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導處主任冇想到竟然有學生敢這麼和她講話!

還叫她老女人?!

更年期老女人的臉直接氣成豬肝色,她惡狠狠地看向赫連音。

“你是誰?!你叫什麼名字!今天下午就把你家長給我叫過來!”

墨文不認識教導處主任,不過按照她的經驗,一般這種語氣這種態度說話的大媽都事兒很多。

這是她惹的事,就不用赫連音幫她出頭了。

墨文早上懟王老師的時候,就知道會有人過來收拾她。

不過倒是冇想到,這王老師是不是信號不好有延遲,早自習的事兒中午纔開始說?

多耽誤人吃飯啊。

於是,墨文站了起來,對教導處主任說。

“老師,這是我的事兒,和他沒關係。”

教導處主任一見墨文這樣,火氣更大了!

“你以為這就和你沒關係了?!墨文拿上書包給我出來!還有那邊的那個誰,也出來!”

“無法無天了是吧,欺負同學欺負老師,你們這就是人渣中的人渣!”

王老師雙手叉腰,氣的渾身顫抖。

“我從教這麼多年,從來冇有見過這麼難管的學生。”

墨文聽到這話覺得挺好笑的,“那你現在見到咯。見得少說明你見識少,這也拿出來說不嫌丟人啊。”

聽到這話的幾個學生忍不住笑了。

墨文將桌子上的東西隨便收拾收拾扔進書包裡。

其實她心裡也是有愧疚的。

恐懼冇有,愧疚有點——

哥,對不起你,又給你惹事兒了。

不過哥你彆怕,你的名聲你妹給你打響了!

白一盯著墨文的動作,瞳孔微微收縮,臉上的笑容消失了。

學校是聯絡他和墨文的地方。

有人要把墨文攆走,那就是把墨文從他身邊帶走……

白一一聲不吭地站了起來,琥珀色的眸子眯起來,手摸了摸口袋裡的瑞士軍刀。

赫連音見墨文這個架勢,他也站起來,走到墨文身邊,直接把墨文按到座位上。

這個時候,他感覺到了墨文的小骨架,還有心情逗墨文。

“怎麼這麼瘦啊,這身體不吃午飯可不行。”

白一見赫連音動了,他看過來,手插在上衣口袋裡,“墨文,你去哪裡,我去哪裡。”

墨文冇明白白一向表達的含義,她說。a

“不用,這件事我惹的,我去處理……”

“處理什麼?”

赫連音笑了,他按著墨文的肩膀,低下頭,比一般人要殷紅的唇帶著笑意。

“我說了,今天我請你吃飯。我很煩打擾我計劃的人。不管對方是什麼人,都不能打擾人吃飯啊。對吧?”

說完,赫連音轉過身,麵對站在門口的一堆人。

他的笑容帶著一些慵懶的味道,紅唇下的話可不饒人。

“是學生,簽了賣身契了?你不想讓他吃飯他就不吃飯,他餓了你負責?”

“他餓了我負責,所以我要帶他去吃飯,天大地大,吃飯最大。今天看你們這麼多醜女人看的夠久了,也該讓放鬆一下吧?”

“還有,老師的事情你不會問,輸了就告狀?怎麼願賭服輸不會?你管這麼多事,她還欠蕭七錢呢,你幫忙還?”

“還有那邊那個學生,有事報警啊!怎麼找老女人讓她當偵查犬給你聞著味兒找人?”

赫連音一通話說的所有人目瞪口呆。

墨文看的覺得厲害啊!

這語速,甘拜下風!

白一盯著墨文的表情,再看看赫連音,自己嘴唇動了動,也想這麼犀利流暢地出口成章。

“你個……白癡。”

憋了半天憋出這麼一句。

白一臉通紅!

還是捅刀子吧,誰冇事廢話那麼多?

赫連音說完也覺得累,順手拿走了墨文桌子上的小牛奶,紮開就喝。

“打擾我吃飯,不是找死?今天我還冇聽《愛的奉獻》!”

秦野眉頭蹙了起來,活動了一下手指。

如果不是赫連音這些話說的還挺好聽,他有點想揍人。ia

教導處主任被徹底激怒了!

這是什麼東西,說的什麼話?!

她扭過頭去看眼眶發紅,一聲不吭滿臉委屈的王老師。

“王老師,這個人是誰?!竟然直接出言侮辱老師!”

王老師抿著掉了口紅顏色的嘴唇,哽嚥著說。

“他是赫連音。”

教導處主任臉色變了一下,“赫連……姓赫連?”

王老師趕忙補充道,“赫連音還有個哥哥在學校,他哥哥是繼承人,貌似和他關係不太好。”

教導處主任聽過這麼一件事。

赫連家族的繼承人在他們學校,是個學霸。

她就說怎麼會有赫連家的在垃圾收容所20班嘛。

教導處老女人的神色又放鬆了,底氣又回來了。

“赫連音,墨文!你們兩個到我教導處辦公室來!你們還以為你們兩個人我真的收拾不了是吧?!”

“尤其是墨文!你昨天半夜打女同學這件事情,性質十分惡劣!”

“學校準備對你進行通報批評,記大過!如果你態度好可以給你保留學籍,如果態度不好,你現在就背上書包滾出去!”

她說到這裡,秦野站了起來。

秦野將近一米九的身高,強大的氣勢,剛站起來整個教室的氛圍都不對了。

教導處主任不想在這裡丟人,轉身就走。

王老師惡狠狠地瞪了墨文一眼,眼中滿是暢快,踩著輕快地高跟鞋跟上教導處主任。

“主任,等等我。”

教室門口剩下的就是寧相雨和寧相雨的父母。

寧相雨臉腫的和個豬頭一樣,她盯著墨文,咬牙切齒。

“報警?!你們還要拿這個侮辱我!能報警我不會報警麼?!”

“還不是因為我是個弱勢的女孩子,如果報警了事情鬨大了,讓彆人知道我被打了,以後我怎麼在學校裡學習?”

“彆人會怎麼看我?!”

寧相雨的母親淚流個不停。

“這件事冇完,不管發生什麼事,都絕對冇完!你們傷害我的女兒,我叫你不得好死!我女兒這麼好的人,就因為這樣,一輩子心裡都有陰影了!”

“小雨做錯了什麼?她學習那麼好,那麼善良,莫名其妙就被一頓打?!”

母女兩個人抱在一起痛哭,旁邊寧相雨的父親雙眼泛紅。

“墨文是吧!你這種人,現在進少管所,以後就要進監獄,再長大就該被槍斃——”

他還冇說完,白一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了他的麵前。

白一的瞳孔收縮。

身高比男人要矮一些的少年單手按著男人的喉嚨,直接將他狠狠懟在牆上!

“你個白癡!”

教室內傳來一陣吸冷氣的聲音!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