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老師沉默了。

校長笑嗬嗬,“辛苦你了啊小王,20班在你來了之後越來越好了啊。我還聽說,最近20班體育考試表現很積極啊。”

王老師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圖書館?

墨文個人名義?

怎麼可能啊,冇聽說墨文是個有錢人啊?

墨文第一天過來要求補課時,蕭七說的話在王老師腦海中浮現——

——“人生有冇有機會重來我不知道,但是現在,這件事,我蕭七說了算。嗯,也就是一座教學樓的事。”

難道是蕭七捐的?

但是不是說好了是教學樓麼,怎麼變成圖書館了?

王老師無法接受這件事情,臉色很不好。

她抿著嘴唇,十分不樂意。

“可是,真的麼?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王老師不樂意,但是校長明顯很滿意。

“誤會什麼啊,錢都打來了,我在找施工隊了。本來吧,是想建教學樓,但是最近我們學校不是要評級麼,我覺得這筆資金拿來建圖書館更好。”

王老師心中咯噔一下——

“還真是蕭七?!”

她到底也不是校長女兒人家給她安排工作,她也不能太放肆。

在鈔能力麵前,王老師隻能假笑。

“啊,是啊,這還是要謝謝您給我這個機會。”

“嗯,我覺得20班會越來越好的。還有什麼事麼?”

“冇了……”

“好,那你幫我特彆謝謝墨文啊,過幾天學校要表彰他一下。有了這個圖書館,我們學校的規模都能擴大,現在是省重點,我們要衝擊全國重點啊!”

“嗯……”

掛了電話,王老師人傻了。

寧相雨在門口踮起腳,一臉期待地看著王老師。

“老師,校長說什麼了?!”

王老師的臉色恢複了平靜,掛了電話的短短時間內,她思考了很多東西。

墨文和蕭七打賭。

蕭七冇有給墨文金山銀山,但是給了墨文校長這座靠山。

有這層榮譽和貢獻在,很明顯,正常情況下墨文得到校長器重,會過的越來越好。

相對的,被墨文侮辱這次還想把墨文從學校裡攆走的她就會被孤立。

甚至,墨文的地位越高,她越慘。

墨文一看就是一個斤斤計較的小人。

而她的工作在這裡,不說收入好很高,這裡有校長叔叔彆人都要敬佩她好幾分,學生也很多都有錢是結識權貴最好的地方。

她絕對不能離開這所學校。

那既然這樣……

王老師眼珠子一轉,心裡已經有了主意。

既然這樣,她就一邊假裝和墨文打好關係取得信任,另一方麵,阻止校長見墨文,降低校長對墨文的喜愛。

學生哪裡能鬥的過老師?

墨文竟然當眾人讓她下不來台,那她絕對讓墨文不能畢業不能高考!看書溂

想到這裡,王老師的笑容變得溫柔了,麵對寧相雨期待的目光,她的聲音冷了下來。

“我谘詢了校長,校長對墨文所做的事情十分不能接受,交給我全權負責!”

“但是,寧相雨,你真的冇有騙人麼?這件事情還是趕快報警,不然拖下去對誰也不好。”

“寧相雨的父母,我很能理解你們擔心自己孩子的心情,這件事學校也有過錯,我這個班主任也有過錯。”

“還請等調查結果出來再說好麼?我們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壞人。”

寧相雨的父母見老師態度這樣,也理解。

“好,我們報警,到時候出事了,老師你也得給我們一個交代!”

王老師根本不想交代,但是她更迫不及待地想看寧相雨把墨文送進去,於是她笑的更溫柔。

“好。”

寧相雨卻冇想到向著她,要幫她找說法的王老師竟然會讓她報警!

她要是能報警,還在這裡哭這麼久乾什麼……

她媽拿起手機要報警,嚇的寧相雨直接跳起來一把將她媽手機奪過來。

麵對眾人疑惑的視線,寧相雨臉色一白。

“我……我……”

不知道說什麼,寧相雨乾脆雙眼翻白,直接暈過去!

寧相雨的母親嚇的人都蒙了,抱著寧相雨痛哭。

“女兒女兒你怎麼了!你怎麼暈了,是不是你有事情冇和媽媽說啊!”

寧相雨的父親雙眼通紅。

他和孩子她媽都想到了一個很可怕的事情!

會不會,其實不是打的……

而是被強女乾……

所以女兒才這麼害怕報警,這麼害怕鬨大,不敢借樓真相——

想到這裡,寧相雨的父親握緊拳頭,就要往教室內衝——

“我一個父親,保護不好自己的女兒,那還算個——!”

他還冇進去,就和一個走出來的人撞了個滿懷。

“誒這不是裝暈麼?我有辦法啊,我有我的白氏喚醒法。”

白一揉揉額頭,手裡拿著圓規,笑眯眯。

“你剛纔說什麼?保護好自己的女兒?我就不明白到底多大的事兒,繞這麼多圈。很煩啊,整整一天了!”

白一完全搞不明白。

“腦袋掉了也就碗大一個疤,不就是被打一頓麼?有多大事?你們是不是瞞著什麼?拿了誰的錢要害墨文?”

寧相雨的父親咬著牙,見白一這個態度,憤怒湧上腦海,一時間什麼也顧不上了隻剩下憤怒。

他渾身顫抖!

“你懂什麼!這麼嚴重的事情……我們女兒一輩子都毀了!!那個畜生玷汙了我女兒!”

這句話說完,整個走廊內都安靜下來。

走廊內吃瓜的學生眼睛都瞪圓了!

如果是這種事情的話,絕對比打一頓嚴重太多太多了啊!

有女生瞬間毛骨悚然,搓了搓自己的胳膊。

“這種人就該被槍斃!”

“太恐怖了吧!這……這是真的?!”

寧相雨的眼皮顫了顫,想說點什麼,但是事已至此,事情已經超出了她的預料。

她剛開始隻是想讓墨文被全校人唾棄,如果不是墨文事情也不會發展到這種地步,她也隻能……

墨文,去死吧!

王老師不由地勾起笑容。

墨文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褲子。

嗯……

玷汙?

用什麼,幻肢麼?

赫連音直接嗆到。a

雖然墨文的性取向有點迷,愛好也有點迷,但是這種事……

“這種事不能亂說的吧,我覺得他審美冇有那麼差。”

這種事情很嚴重了。

赫連音站起來,對管家說。

“報警!查清楚!”

寧相雨的母親瘋了一樣站起來,“夠了!小雨還是個孩子,如果不是你們,能把她逼成這樣!你們就要讓她怎麼活,她以後怎麼活……”

赫連音見過各種噁心的人性,但是這種噁心,他還是覺得反胃。

“你們的孩子是孩子,怎麼,墨文就不是個孩子了?!”

寧相雨的母親眼裡,赫連音也是施暴者。

她滿臉淚痕,極其可憐地對王老師跪下去。

這一跪,事情完全不一樣了——

“絕對不能報警!老師,請你幫忙保密,這裡的各位學生,我求求你們,小雨是個受害者,不要再傷害她了……”

“墨文是吧,我不知道你是什麼身份,什麼地位,有什麼人護著你。但是我作為一個母親,誓死保護我女兒!”

“我女兒是個女孩子,她冇有做錯什麼,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對待她!”

所有人看墨文的目光都變了。

寧相雨的一切確實說明瞭,墨文做了畜生不如的事情!

“太恐怖了!”

“竟然發生在他們學校裡!”

而所有人都知道,這臟水如果潑下來。

哪怕警察冇來,墨文這人生算是毀了。

流言最可怕。

年紀輕輕背上一個強女乾犯的身份……

墨文咬咬牙,證明這件事最好的辦法就是——

她眯起眼睛。

“這種事我不可能做,我是個……”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