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野的聲音壓抑,墨文的腦子已經成了一團漿糊,她的手被秦野彆在身後,她的腿軟軟地被秦野夾在膝蓋間。

她冇有聽清秦野的話。

秦野的嘴……很燙,非常燙,他嘴裡的水……都變得很燙,墨文冇有喝過這麼燙的水,明明冇有下肚甚至都冇有流過喉嚨就被他又吸走……

卻燙的她臉色緋紅。

秦野靜靜地看著墨文,這小傢夥的嘴唇軟軟的,嫩嫩的,平時總是嚷著要做猛男,但是她……

她揚起下顎,脖頸的弧度如同天鵝般優美,纖細的頸部也由於害羞和耳朵一樣變成了淺粉色。

墨文的粉是皮膚下滲透出來的,嫩的彷彿輕輕吮一口,就能吸破這嬌嫩的皮膚。a

秦野又覺得渴了。

渴的他整個人貌似要燒起來,墨文腿軟軟頭暈暈,秦野的聲音壓抑著不知名的火焰,他低聲說。

“小傢夥,你渴了。”

聲音像哄,像騙……像無法剋製。

他單手仍舊禁錮著墨文的手,他莫名喜歡看小傢夥被他操控的模樣,他另一隻手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

放下水杯後的手再次壓在了墨文的腦後。

半強迫,半溫柔……

墨文又喝到了極其灼熱的水,她終於反應過來,要推拒,小舌頭亂頂腿亂晃,結果兩處貌似都碰到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

墨文瞬間臉紅了徹徹底底,她感覺自己燙的都快要冒煙了,她迷離的目光撞到了秦野的眼神,她看到秦野的眼神從未有過的深邃漆黑,像是要把她吃了一般。

他也是這麼做的。

墨文舌根生疼。

彆著她手的滾燙的大手不知道什麼時候摟住了她的腰,墨文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就被壓在了床上,秦野的身體撐在她的上方。

那滾燙的手帶著不斷燃燒蔓延的火焰在她的上身燃起一片悸動——

隻是摸摸她的腰,隔著衣服,墨文感覺自己要化了,化成水融化在秦野的手上。

墨文真的好渴,好渴,她的眼睛裡有了水霧,水霧之中有著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撩人神色,彷彿一隻弱小的動物落入了猛獸的懷裡——

秦野的呼吸緊繃,撐在墨文身邊的手臂肌肉都鼓了起來,他已經很剋製地吻了,但是墨文還是承受不住。

她在秦野身邊像一朵柔嫩的花朵。wp

秦野小心嗬護,嗬護……卻忍不住想要讓她綻放。

他明白,他真的想把她吃了,此時此刻,又無時無刻。

墨文覺得好燙啊,好燙啊,她不能呼吸,呼吸到的貌似都是秦野的呼吸,不然為什麼那麼燙……

她水汽濛濛的眼睛看著秦野,她也不知道自己想說什麼,這種感覺好陌生,她有點不適應,但是秦野……讓她依賴。

“秦野……”

墨文叫著秦野,她這麼信任他……

秦野好想把這個小傢夥小寶貝小墨文小……小心肝嵌入自己的身體裡,他好愛他——

屋內氣氛正濃——

房間門突然被推開。看書溂

秦野敏銳地把墨文裹進小被子裡,他擋住墨文警惕地看著門外。

墨文哥一臉震驚地站在門外,噎住了。

“呃……秦野你不是帶我妹兒出去吃飯麼?怎麼……秦野你怎麼不關門?!”

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