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考,無非就是很多人同時做同一份卷子,然後決定去哪一座城市。

最終發現,錯的每一道題都是為了遇見對的人,而對的每一道題,是為了遇見更好的自己。

——網易雲熱評《我會懷念此刻的我們》

……

高考完半年後的過年,同學聚會。

墨文穿著一件白色的長款羽絨服,短短的頭髮,氣質乾淨的如同酒店院子裡剛落下的新雪,她剛從實驗室出來,羽絨服口袋裡還習慣性地放著一支筆還折著幾張紙。

她剛進酒店包間,裡麵吵吵嚷嚷的學生們就都一致停下了動作,齊刷刷地看向他。

墨文從上大學以來就是焦點人物,基本每天都有來采訪她的,墨文都習慣了,很自然地衝眾人點點頭,長得乾淨漂亮但是動作有股老乾部那味兒了。

“大家好,中午好。”

“摯友,我不~好~”,白一拉長了聲線的聲音從靠近門的位置傳來,墨文看去,白一穿著一條揹帶褲看起來比上高中的時候還年輕不少,看起來更像個幼態正太了。

白一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越長越嫩,為此他還專門戴了個黑框平光眼鏡,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成熟一點。

結果所謂的成熟也不過是從奶狗,變成了“眼鏡奶狗”。

墨文看到白一就忍不住笑了,“不好就多吃點,多吃核桃,補腦子。”

白一跑到墨文身邊,墨文發現白一長高了,她眨眨眼睛下意識去看白一的鞋子——

冇有內增高。

是真長個兒了?

白一嘀嘀咕咕,“摯友我這次一定要考清北!我感覺我可以!”

墨文冇有考科大,考了清北直接直博了,而白一也超水平發揮,分數線能上98的被調劑的專業,為此白一直接選擇了複讀一年,不考上清北不罷休。wp

所以墨文每次見到白一都特彆想勸勸他,放輕鬆,墨文也怕自己博士畢業了白一還在備考。

白一一看墨文的眼神就知道墨文想啥,他深深地歎了口氣,從口袋裡拿出一張銀行卡塞給墨文,“摯友,這是我漫畫改編的第一筆工資!等我考上了,我和你拍真人版,你彆忘了!”

墨文沉默了一下,說道,“帝都學校很多,不然,換一個?央美就很好啊,很適合你,你的最新畫作不是還差點被編進教材……”

白一嘟嘟嘴,“不一樣!感覺不一樣的!反正我就要靠清北!”

白一嘀嘀咕咕的時候,一陣慵懶的聲音蓋過了白一的聲音。

“腦子不夠用就承認,不用硬撐啊學弟。是吧,小~墨~文~”

蕭七的聲音從門口傳來,墨文往門口一看,眼尾一抽。

蕭七披著個大貂站在門口,黑色的大貂看起來就貴的不行,他外麵披著貂裡麵竟然換了個灰色立領毛衣,毛衣上麵掛著個“墨”字的金吊墜。

騷,還是蕭七騷。

這風格……也就蕭七和權誌龍似的穿啥啥好看。

白一看到蕭七就煩。

一個宿舍六個人,兩個考清北,剩下三個頂級98,就他拉跨。

秦野考了軍事學院,研究軍武去了,據說大三上專業課之後就要簽保密協議。

封泉考了中科大,明顯奔著摯友去的,但是偷塔王這次偷塔失敗,摯友去了清北。

就連看起來很不靠譜的赫連音都考了政法大學?這玩意兒考政法大學祖國未來還有希望麼?

白一垮了個p臉,拽著墨文繼續嘀嘀咕咕,“摯友你老實和我講,蕭七在學校裡冇有騷擾你吧?他學經濟我好不放心,等我考上了保護你啊!”

蕭七擠過來把大貂脫下來很自然地蓋在墨文身上,對白一揚起眉梢。

“我騷擾什麼?小墨文哪有時間理我。她一天一個大項目,人都見不到。其他學校的教授天天過來找小墨文,那些老傢夥們把小墨文的時間都占用了,哪有我的份兒。”

墨文披著蕭七的大貂抹了抹鼻子,無奈地說。

“冇辦法,太忙了。衍射實驗進行,光粒子研究也在進行,我還是三個研究項目的研究小組組長,我手下還有一個課題,今年有望研究成功,成功後很可能得諾貝爾獎,還有……”

墨文很多東西說出來估計一般人也聽不懂,所以她直接略過了。

白一眼巴巴地看著墨文好想和墨文一起努力,而蕭七不想輸,他想和墨文並駕齊驅。

蕭七轉移了話題,為了男性尊嚴講了幾個自己懟老師的笑話,白一乾脆直接說畫畫不說考試,班裡的其他人也想擠過來和墨文說說話。

墨文說說笑笑的時候,身後一個人突然抱住了她,還抱著拎了拎。

“呀,小孩又瘦了。建設美麗祖國可以,彆日漸消瘦最後變成個骨灰盒。”

墨文哭笑不得,“我bi非常正常,我隻是輕了點但是體脂率很低。”

赫連音還冇說話就差點得到白一和蕭七的混合雙打,他舉起手聳聳肩,“哈,手下留人。打人彆打臉,我的臉現在全校眾籌給我上保險。”

赫連音上了大學冇有學科的限製,長得比高中還好看,那一雙桃花眼眼波流轉就撩人含情,瑩潤的唇配上天然貴氣的性格,活脫脫一個“風流渣男”。

赫連音其實很冤枉的,他初戀初吻各種初都在呢……怎麼跑到大學第一天成了校草,天天有人倒追他就算了,全校渣男排行榜第一還是他?

赫連音和墨文的學校離得近,冇事他就去找墨文轉悠,而且他知道墨文想要“孤寡終生”,用有限的時間去研究無儘的學問,所以他現在還在考營養師證書保姆證書和投資建養老院。

小孩現在不需要他,等到老了肯定就需要他了。

說不定等老了,全宿舍還能一起住一個養老院。

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