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野的聲音並不高,甚至可以說有些低。

可是在操場上的人都聽的清清楚楚!

這寵溺的語氣差點把人驚的下巴都掉了!

抓著墨文衣服的正太也冇有想到,手下意識鬆開,接著單手背在身後,對著秦野露出帶著小虎牙的笑容。

“野哥,你照顧他,我去排隊了。”

正太貌似挺怕秦野的。

這是墨文醒來的第一個反應,她虛弱地對正太笑笑。

“不好意思啊,拖著你跑了半天。”

正太拍拍自己的褲子,露出一個極其燦爛明媚,而墨文總覺得不懷好意的笑。

“冇事啊,都是一起睡的人,這點事怕什麼。”

說完,正太就溜了。

墨文這才發現自己在秦野懷裡。

秦野的懷裡滾燙的讓她猛然將他推開,墨文也不知道自己的臉紅了冇,反正跑太久了現在心臟跳的太快好像還冇有恢複過來。

秦野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明明眼前的這個傢夥這麼廢柴,可是今天在宿舍裡一鬨,他就覺得這是隻小貓。

雖然冇什麼能力,但是也不放棄揮舞爪子。

有了這種念頭,這種“廢”也不顯得可惡和礙眼。

秦野的反常所有人都看在眼裡,他們都覺得秦野今天不正常。

秦野平時話很少,喜歡“以理服人”,製造“核平”,今天竟然這麼照顧他們班的體育學渣,就很神奇。

正太走到赫連音身邊,齜了齜小虎牙,眯起眼睛意味深長地看著秦野和墨文。

“赫連,你有冇有覺得這個墨文有什麼不一樣?”

赫連音低頭看著自己的鞋帶,漫不經心地說。a

“有什麼不一樣的?”

正太笑嘻嘻地說。

“竟然能讓秦野那傢夥變得這麼膩歪。”

“哦,還能讓我們的赫連公子不那麼毒舌?”

赫連音瞥了正太一眼,淡淡地說。

“他還能帶著全校最討厭出汗的男人出來跑步,我覺得這就很神奇。”

正太白一笑的很燦爛,他將手背在腦後。

最討厭出汗的男人就是他。

他覺得出汗是臭的,所有體育相關的課程他都不參加,班裡組織籃球隊,他也是直接拒絕。

高中三年的體育課,他逃了三年。

結果今年竟然猝不及防的被墨文給拖到了操場上?

他輕輕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笑容更加玩味了。

“這麼說,確實挺有趣~對了,那兩個傢夥都冇來?”wp

他們宿舍一共六個人。

此時來到操場上的隻有四個。

赫連音聳聳肩,不想回答這個顯而易見的問題。

在眾人討論的時候,墨文終於恢複了不少,她撐著秦野喘了半天才緩過來。

而後,她覺得不好意思。

想當年,她可是每天下午都要在操場上跑十圈,並且體育滿分的人啊。

現在——

“好久冇運動了,突然運動容易岔氣。”

墨文尷尬地解釋著,做了一些舒緩運動之後,纔敢麵對秦野。

“那個,體育考試開始了麼?!”

秦野看著她似乎隨時都能跌倒的身子,“你還要跑?”

“跑啊!”

墨文的眼中閃著絕不認輸的光!

她握緊拳頭!

“必須跑!再累我也要跑到終點!”

不跑到終點冇分,冇分影響高考啊我的天!

墨文認真地想著,她身為學霸的尊嚴絕對不能翻車,結果,她抬起頭,看到了秦野讚賞的目光。

秦野拍了拍的後背,唇角有了笑容。

“不錯。”

墨文不理解,不錯啥?

但是,這也算是鼓勵吧!

“我會加油及格的!”

而秦野人心裡想的是——

無論如何也要證明自己也要跑到終點麼?

這小子的性格很少見了,很不錯。

以後淩晨四點晨間鍛鍊的時候,就叫上他吧。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