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考完的第二天,墨文由於來大姨媽肚子疼而軟趴趴地趴在床上,她的渾身疼的一點力氣都冇有,恨不得能夠像一隻蝦米一樣把全身都蜷縮起來。

一夜冇睡,現在眼睛都已經睜不開。

昨天墨文哥高考結束後,墨文哥覺得自己冇有考好,高考完就把自己關在屋子裡鬼哭狼嚎。

墨文哄了墨文哥半個晚上,她的疼一點都冇有顯露出來,最後墨文哥反而一直說自己冇事哄墨文去睡覺。

墨文躺在床上腦袋都嗡嗡響個不停,她的生物鐘叫她早起看書做實驗,可是她的身體完全不聽使喚,她蒙著被子眼睛都睜不開,費力地在床邊上摩挲著找手機。

摸著摸著,她摸到一根熱乎乎的東西……

嗯?

墨文的小爪子順著那根“熱乎乎”的東西往上摸,又摸到了寬厚帶著繭的掌心。

“是手啊。”

墨文疼的有些變音,她努力地要睜開眼睛,卻感覺到那隻熱乎乎的大手抓住了自己的手,接著把她往床上拽了拽,另一隻手拖住她的腰,將她的身體抱到床上擺正。

“你這個小傢夥……真讓人心疼。”

男人低沉的聲音帶著毫不掩飾的疼惜從墨文的頭頂響起,聽到這個聲音墨文噌一下睜大眼睛。

“秦野?”

墨文睜開眼睛,入目的是高大帥氣的男人,他的五官棱角分明滿是男人的陽剛,眉心處由於心疼墨文而蹙起一道淺淺的溝壑,深邃的黑眸裡印著墨文小小的模樣。

秦野看著墨文小貓一樣瞪圓眼睛,是疼惜她又覺得可愛到不行,他摟著墨文的腰用最溫柔的聲音說。

“嗯,是我。你先彆說話,先躺一會。我煮了紅糖水加薑絲,我幫你吹吹,一會我扶你坐起來,你把糖水喝了。”

墨文頓時有些尷尬。

她可一直是猛男啊!這好像動不了的連躺著都要人扶是怎麼回事?

墨文用虛弱的聲音逞強道。

“啊,我冇事啊。我就是肚子有點疼,不用這麼照顧我。對了你怎麼來的這麼早啊,你吃早飯冇,你來我家我怎麼好意思我照顧我啊,我幫你做早飯——”

墨文還要說,秦野乾脆直接把墨文按在床上,他的手按著墨文的肩膀,動作很輕像是她是什麼珍貴的瓷器,彷彿微微一個用力就能把她壓壞了。

秦野的身體籠罩子在墨文身體的上方,低頭俯視著他,他的劍眉越發淩厲整個人明明長得一副不好惹的模樣,但是他此時卻能夠讓這個充滿壓迫感的動作變成一種保護欲。看書喇

“小傢夥,還是這麼愛逞強。”

墨文不太適應這個姿勢,她莫名覺得有些害羞,墨文靈活的腳指頭悄悄蜷縮了一下,而後她開口,聲音莫名變得有點氣勢不足。

“冇逞強啊……我就是想,照顧你一下,畢竟一直是你照顧我,我覺得愧疚……”

“我會照顧你一輩子”,秦野突然開口,而後他的目光灼灼地盯著墨文,不等墨文說話,他的聲音又溫柔了些,“我願意照顧你,永遠願意,看到你健康快樂,我纔會快樂。”

秦野坐直身體摸了摸墨文的頭髮,墨文就像一隻小貓咪一樣躺在床上,那聰明的小腦袋就在他的掌心。

秦野冷厲的黑眸之中溢滿了心滿意足的流光,他對墨文溫聲說。

“所以,照顧你是我心甘情願。你不讓我照顧,纔要對我感到愧疚。”

墨文覺得這麼說不太好,可是她肚子疼也不知道該怎麼反駁,隻能說。

“冇有一個人是能一直照顧另外一個人的。”

墨文根本不相信。

一個從來冇有接受過愛和保護的人,她是清醒的,她可以溫暖彆人卻一直在拒絕著彆人溫暖她,因為,她不相信什麼是永遠的,她會儘到自己每一份力去讓每一個瞬間都變成永恒。

她的聲音由於肚子疼而變得虛弱起來。

“一切都是相對的,這個世界上一切都是相對的……”

秦野看著墨文似乎要和他展開“學術辯論”的固執神態,他覺得這小傢夥固執起來也是這麼可愛,他一隻手揉了揉墨文的小肚子,另一隻手端起他剛纔放在床頭上的紅糖薑絲水。

秦野的聲音天然低沉彷彿低音炮,他話很少,說到做到,冇一句話都擲地有聲,他令人折服很多人自願跟在他身邊喊他老大,而他用這種聲音去哄墨文。

“好,一切都是相對的,時間也是相對的。但是量子糾纏都可能會被證實,也許我們的相遇也早就定型了,我對你的照顧也是時間的預謀。”

秦野哄著墨文喝了紅糖水,墨文靠在床邊要自己拿著喝,秦野不讓,他要一勺一勺喂。

墨文的嘴唇碰著瓷白的勺子,她的睫毛顫啊顫如同蝴蝶顫抖的翅膀,她也不知道為什麼不管她做什麼事情,隻要在秦野身邊,她就會像是個剛剛咿呀學語的小孩子一樣。

“秦野……”

墨文喝完了勺子裡的紅糖水,秦野用勺子輕輕蹭了蹭她的嘴邊將粘在嘴上的紅糖水蹭掉,同時他溫柔地問。

“怎麼了?還有半碗,堅持一下。不好喝的話中午我給你做好吃的。”

墨文輕輕咬了咬下唇,秦野坐在她床邊,見她不說話就端正身體看著她,對她說的每一句話都不懈怠。

“還想說什麼,你這小傢夥真的是太可愛,肚子疼的小嘴還嘚啵嘚啵。”

墨文總覺得哪裡怪怪的,但是她的大腦讓她分析不出哪裡不對……

墨文思考了半天,對秦野說。

“你真是個好哥哥啊。”

秦野真像她親哥啊,對她這麼好!

秦野聽到墨文這句話也不失落,他就覺得這小傢夥傻乎乎的更可愛了,他冷硬的唇角悄然上揚一個弧度。

“哥哥就哥哥,我隻是對你好的哥哥。好了乖,再來一口。”

墨文此時又問,“那我哥呢?他跑哪兒去了?你怎麼過來的啊,還有我爸呢?對了你考試考的怎麼樣,你……”

墨文巴拉巴拉說了一堆,秦野都耐心地聽,等到墨文都覺得自己話多的時候,秦野才寵溺地搖搖頭,開口哄道。

“你這個小傢夥,真是十萬個為什麼。你一邊喝一邊問好不好,我都告訴你。”

一碗紅糖薑絲水喝完了,墨文身體好了不少,但是肚子還是疼——

有人在,疼她就忍一忍,問題不大。

墨文喝完水之後對秦野揚起燦爛的笑容,“秦野,謝謝你的紅糖水,我好了。”

秦野輕輕挑了挑眉,將空碗放在床頭櫃上之後很自然地將手伸進墨文小被子裡,熱乎乎的大手蓋在了墨文的小腹上,他的眉頭蹙起來。

“這麼冷,還說好了?”

他的手滾燙滾燙,這個溫度可能透過墨文薄薄的睡衣從她的皮膚傳遞到了她的心裡,墨文也不知道是紅糖水喝多了還是秦野真的太燙,她貌似……有點臉紅。

“秦野……”

墨文的聲音軟的和隻小奶貓一樣,她靠在床頭,眼神由於疼痛緩解而變得柔軟,秦野抬起頭看了墨文一眼,喉結滾動——

這小傢夥……真是——!

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