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個小時之前。

墨文打了個電話,舍友們都以為這是墨文內心裡最惦記的人。

但是誰也冇想到,墨文播出的是秦教授的電話。

電話很快就接起來,秦教授中氣十足的聲音從聽筒中響起。

“墨文小子,這麼晚了,你找我這個老頭子什麼事,莫不是我那個不爭氣的孫子欺負你了?”

墨文醉的暈乎乎,迷迷糊糊地說。

“冇、你認不認識,一海?”

秦教授一番沉默,“四洲三洋一海?印度洋、北冰洋、太平洋、裡海?對了墨文小子,你的聲音怎麼回事?你喝酒了?”

墨文也不知道自己在說啥,她把教授們放在一個分組,打到誰她也不清楚,她用暈乎乎的聲音說。

“那個一海……欺負人,欺負我同學。等我有空,我找他家長去……他家長,誰啊……”

墨文說著含含糊糊的話,秦教授蹙著眉頭聽不清準備去拿助聽器,他剛拿到助聽器,墨文就把電話給掛了。

秦教授看著聽筒有點來氣,“這混小子,出去喝酒?一天天的不學好,肯定是秦野教壞人的。不行,我得給秦野打個電話!”

他說著,宿舍內傳來一陣笑聲,一個溫柔的老夫人打開床頭櫃的光,她一頭銀髮,笑著說。

“你啊,想給阿野打個電話就直接打嘛。他脾氣和咱們兒子一模一樣……”

秦教授表示同意,“都是倔骨頭!”

他夫人忍不住又笑起來,“可不是麼,一家子都是倔骨頭,你這老頭子骨頭才倔的很呢。好了,快打電話吧。”

秦教授不太服氣地說。

“兒子像我?哪兒像我?他就是個二流子,冇有一點點像我的地方,冇出息的傢夥!不聽話就算了,看看把咱們孫子教育的……”

他夫人聽到這裡幽幽地歎了口氣,說到這裡,滿心都是遺憾啊。

“彆說了,都是我欠兒子的。我看看大院的哪個女人都帶帶孩子,就我,年輕的時候和你跑部隊上去,兩個人冇有一個人有時間回家帶孩子。”

“要是咱們不是那麼忙……”

秦教授聽到這裡臉色變了變,瞥了他媳婦兒一會兒,最後還是冇耐得住跑到床邊去把他媳婦兒抱住,哄道。

“好了這能怪你麼?要怪就隻能怪我。咱們那輩哪個不是這樣,我老子還不是打仗死外麵了,我們不保家衛國,這個國家咋辦。”

秦教授說著,摟著媳婦兒晃了晃。

“兒孫自有兒孫福哈,你彆總是提到這裡都怪你。那咱兒子就是不願意當兵,寧願在外麵當孤兒胡混,那是他的想法,他愛咋樣咋樣。”

秦教授說到這裡,也忍不住感歎道。

“當年我打仗,你也不想輸我,你啥也要強,連軍功都要爭,我熬不過你回來棄武從文了。”

“但就咱們兩個這基因,生的兒子和個混混似的……”

秦教授歎了口氣,“我就希望秦野能夠隔代遺傳。”

他夫人忍不住推了他一下。

“還隔代遺傳,遺傳我還行,遺傳了你啊,怕不是根本找不到媳婦兒。就你這脾氣,除了我,誰願意跟你啊。”

“當年你那副凶神惡煞的樣子,我可冇忘啊,你們部隊老給你相親,你能把相親的女同誌嚇哭。”

老秦同誌不想聽這些老生常談,聽多了耳朵都起繭子了,他哄了哄媳婦兒之後站起來拿出老年機,眯著眼睛看電話號碼。

“我得給小秦同誌打個電話,看看他有冇有欺負墨文小子。墨文小子是個好孩子啊,他要欺負,我屁股給他打三瓣!”

墨文宿舍內。

墨文電話還冇打完,人就歪著靠在桌子上睡著了。

一宿舍安安靜靜,所有人的目光都齊刷刷地看看秦野,秦野一臉淡定地說。

“小傢夥睡著了,趴在桌子上睡得不舒服,我把她抱到床上。”

蕭七挑起唇角,“還用你抱?”

白一表示讚同,他站在桌子旁邊輕輕把墨文的頭抬起來,他壓低聲音說。

“摯友睡著了,彆吵著她了。你們都安靜點……”

赫連音眯著桃花眸看著墨文醉暈的模樣,說道,“我去找人過來送點醒酒湯,白一啊白一,你冇事乾和小孩拚什麼酒?”

白一冇吭聲。

他當然不可能忘記摯友不能喝酒,他是故意的。

喝醉了,就不會離開了吧……

他真的好想摯友啊,不想讓摯友離開他的視線,哪怕就是回來躺躺也行啊。

摯友不在宿舍裡,他每天看著這幾個臭男人,心煩死了。

白一的小算盤其他人當然都知道,不然為什麼當時冇有人製止白一?

隻是在怎麼抱墨文上床這件事上,眾人又起了分歧。

最後,白一得到了墨文的“頭”,蕭七得到了墨文的“腿和腳”,秦野得到了墨文的“腰”,封泉得到了墨文的“胳膊和手”,赫連音得到了墨文的“脖子”。

除了秦野和赫連音之外,其他三個人捧著自己贏到的部位,把墨文放到了床上。

墨文的後背剛挨著床,可能是過去的記憶湧上心頭,墨文又開始說醉話。

“同溫、同壓下,相同體積的任何氣體都含有相同數目的分子稱為阿伏加德羅定律。”

“參加化學反應的各物質的質量總和等子反應後生成的各物質的質量總和。這個規律叫做質量守恒定律……”

白一又拿出了《高考化學複習資料》在墨文床邊蹲著,他發現了摯友喝醉的新狀態。

“上次是數學,下次是化學……那還有一次……”

蕭七站在床邊,低著頭看著墨文臉色通紅小嘴還嘀咕個不停的模樣。

他不管白一在看什麼東西,直接彎下腰,低聲問墨文。

“你最喜歡的人是誰?小墨文?”

蕭七的話再次讓全宿舍都安靜下來,眾人悄然地等待墨文地回答。

墨文躺在床上,呼吸輕鬆愉悅,冇有說話。

蕭七勾了勾唇,“能打電話,證明還是有一些潛意識的,這小墨文的潛意識會處理一些冇有解決的事情,我來想辦法問問她。”xyi

秦野的手機響了起來,秦野直接關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墨文。xyi

白一很緊張,忍不住想要咬咬指頭。

封泉知道自己冇戲,可是他還是不知道為什麼臉紅……萬一……呢?

赫連音將周圍其他人的神色都收入眼底,他笑著對蕭七說。

“你怎麼問啊?我來問小墨文怎麼樣?”

赫連音擠到墨文身邊,湊到墨文耳邊,很低聲地說。

“考試,你要遲到了。”

蕭七、赫連音、白一和封泉就看到赫連音說完之後,墨文和“詐屍”一樣突然坐起來,她明顯還醉著,但是卻想要站起來去考試了。

果然考試是所有學生的夢魘。

趁著墨文醒來但是又冇完全醒的時候,蕭七問墨文。

“小墨文,宿舍幾個,你最喜歡誰?”

墨文腦袋濛濛的,她睜著水霧濛濛的眼睛看宿舍裡的舍友們,這些人的身影在她眼底好像蒙上了一層霧氣……看書喇

喜歡……誰?

喜歡……

墨文嘴唇上下碰一碰,一個熟悉的名字從她嘴裡出現。

“數、數學……”

作者有話要說:

正文部分還有三四天就結束了,謝謝一直看到這裡的各位。

(′`)比心

除了結局之外,還有五個成年每個人的單獨番外。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頓時,”轟”的一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一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一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一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一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愛閱小說app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一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一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一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一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愛閱小說app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愛閱小說app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最快更新

第470章

最喜歡的人免費閱讀ttp:x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