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考,真正的戰場很快就來臨。

學校裡高考生的三餐免費,食堂大媽看到高三的學生都會手抖一抖多給一勺飯,學校裡也掛起了紅色的條幅——

“乾坤未定,你我皆為黑馬!”

“天王蓋地虎,全考98!寶塔鎮河妖,全上211!”

彆給青春留遺憾,去拚搏,去奮鬥,去追夢。

相對於學校裡緊張的氣氛,高三的學生顯得很壓抑,越是到了“百米衝刺的最後關頭”,越容易緊張。

要麼徹底擺爛要麼慌亂要麼更拚搏。

墨文站在走廊內,下課後的走廊上都是人,她靜靜地看著學校走廊上掛滿的紅色條幅,忍不住輕輕笑著說。

“整的還挺花裡胡哨的。”

蕭七淺笑的聲音從墨文身邊響起,“這都冇有拜塑像求祝福管用。”

蕭七手裡拿著一本寫了一半的數學卷子,站在墨文身邊和她一起看向前麵的教學樓。

墨文扭過頭看蕭七,“封建迷信不行啊,不過心裡安慰倒是也可以。我最近看到有人賣拜我塑像的香,不是你吧?”

蕭七被逗笑了,“我缺那點錢?對了,如果我考上了……我要一個獎勵,可以不?小~墨~文~”

墨文答應了。

下午的時候,秦野拿著牛奶走到墨文身邊,他靜靜地看著墨文低頭算數據的模樣,一言不發。

等到墨文感覺到哪兒不對勁,抬起頭,她纔看到秦野。

“秦野,怎麼了?”

秦野的目光深深地看著墨文,冷厲的眼神裡滿有些忐忑,他見墨文抬起頭,彎下腰湊到墨文耳邊低聲說。

“小傢夥,我如果和你考到一個學校,你能答應我一個要求麼?”

墨文不知道秦野有啥要求,萬一是很奇怪的要求那……

秦野先給墨文做了保證,“要求不過分。絕對不會讓你很為難。可以麼?你選擇答應,或者……等了到時候再答應。”

墨文很信任秦野,所以,“好啊,加油!對了,你知道我和你們一起高考吧,我拒絕考前特招了,我考清北。”

秦野點點頭,揉了揉墨文的頭髮,眼裡都是抑製不住的溫柔。

第二天,白一放下卷子,活動手腕,磨磨唧唧地磨蹭到墨文身邊,湊到墨文耳邊小聲說。

“摯友~如果我能夠和你做校友……”

墨文放下筆抬起頭,她眼中帶笑地看著白一。

“如果你能和我做校友,就讓我答應一個要求,或者給你一個獎勵是不是?”

白一瞪大眼睛,“你都知道了?!是不是封泉那個老六也是和你這麼說的?!”

墨文搖搖頭,“不啊,是秦野和蕭七。說吧,你也想要什麼獎勵啊?”

白一吃醋醋,他鼓起了白嫩嫩的腮幫子看起來像個河豚,他認真地說。

“不要,我不要和他們一樣,我要做最特彆的!所以——我不要獎勵也不要摯友你答應我一個要求,我要一個擁抱!還有……一個約定,可以麼?!”

墨文抬起手按向白一的眉心,“當然可以,我還請你吃大餐啊。”

白一竊笑著走了,感覺渾身充滿了力量。

約定啊,他和摯友有兩個約定,一個永遠做朋友,一個……

未婚夫。

墨文看到了白一桌子上刻著的字——“自己選擇的路,就算是跪下也要走完,我最重要的人在前方等我。”

墨文忍不住輕輕笑了笑,拿起白一的卷子給白一檢查錯題。

這一切都被赫連音看在眼裡,他冇有說話,拿著墨文送他的筆勾著唇角笑,彷彿這一切都和他無關似的。

封泉很想和墨文說說話,但是他又不好意思,所以封泉選擇和赫連音說話。

“赫連音,你不去和墨文說說話,我聽說……就是聽說啊,蕭七和秦野也都向墨文要了一個約定。你……不去說點什麼?”

赫連音瞅了封泉一眼,墨文送的筆在他指間轉啊轉,半晌,赫連音才說。

“我說什麼,我已經有這根筆了,幸運之神的筆。我擁有了幸運,就夠了。”

封泉看不懂赫連音,“幸運就夠了?這怎麼能不夠?”

赫連音拍了拍封泉的肩膀,“我覺得吧,你就是個傻的。你害羞可以寫紙條啊,發訊息啊,不一定非要當麵說是不是?”

“至於我,你彆管我。我腿都瘸了,還要求什麼?我慶幸我擁有的幸運,真的足夠了。”

封泉定定地看了赫連音一眼,等到鈴聲響起,封泉低聲說了一句。

“我冇想到你這種看著最漫不經心的傢夥,竟然最癡情……你纔是真的傻。”

第二天,封泉給墨文寫了個紙條,悄悄地放在了墨文的筆袋下麵,然後,他的紙條被將一切看到的蕭七給換了,順便把這疊好的紙條丟到了地上。

而後晚來的白一發現墨文筆袋裡有一張紙,他直覺是告白信,所以,他把這張紙扔了,然後看到地上有一張廢紙,他撿起來放在了墨文的桌子上。

墨文回到教室後,發現了筆袋下麵的紙條,她打開之後,發現上麵是五線譜。

一首曲子。

曲子的名字是——《墨文》。

之後,還有很小很小的字寫的一行話——

我的曲子,將以你命名。

我希望,能夠在我們到達同一彼岸之後,一起演奏它。

她下意識看向封泉,封泉注意到了墨文的視線臉通紅地扭到一邊。

墨文忍不住輕笑著對封泉點了點頭。

這傢夥,還挺害羞,這首曲子她能看懂,彈奏起來肯定很美吧,希望封泉能夠演奏出打敗他父親的鋼琴曲。xyi

時間一分分過去。

高考前全校開動員會,邀請了曾經在本校畢業考上清北的學長來發言,學長站在演講台上落落大方,滔滔不絕慷慨激昂地講了半個小時。

“高考是什麼呢?我現在已經保研了,但是過去的日子仍舊曆曆在目。”

“回首高三的日子,早上五點半起來,晚上十點半下晚自習,回寢室後也冇有閒聊,都在做題,每個人都在為夢想拚搏,為什麼,因為不想輸啊!”

“有時候很困很困,我們便回去倒頭就睡,定個十二點的鬧鐘,半夜起來繼續寫。”

“我記得我們每天刷題的日子,記得每天背書的日子,記得一下課就跑去食堂的日子。”那是我們高三的青春,那是我們拚搏到連自己都感動的日子。”

“最簡單的學習,最難的也是學習。6月高考千軍列陣,願你呼嘯前往,無人可擋。加油吧少年們。星河滾燙,值得一戰。學弟學妹們,我們山頂見!”

他說完後,圍觀的人響起掌聲,但是掌聲帶著一種“捧場和疲倦”。

冇辦法,這種雞湯網上聽太多了,乍聽還有一點反應不過來,而且清北的人說這種話有點凡爾賽啊,清北的山頂見那也太難了。

這時,人群之中突然響起一箇中性磁性的聲音。

“同是寒窗苦讀,誰願甘拜下風?!不服就乾,看看誰才最有種啊!”

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地落在發聲的墨文身上,黃毛的聲音和白一的聲音同時響起。

白一也跟著喊。

“我不管,我牛逼!我要和摯友一起當第一!!”

黃毛大聲喊著,“!我要讓所有人看看誰t最牛逼,高考死也要過00!”

歇斯底裡的大喊之後,20班的人都開始跟著喊,中二病一直是20班的風格,歇斯底裡的發泄讓壓抑在內心的壓力釋放出來。

有的學生喊著喊著淚花就出來了,“艸!我是女人,我也有種啊,我就想考98!考不上我就複讀!我死磕到底!”

其他班也開始有社牛的學生髮泄一般地激勵自己,台下各種聲音代表著每個人青春和願望。

社恐就很羨慕了,低聲自言自語,或者混在人群裡大喊一聲,半晌紅這個臉,忍不住說,“爽啊!”

20班極為捧場,站在台上的清北學長也很感動。

“真好,都加油!對了——!”

他定定地看著墨文,確定了自己冇有看錯之後忍不住大聲喊。

“文學妹啊,你好你好。羿教授王教授梁教授叫我向你問個好,順便,你準備考清北不?!我們學校夥食很好啊!”

“文學妹,教授讓我問你——你聽見冇?!”

清北學長的聲音漸漸將周圍的聲音都壓了過去,全校聽懂他聲音的人都安靜了下來。

墨文揉了揉頭髮,有點發愁。

文學妹什麼的……

白一很替墨文排憂解難,他大聲反駁。

“你說什麼啊,什麼文學妹啊?”

清北學生很體貼地拿著話筒解釋道,“文學妹就是墨文學妹啊!她在我們學校人氣可高了,我覺得學妹來我們學校也是最好的,以學妹的天賦,以後可以做我學姐……”

黃毛此時已經愣住了,其他人也愣住了,清北學長見他們愣住了,自己也愣住了。

咋了這是?

墨文見此,她對學長招招手,學長從演講台上離開,拿著話筒很費力地擠到墨文身邊,低聲問。

“文學妹啊,我是不是太張揚了?這件事是教授私下告訴我做的,但是搶人這件事,哪個學校都在做啊,我……”

墨文從學長手中拿過話筒,低笑著說。

“學長冇事,你做你想做的,我也做我想做的。”

墨文說著,拿起話筒,輕輕拍了拍話筒之後,在全校人的注目下,低聲說。

“其實,我,墨文,是女的。”

全校鴉雀無聲。

隨後,爆發了一陣賽過一陣的驚叫聲——

“什麼?!”

“女的?!”

“不可能!文哥18,這件事地球人的都知道,怎麼可能是女的?!”xyi

“怎麼可能是女的!”

墨文早就想好了怎麼解釋了,不過她本來打算等到考試後再——

此時,一陣帶著不正經笑容的聲音突然從演講台上響起。

“女的不是更好麼?不知道墨文同學願不願意穿高跟鞋小裙子鼓勵一下全校的同學?我記得墨文同學曾經和校長有過賭約來著。”

墨文抬起頭,鬱卿堂拿著話筒笑的一副痞子樣的站在演講台上。

高跟鞋是什麼東西,她不太會穿啊……

赫連音的手搭在了墨文的肩膀上,他桃花眸帶笑,大聲說。

“我覺得,不錯,女生好啊。小裙子什麼的,簡直太完美有冇有?!”

全校跟著激動起來了。

女孩子什麼的,賭約什麼的——刺激!牛逼!就要這樣!

演講台下響起了一陣又一陣比清北學長演講更熱烈的掌聲,甚至齊刷刷地有了口號——

“春風吹,戰鼓擂,文哥女裝怕過誰!”

“文哥裙下死,做鬼也風流!”

墨文:……

墨文一個人嗓門蓋不過他們,她扭過頭準備找盟軍,結果發現蕭七、秦野和封泉都在鼓掌,白一更是差點把自己巴掌鼓爛一樣,就差高興地放鞭炮。

注意到墨文鬱悶的目光,秦野體貼地放下了手,封泉也害羞的停止鼓掌。

蕭七揚起眉梢,笑的更壞更燦爛了。

鬱卿堂拿著話筒,笑著看向墨文,他的尾戒和雙眸一樣熠熠生輝。

“本來吧,動員也應該有校長講話,但是你們的老校長最近被網暴怕了,他最近告老還鄉……不對,是請假了。”

“那隻能由我這個隔壁學校的校長,加上20班班主任過來做個動員了。”

“動員就是——墨文,交給你了!你的美麗,就是我們前進的方向!”

墨文特彆想把鞋脫了把鬱卿堂砸下來!

這校長就冇有靠譜過!

但——

墨文看著眾人興奮的目光,她無奈又寵溺地妥協了,她拿著話筒,對鬱卿堂說。

“好啊,可以。”

全校一陣歡呼,“文哥萬歲!”

“現在應該叫做文姐了……感覺怪怪的。”

“不管了,女裝萬歲!”

“黑絲萬歲!!”

ヾ(▽)ノ!萬歲!

當天晚上,墨文再次霸占了所有的熱搜——

國民學神竟然是女生?!

清北教授公開招攬墨文?

一海在家裡高興地和安姐搞了一發,滿臉都是紅光。

“安姐!墨文完蛋了,她竟然是個娘們,她拿什麼和我搶資源搶熱度,現在網絡上絕對要罵死她了!”

安姐也很高興,她冷笑一聲,她窩在一海的懷裡刷著手機。

“原來還是女扮男裝的,就她女扮男裝住男生宿舍這種事情,就會被釘在恥辱柱上。這種事小說裡也就罷了,生活裡誰能饒了她?”

“他們學校的人還以為這是一個穿小裙子就能解決的事情?這件事啊,絕對影響她高考。冇有誠信的騙子,絕對不能讓她高考。她是龍鳳胎是吧,那個也跑不掉!”

一海興奮地點頭。

“對對對,你去安排一下公關,把他們往死裡踩!我因為那個什麼秦教授羿教授的,不讓我保送而讓我參加高考,我考不上,我就讓墨文永遠不能考試!”

安姐纖纖玉手點著手機,“當然,我們一海考不上還能當明星,她一輩子都是個騙子,這件事交給我,我……”

安姐還冇有說完,手機上的熱搜頁麵突然閃爍一下,然後所有熱搜突然都消失了。

安姐愣了一下,“卡了?”

一海樂了,他低頭狠狠地親了一下安姐的臉。

“這不是你安排的?關於墨文的熱搜全清空了,雖然便宜了她了,但是她冇有熱度是好事啊,省得她靠黑也紅了!”

安姐蹙起眉頭,覺得事情冇有這麼簡單。

她對一海說,“拿出你的手機看一看。總覺得哪裡怪怪的,我的手機,不應該啊。”

一海拿出手機一看熱搜——熱搜榜上所有關於明星的熱度都消失了。

最上麵隻有一個加黑加粗的字體,代表著國家新聞,一天時間置頂!

這是國家新聞,一切娛樂媒體訊息都要給國家新聞讓位——

“墨文帶領團隊發現連續時間晶體。”

這條訊息在此時此刻出現在所有人的手機裡,所有網站置頂!

所有熱搜都給墨文團隊讓位,這是國家給墨文的牌麵!

一海的臉色直接青了下來,“!國家新聞?!滾啊!”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頓時,”轟”的一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一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一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一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一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愛閱小說app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一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一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一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一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愛閱小說app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愛閱小說app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最快更新

第472章

國民學神是女生免費閱讀ttp:x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