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舍友們是一點都不希望墨文看什麼網絡上的流言蜚語,整整一天的時間,墨文都冇有再看網絡上的訊息,而是隻聊了一會之後,就繼續擼串。

高中生不能喝酒,某位作者曾經由於寫高中生喝酒的戲碼被勒令整改重寫劇情,所以此處略過喝酒的幾百字劇情。

問題是作為北方人,擼串不喝紮啤總覺得少了點啥。

班裡人還是或多或少喝了點。

酒量這個東西就很難說,班裡一個看著很靦腆的女生臉紅紅似乎一副不勝酒力的樣子,但是已經把過來找她喝酒的三個男生都喝倒了。

這個女生的女同桌瞪大眼睛,“看不出來啊,你這麼能喝?”

女生笑的更靦腆了,她推推眼鏡,“啊這個……小時候我剛出生的時候,我爸就拿筷子蘸著酒餵我,所以我酒量比較好吧。”

“不過我從來不在外麵喝酒的,女生在外麵喝酒萬一喝醉了,很不安全。”看書喇

她說著,她們這一桌子的女生都忍不住笑起來,她們的目光若有若無地往墨文他們那一桌看過去。

“哇塞我爸也不叫我在外麵喝酒。不過這次不一樣嘛,咱們班裡可有一大堆校霸呢,就算壞人看到我們這裡也要繞著走吧。”

“對啊,有秦老大七爺文哥在,除了莫名其妙的狗仔誰敢過來啊?”

路邊的燒烤攤白煙氤氳,烤肉的香氣裡,高中的青春彷彿要到了結束的時期,大家一起奮鬥努力的日子要以高考畫下一個結尾。

平時裡學習忙瘋了的準考生在考前哪怕放肆吃喝內心裡也總是像壓著點什麼,忐忑和不安伴隨著酒精下肚,話語就不由地放肆了許多。

雖然這是個全民磕cp的學校,雖然墨文和她舍友們的搞基關係眾人皆知,但是誰的青春期冇有點白月光啥的,班裡不少女孩子也悄悄地喜歡他們。

隻是喜歡欣賞,但是不靠近,這種感覺莫名的也很不錯。

班裡的男孩子腦迴路就簡單多了,都說男孩子比女孩子開竅開的晚,班裡很多女生都開始思考考什麼大學考上考不上以後該怎麼生活。

男生們喝著酒,擼著串,滿嘴是油,說說笑笑還不忘悄聲地說。

“這頓文哥請客啊!你們拍照冇?以後上了大學能和文哥他們這種人物吃飯的機會就隻有在同學會了,這必須拍個照片裱起來掛在我家客廳光宗耀祖啊!”

“有點出息,考文哥的學校,不做文哥的校友就做文哥的學弟,反正還年輕,多補習,補機會是給有準備的人的。”

“機會個屁啊,彆太高估自己行不行?咱們剛開始那成績連個大學都考不上,我爸說了,我能考上三本他就帶著我去給老祖宗磕頭。”

“給老祖宗磕啥頭?按照我說的,你爸就應該按著你去給文哥磕頭。文哥保佑你啊。”

一桌子十個人說說笑笑,剛開始說要把照片裱起來的男生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一會咱們去呼籲文哥拍個合照行不?對了,文哥照片是不是特彆值錢啊?”

他旁邊的男生伸出手立刻錘了他腦殼一下。

“你想賣錢?彆做這不要臉的事兒,你又不是不知道網上現在啥風氣,學校偷拍文哥照片放在網上賣的人多少,這事多噁心。”

他們桌子上的其他男生們的點著頭。

“對啊,其他班做就算了,活該七爺收拾他們。你也乾這缺德事我們直接把你丟出去,彆說是我們20班的人。”xyi

剛開始說話的男生訕笑了一下,拿起一個烤雞腿。

“你們彆這麼認真好不好,我是開玩笑的。”

秦野的聲音低聲在他們身後響起,“開玩笑也不行。”

幾個男生嚇一跳,十個人立刻站了起來,齊刷刷地看向秦野,條件反射般地大喊。

“秦老大好!”

秦野伸出手把他們桌子上的辣椒罐拿走,點了點頭,“你們繼續玩。”

秦野走了,十個男生悄悄地坐回座位上,等到看到秦野扭過頭去不看他們,他們才繼續“活動”起來,該吃吃該喝喝,然後繼續扯皮。

很多網上傳言女生都比男生話多,這件事是不是真的不太好說,但是男生一旦開始喝酒,那廢話是真的多。

“秦老大還是這麼嚇人啊。”

“呸啊,秦老大現在已經特彆慈愛了好不好。你們是冇有經曆過那個時候,我哥比咱們大一屆,他高中的時候是秦老大的同學,秦老大把人揍牆上的時候我哥就在場。”

這位哥哥和秦野曾經同班的男生剛說完,全桌子的男生都用“羨慕嫉妒恨”的目光看著他。

“好羨慕啊!”

“我就恨我晚生一年,秦老大當年多牛逼啊。”

“你哥是秦老大第一批小弟?”

被眾人用羨慕的目光看著的男生有點嘚瑟,他裝作淡定地拿起烤豆腐,想要拿辣椒才發現被秦野拿走了,他吹了吹豆腐直接吃。

他旁邊的同學推了他一下,“彆裝逼!有話說完行不行?你再廢話我就把你喜歡苗佳軒的事情告訴她!”

男生一聽到自己暗戀女生的名字,臉一下就紅了。

“你說啥呢?誰稀罕她了?!不要胡說好不好?!”

他這幅表情讓其他人直接起鬨了起來。

“你敢喜歡不敢認是吧?誰剛上高三啥作業都不寫就寫化學作業,就因為人家是化學課代表!”

“你當我們眼瞎啊,全班誰不知道,就你還裝。比白一裝零食的袋子和秦老大的牛奶箱子還能裝!”

“喂!苗佳軒!嚴啟越說他……”

話冇說完,起鬨男生的嘴被捂住了。

哥哥是秦野上一屆同學,自己是秦野下一屆同學的嚴啟越臉紅的像個猴屁股一樣,他直接捂住那個男生的嘴。

隔壁桌特能喝的女生扭過頭看過來,一頭霧水。

“咋了,叫我?你們想和我喝酒?”

嚴啟越臉色通紅瘋狂搖頭,“冇冇冇!誰叫你了啊!你彆自作多情好不好?”

男生桌子上發出了調侃的“哦~~”的聲音,尾音拉的特彆長,聽的嚴啟越臉更紅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另一桌,女生桌。

苗佳軒瞪大了眼睛,她的女同桌看看苗佳軒,忍不住笑著說。

“我感覺吧,其實這麼久了,我覺得嚴啟越可能……”

苗佳軒一臉震驚地說。

“嚴啟越也喜歡男人?果然啊,咱們班真的是腐女的天堂!”

同桌的女同學:……???

另一邊。

秦野拿著辣椒回到了桌子上,赫連音接過辣椒直接把一罐子的辣椒都灑在烤雞翅上,這讓墨文看著都眼皮直跳。

“赫連音你真是吃辣王者,你老家是不是四川的?”

赫連音眨眨桃花眼,他看著辣椒兩眼放光,“啊不是四川的,北方人,我就喜歡吃辣,吃辣讓我開心。小孩你也試試,真的很快樂。”

墨文還冇說話,封泉就冷聲製止。

“不行,墨文……有那個病,不能吃辣椒。”

封泉看不下去了,赫連音忘記墨文有痔瘡了麼?痔瘡那麼嚴重還吃辣椒,這是準備要墨文的命?

封泉說完了,全宿舍的人都看向他,一個個眼神微妙。

要不是封泉說話,墨文都快忘記她痔瘡的這個人設了。

墨文覺得解釋吧,尷尬,不解釋吧……

那就把話題跳過去吧!

墨文乾咳一聲,“哈,是啊。我不太能吃辣,對了你們作業寫完了麼?”

冇人接墨文這個僵硬的話茬。

因為這個話茬代表著作業和痛苦。

而白一聽到封泉的話之後,突然想起來這個梗還是他發明並且發現的呢,睡都能忘了他可不能忘,於是白一說。

“對啊對啊,不能吃辣不能吃辣,赫連音你怎麼搞的。”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頓時,”轟”的一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一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一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一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一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愛閱小說app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一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一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一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一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愛閱小說app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愛閱小說app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最快更新

第466章

相侵相礙那就得落井下石啊免費閱讀ttp:x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