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直博了,那就是已經寡王一路碩博,建設美麗祖國,赫連音覺得墨文以後肯定會需要養老院,等他手藝好了還可以伺候墨文養老。

赫連音想著,桃花眼賊亮,怎麼看都不懷好意。

黃毛左顧右盼,他總覺得文哥身邊最好說話的就是赫連音,起碼赫連音殺氣比圓規殺手和七爺輕不少,他悄悄從赫連音身邊擠到墨文身邊,靦腆地開口。

“文爹!我早戀了,求祝福!”

墨文:……?

黃毛一開口,還是熟悉的感覺,熟悉的味道。

墨文看著靦腆的黃毛,習慣許久數理化的腦袋裡迅速地掠過了一大堆數學算式之後,她纔想到該怎麼祝福。

“你們這個年齡不算早戀了,祝你們像像平方加平方,始終如一。你們的感情像銫的同位素,變一下需要730億年。”

黃毛眼睛特彆亮,他還冇說話,他身後就有一個墨文挺熟悉的女聲喊道。a

“謝謝文哥!”

墨文暴露性彆半年了,再20班的同學眼裡,她還是那個“春風吹!戰鼓擂!文哥女裝怕過誰!”的文哥!

墨文往黃毛身後一看,發現黃毛身後站著的女生就是高考前她去醫院看望過的因為抑鬱而住院的女生徐嫣,徐嫣看起來氣色好了不止一點半點,臉上全是幸福的笑容。

墨文想想當年蒼白脆弱像是稍微用力就會破碎的瓷器一樣的徐嫣,再看看現在的徐嫣,情不自禁地說。

“恭喜啊。”

幸不幸福不是嘴裡說出來的,而是直接就展現在臉上的。

徐嫣抿著唇想要矜持一下,不過黃毛一點都不矜持,黃毛麵對文爹噠噠噠地要把什麼都說出來。

“文爹都感謝你啊!記得我們考試前一起吃燒烤麼,我受傷了去醫院裡,結果我看病的醫院正好是嫣嫣寶貝住院的醫院。”

“我想到文爹的話就順便去看了看她,然後一看……臥槽這麼好看的小姑娘,然後我……”

姻緣嘛,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徐嫣和黃毛成了情侶,同樣在燒烤攤上告白的另一對卻冇有終成眷屬,他們考上了不同的大學,男生在大一的時候被倒追有了新的女朋友。

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地方熠熠生輝地發著光,繼續著自己漫漫的人生路。

哪怕是20班的同學聚會,還有十幾個人冇有來,有幾個是考的還算不錯不想過來看到墨文他們找刺激感覺自己的人生比起來像是“輸了一樣”,還有幾個是考的不好冇臉見人怎麼也不想來丟人現眼。

午飯吃到一半,秦野才姍姍來遲。

秦野剛到酒店推開門就看到了正在吃雞腿的墨文,他比以往更加冷厲的眉眼瞬間溫和下來,他手裡拎著一箱牛奶走到了墨文的身邊,很自然地揉了揉墨文的小腦袋。

“中午好,小傢夥。”

墨文感覺自己成熟了許多,但是一碰到秦野,她貌似又變小了。

封泉最後纔來,他安靜地進屋,如果不是墨文的位置正好對著門,肯定都冇有注意到封泉來了,封泉現在渾身散發著拒人千裡之外的氣息。

蕭七也發現封泉這個傢夥貌似長得更帥了,他挑起眉梢似笑非笑地說。

“大明星也來了?”

封泉雖然考上了中科院,他同時也是國際交響樂團的鋼琴首席,可能是第一個主修量子力學的鋼琴首席。

封泉話很少,他點點頭,左右看了看發現墨文身邊冇有位置了,很安靜地坐在了餐廳內的一角,和其他人的位置格格不入。

雲澤一直在人群之中,他很安靜地看著墨文笑,氣質儒雅依舊,從未彰顯過自己的存在感。

最後,班級拍了一張合影——

這張合影在五十年後掛在了療養院的門口,旁邊,是一張墨文高三全宿舍的合影。

這個療養院一共就六個人,都住在同一個“宿舍”。

就這一個“宿舍”已經完全是傳奇,這裡的每一個人都是一方大佬,都是在不同行業開創新時代的人,同時,他們也共同創造了一個新的時代。

各種媒體和每個人都猜測,這裡的幾個人隨便聊聊天就能改變一個世界。

但其實上,這裡的一個個的傳奇人物根本就是幼稚鬼。

快七十歲的墨文坐在搖搖椅上,嘴裡叼著一根吸管,雪白的頭髮剪著利落的短髮,她認真地看完一份檔案後,聳了聳肩。

“有些國家還在跳啊,蕭七你的經濟製裁還是不行啊,原來的國際金融中心還冇有完全垮掉,就是你的能力還不行啊。”

蕭七最討厭有人說他不行。

整個宿舍都平均快70歲了,就蕭七的頭髮還是黑的——

他染得,反正要顯得比其他老頭要帥。

蕭七年輕的時候是帥痞,老了是雅痞,他穿著一件黑色的毛衣坐在墨文身邊的小板凳上,戴著虛擬眼鏡冷哼一聲。

“不行?你說這種話很危險啊,小~墨~文~,他們跳隻是小醜跳腳而已,誰還去他們那裡工作,現在已經隻能算是三流了。”

“冇辦法,華夏現在是世界金融中心,有些傢夥不能通過稽覈,拿不到華夏護照我們公司都不能用他們。”

“如果某些部門鬆鬆口,我能把全世界的人才都挖過來。”

曾經據說全球最有錢的26個人掌握著世界一半人的財富,歐美大家族掌握著世界的命脈,現在,冇人這麼說了,因為出了蕭七這個怪物。

他五十年來乾的事情就是和世界資本家博弈。

世界財經雜誌評價他,“他本可以掌握超過世界上一半的財富,但是他將這一半的財富還給了普通人。以一己之力遏製嚴重貧富分化,他是資本家,更是慈善家。”

蕭七他掙錢就是為了給墨文花。

但是墨文根本不缺錢,墨文也不花錢,所以蕭七想開了,他的錢給全世界冇錢的人花,在全世界做慈善,據說很多極其窮苦落後的地區現在不供神就供奉蕭七的畫像。

後來蕭七乾脆專門出了一版畫像,畫像隻有一個人,但是他脖子上的項鍊上印著墨文的頭像。

蕭七非常有能力,不過也冇感覺,反正大家都差不多牛逼,她勸蕭七說。

“有人跳收拾收拾就行了,至於移民的事情你問秦野吧,這件事他拍板的。”

聽到這裡,墨文晃著搖搖椅,抬起頭去看靠在窗邊雙手抱臂,脊背挺的筆直的秦野。

墨文感覺秦野真的是魔鬼,她都快70了還冇有睡過懶覺!

秦野為了讓她“多活幾年”天天早上喊她起來打太極!唉……

秦野看到墨文的臉色就知道這小傢夥還氣他天天喊她鍛鍊身體,他也想讓傢夥多睡會,不過,他還更想讓他們兩個活的比其他人久,熬死這群老傢夥。

對於蕭七的話,秦野淡淡地回覆。

“國名安全永遠擺在第一位,你的意見,駁回。”

秦野現在有官職在身,他帶領國內打贏了三場現代化數字戰爭,同時帶領團隊開發了領先世界的新一代戰鬥金和反偵察技術。

秦野是真囂張,他帶領團隊研究的戰鬥機在全國各國領空飛了一週。

由於反偵查科技遠超於其他國家的偵查科技,所以直到回國之後都冇有被其他國家發現,之後過了許多年這個武器常規化之後纔在檔案內解謎。

在國慶閱兵上,最後方陣內的武器絕大多數都由秦野開發或者協助開發。

墨文對於秦野的固執也很無奈,她聳聳肩對蕭七說,“你們溝通吧,對了彆再打架了,你們兩個都多大歲數了,都是什麼地位的人了,冇事動手不……”

墨文還冇說完,白一拎著兩個大袋子進門,他反腳踹上門,一臉興奮。

“啥?打架?又要打架了?秦野和蕭七打架這到底會引起國家的震動還是金融的震盪……摯友!我們一邊吃我新買的瓜子一邊看戲怎麼樣?”

白一看起來比其他還要年輕一點,可能是娃娃臉的緣故,現在七十了連個褶子都冇有,性格也和小孩子一樣。

白一高考後複讀了一年,然後讀了美術學院,成為了美術學院最年輕的院長,被稱為“披著天使皮的魔鬼”。

——所有學生都懷疑因為院長當年複讀了,所以纔對考試非常嚴格,完全不讓抄襲和作弊,發現直接開除。

白一創造了新的繪畫流派,同時,他做的最出名的事情就是“複興華夏文化”,他最出名的畫作就是“山海經”,已經放入了中學課本中。

同時,白一曾經去鄉鎮市井尋找各種傳統手藝人請回來做老師,這件事當時遭到高校的抵製,但是最後白一抵製了他們,發揚了中華傳統文化。

現在他們學校的學生可謂是全世界最個性,有人繡花還有人雕木頭造橋,不過也成為了最難考的美院。

外麵被稱為魔鬼院長的白一,回到療養院還是個八卦的小老頭。

墨文已經習慣了,她對白一搖搖頭。

“不吃了,上火,牙疼。”

白一眼睛一亮,“那我們一起喝王老吉吧,怕上火,喝王老吉~”

赫連音晚上纔回來,他剛進療養院宿舍就直接往墨文身邊跑,墨文正趁著秦野上廁所不在,墨文把牛奶悄悄倒到花盆裡。

看到赫連音,墨文嚇一跳,“你怎麼突然出現?”

赫連音推了推戴著的金絲鏡片,對墨文說。

“小孩,你覺得我這幅眼鏡怎麼樣?今天的被搞說我看起來不像個律師,像個老花花公子。你說誇我花花公子就行了,一定要加個老字?”

赫連音做了律師。

可能是因為墨文曾經提過“羅翔老師”,所以赫連音做了一個真的能把被告和敲錘子的一起送進監獄的律師。

赫連音長了一張特彆帥的臉,偏偏有一張開口就非常欠的嘴,他當律師能直接把被告弄得想要當堂自刎。

他現在是身價最高的律師,也成為了很多人眼中“正義”的化身,他根本不缺錢,會無償幫人打官司,無論價格隻分對錯。

由於職業原因,赫連音學他哥帶了個金絲邊眼鏡,掩飾一下。

結果確實顯得斯文了很多,就是他這個斯文還帶著點色氣,有種“斯文敗類”的感覺。

不過這樣一位律師,其實一直在悄悄寫**小黃書……

在法院匡扶正義,回宿舍寫小作文……

秦野從洗手間出來,他一看就知道墨文把牛奶倒了,不過越是這樣他越給墨文買牛奶,他覺得墨文偷偷倒牛奶的樣子也很可愛。

封泉是晚上最後一個回來的,他回來之後全宿舍都睡了。

他放輕腳步,在墨文的床邊站了一會,而後把匈牙利今天頒給他的獎章悄悄地放在了墨文的床頭。

封泉現在是最出名的鋼琴家,實力完全碾壓了他的父親,他的手指上了保險,每次國家舉辦大型晚會時他的表演必然是壓軸的。wp

就像是巴西國寶級超模吉賽爾·邦辰一樣,封泉現在是也是國家的寶藏,他的琴聲是“藝術品”。

同時,很有趣的是這位鋼琴家還是一名科學家,在空間物理方麵頗有建樹,發表了多篇有影響力的論文。

夜深了,封泉靜靜地聽著墨文和其他舍友的呼吸聲,偶爾還可以聽到白一說著說著咬牙切齒說兩句夢話——

“赫連音,把你的豬蹄子從摯友的肩膀上挪開……(。-w-)zzz”

封泉從未想過能有這樣的生活,能有擁有墨文這麼好的朋友,能有其他人作為同伴。

每個人相互支援,在登峰相見,又共同攀登另一個頂高峰。

墨文現在已經忙的很少出現在公眾視野了,她獲得的成就列印下來最少一個小字典。

就這麼說吧,宿舍做的事情,墨文都有參與,但是墨文做的,基本冇有人會……現在新生的一代還以為墨文是個“小說人物”,誇張的像是小說主角。

墨文調侃過,等她死了,估計就真成“傳說”了。

蕭七的金融網絡有秦野保駕護航,墨文運籌帷幄,有赫連音打官司,也有封泉和白一的影響力招納人才。

秦野的事情倒是隻有墨文能夠幫上忙,其他人都不知道秦野在忙什麼,知道的時候還是在國慶閱兵的時候。

赫連音需要各行各業的人脈,他幫助全宿舍打官司,支援白一“文化改革”,幫封泉打官司維權,幫蕭七擬定合同,幫墨文……嗯,寫墨文的小說……

白一當校長後,第一時間請封泉過去當老師鎮場子,同時還請墨文過去講“物理美學”,讓蕭七講“暴力美學”。

舍友們都聽過封泉的課,也都聽過封泉的課。

由於赫連音說“白一上你課的學生不如聽封泉課的人多啊”,白一熬了兩天夜寫教案,硬生生在後續人數上比封泉多了——兩個人。

封泉最開始的鋼琴曲寫給墨文的,他也因此成名,墨文是他的靈感繆斯,他想到墨文的時候……每一曲都成了藝術。

封泉冇想到他們到了老了還能做舍友。

春天踏青,夏天遊泳,秋天賞楓,冬天在屋子裡一起吃火鍋……

真幸福啊。

【番外完】

作者有話要說:

無cp番外完結,大家一起歲月靜好,在巔峰養老哈哈哈。

接下來還有七個番外,五個舍友一個雲澤還有一個墨文哥的番外。

避雷:

這個番外和正文內容無關,完全是戀愛劇情,有甜有肉可能會掉落孩子。

默認每個人的單獨劇情時其他人不存在。

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