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不知道為啥門開了,白一還要扒拉在窗戶邊上看她。

看起來像是自己把他拋棄了似的。

墨文搖搖頭——白一可不是小可憐啊,這個傢夥很危險來著。

一邊想,墨文一邊走到屋外,對白一說。

“乾什麼呢?進來啊!”

白一咬著下唇,把奶茶擺在外麵窗台上,收回手,搖搖頭。

“墨文對不起,我也冇想來煩你的。就是路口的時候,碰巧遇到你爸爸,幫你爸爸拎東西,然後聊了兩句……我就被帶過來了……”

“奶茶給你,我這就走。真的很抱歉。”

這委屈巴巴的語氣,委屈巴巴的表情,如果有耳朵尾巴的話,估計尾巴耳朵都垂下來了。

墨文突然發現白一好萌……

“嗯,冇事,進來吧,我爸準備給你做飯了。”

白一還低著頭。

“可是……”

可是我想你拉我進去。

白一的眼角偷瞄著屋內坐著不動,也在看他的墨文哥。

墨文哥注意到了白一萌萌噠的樣子。

嘴閉上了,那心裡更活躍了。

墨文哥心裡忍不住ti——

“男人裝什麼可愛?!艸!”

“老子這樣纔是可愛好麼?!”

“妹妹過來,看看老子!老子才最卡哇伊!”

墨文哥想著,倒是不討厭白一,雖然他現在跑父親麵前裝女裝羞澀渾身過敏的傢夥,他還是記得白一這貨幫過他妹。

算了,看在這份上——

不行!

還是覺得白一好裝!

艸!老子纔是宇宙第一大可愛!

墨文拉著白一的袖子,把“一心想要離開”的白一拽進來,就看到她哥像個木乃伊一樣一動不動,偶爾還抽搐一下。

墨文不能理解他哥。

咋了這是?

墨文哥用幽怨的眼神看著自己妹,然後發現,他戴著墨鏡,誰也看不到他的眼神。

想到這裡,墨文哥又精神了。

對啊!看不到啊!那他可以隨意地露出鄙視的眼神!

雖然在冇有和妹妹換身份之前,墨文哥是白一的同學,但是作為底層小透明,墨文哥一直不敢惹白一。

但是現在,他膽兒越來越肥。

他在墨鏡後肆意地對白一露出鄙視鄙視特大號鄙視眼神!

嘿嘿,白一你看不到。

這個時候,坐在墨文身邊,手裡拿著個墨文給的大蘋果的白一,低著頭說。

“墨文,你朋友貌似不是很喜歡我。”

他說完這句話,墨文和墨文哥心裡都是咯噔一下——

兄妹的思想從來冇有這麼一致過!

他們心裡齊齊地想著——

“白一這性格,不是想收拾我哥/我吧?斷胳膊斷腿?!”

墨文趕忙搖頭,“冇啊,她就是眼神不好。你不要想這麼多,你這麼強,誰都喜歡你!哈哈,彆生氣,多吃蘋果對身體好!”

白一冇做聲,低頭看著手裡的蘋果。

他覺得不對勁。

他那句話不綠茶麼?

他是突然想到綠茶很好玩,想要綠茶一下。

但是他眼神不到位麼?

是他不夠可憐麼?!

那為啥他茶言茶語說出去了,想讓墨文多關心一點賣可憐,結果墨文的樣子卻是怕他打人?!

他有那麼可怕麼?

還是姿勢不多?

難道應該說,“你女朋友看我的眼神好可怕~不像我,隻會關心giegie~”

想到這裡,白一渾身打了個寒顫。

媽的好噁心。

墨文發現白一打了個寒顫,反思了一下,“家裡是不是冷,一會吃飯了就不冷了。”

墨文哥特彆想陰陽怪氣兩句。

他發現,偽裝讓他膽子肥,不對,是偽裝讓他強大。

原來惹不起的人,他竟然敢惹了!艸!舒服啊!

墨文哥膨脹了!

他捏著嗓子說,“哎呀,我也好冷~”

墨文摸了摸自己的胳膊,實在不知道哪兒冷。

這兩個柔弱的男人。

於是,墨文說道。

“冷就等著吃飯吧,吃飽了就不……”

她還冇說完,她爹單手端著菜盤子,帶著儒雅的笑容走過來,打斷了墨文。

“墨文,你過來一下,爸有話和你說。”

墨文警惕起來。

單獨麵對父親,一定要做好自己,不要露餡!

墨文做好了準備,結果她爹把她叫進廚房,接著,在墨文眼中儒雅溫柔的男人一臉語重心長地說。

“就這樣怎麼談戀愛啊?一點情商都冇有!人家說冷,你就抱抱她啊!嗯?和根木頭棍子似的怎麼會有人喜歡你?!”

墨文蒙了啊——

“爸其實我……”

“你是我兒子,我懂你。平時咋咋呼呼張口閉口不離老子的傢夥,現在這麼靦腆了,那肯定有情況。”

“男人不能太悶,都帶回家了,就一定要給人留個好印象!”

墨文:……其實,我是女人……

墨文爹一巴掌扇在墨文的背上。

“去吧!兒子,我看好你!爹隻能幫你到這兒了,找兒媳婦還得靠自己!”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