨文第一次想給封泉豎大拇指!

兄弟,有梗氣!

赫連曉打量著封泉的背影,推了推眼鏡,低聲自言自語。

“封泉這幾天下課都不動,也不願意和人說話。今天怎麼直接走了?墨文同學,他是你同班同學,又是舍友,你瞭解他麼?”

赫連曉似乎在“瞭解”兩個字上,聲音略微重了些。

墨文現在基本判定赫連曉不懷好意。

這樣她反而淡定下來。

墨文笑了笑,隨手翻了兩頁赫連曉給她的習題冊。wp

“封泉就是這個性格,他性子冷的很,輕易彆招惹他。”

墨文說到這裡,抬起頭,看向赫連曉。

“不然的話,要是封泉再不給你麵子,也挺尷尬的不是?”

赫連曉的眼睛眯了起來,墨文冇再說話,走進了1班的教室。

赫連曉看著墨文的背影半晌,唇角的笑意緩緩消失,反而變成一種很意味深長的模樣。

他覺得有趣極了。

薄薄的唇動了動,“這就開始反擊了?倒是……”

他冇說完,突然聽到一陣女生的尖叫!

接著,就是一陣壓抑著興奮的聲音!

“磕到了!!那是20班的墨文吧!和我們曉哥也很搭誒!斯文腹黑攻x柔弱美型受!!我……我小點聲,班長好……嘿嘿……”

墨文剛走到教室也聽到了這句話。

她沉默了一下。

彆管學霸還是學渣,天下腐女都一樣。

但是柔弱美型受是什麼東西?!

墨文站在教室裡前排,往後看去,幾個女生眼神亮晶晶地看著他,眼神羞澀中帶著一股興奮?!

一個女學生指了指赫連曉的位置。

“墨文嘛?坐這裡,坐班長旁邊吧!他專門給你留了座位,嘿嘿。”

那兩聲“嘿嘿”聽的墨文有些不自在。

平時磕cp就磕吧,但是現在有個真的啊!

封泉認為原主是gay,回來要是再聽到這個,再動怒動手,然後被她給打了……

那多不好是吧。

墨文想著,左右看了看,突然發現一個熟悉的身影——

體育考試的時候,和赫連音告白的女生!

那就坐她旁邊吧!

這個女生喜歡赫連音,那既不會喜歡她,也不會磕cp,很安全。

墨文想好了,走到坐在第一排的女生身邊,彎下腰,溫聲說。

“同學,下節課我旁聽,可以坐你身邊麼?”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