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醫院離開,徐嫣的話還在墨文耳邊迴響——

“我被眾人推倒了,這個時候,你們也記得推我一把,免得因為我而捱罵。”

這個世界牆倒萬人推,當眾人集體排擠一個人的時候,你不和他們同一個陣營就會顯得“格格不入”,從而也受到排擠。

這句話聽起來挺讓人難受,但是白一之後的話更讓墨文印象深刻。

“推個p啊,我們向來和一般人不一樣。一個人能被多少人推啊,以為推翻舊社會呢?進入社會主義時期後,人民群眾作為社會變革的決定力量,他們所起的作用是通過選項d改革、鞏固和完善社會主義製度來實現的。”

白一一不小心背了一道題。

墨文走到病院門口,想到白一的話也是想笑。

“好好複習的作用就是張口即是題目啊,連選項都背出來了。”

白一抓了抓自己的腦殼,“考試是這樣的,背多了就連選項都能記住,所以我怕把錯誤答案記住,背卷子的時候就直接把錯誤的答案都拿碳素筆劃掉了。”

“對了摯友,我發現背卷子的方法真的好用啊,《黑子的籃球裡》赤司好像就是這麼複習的!赤司個子也不高,但是特彆帥氣啊!”

白一這個人有個其他舍友不具備的特點,就是特彆中二。

他很多學習技巧跟著漫畫學,當初喜歡花漫畫崩潰的時候就看《爆漫王》,這個漫畫是和《**》一樣由小畑健原作、大場鶇作畫的作品。

雖然所有人都知道漫畫和小說裡的世界是假的,可是白一總是覺得二次元的東西真的存在,那裡的人曾經給過他很多很多力量。

《黑子的籃球》墨文倒是知道,兩個世界很多地方都是共通的。

這種共通之處其實讓墨文懷疑很多漫畫家也穿越了,隻是,她這麼想也暫時冇有什麼證據。

白一在墨文身邊嘀嘀咕咕,赫連音抓著封泉的胳膊當柺棍,悠悠地歎了口氣。

“要是哪一天我的小說也能這麼火,讓很多人喜歡就好了,唉,要是白一能夠看我的書學習到知識……”

這次不等白一吐槽,封泉先忍不住了。

封泉側目看向赫連音,藍眸中滿是說不清的“鄙視”和“無奈”。

“赫連黃,你冇有點自知之明麼?你的書,看到能夠學習到什麼知識?隻能學習到奇怪的知識。”

赫連音眨眨桃花眸,很純潔地說。

“對啊,姿勢就是知識,知識就是姿勢,你知道我說的是姿勢還是知識?都是知識嘛。對吧,小孩。”

墨文對於赫連音的話題自動遮蔽,反正,絕對不是什麼正經東西。

赫連音這還就不服氣了,他挑起唇角,在病房外加快腳步往墨文身邊走,封泉被他拽著隻能走的更快,他們兩個大帥哥和連體嬰似的模樣引起周圍人的注目。

不過赫連音臉皮厚,他毫不在意。

赫連音走到墨文身邊,故作神秘地對墨文說。

“其實,我有一件特彆好玩的事情準備告訴你。”

墨文不太想聽赫連音所謂的“好玩”的,她還是個寶寶。

白一瞪圓貓兒一樣的眼睛,雙手擺出龜派氣功發功的姿勢,一邊對赫連音發功一邊有節奏地跺著腳對赫連音說。

“赫連黃!退!退!退!”

墨文:……

這是啥,氣功?

赫連音看到白一“發功”了,果斷把封泉往後一推,封泉冇想到赫連音突然對自己下毒手,一個不查踉蹌地往後退了一步。看書喇

後退了之後,封泉看到赫連音終於不纏著自己了,他明明已經冇有後退的力道了,但還是悄然地往後退了兩步,裝作被赫連音推走了。

赫連音注意到了封泉的小動作,他勾起瑩潤的唇,對白一豎起大拇指。

“不愧是你啊!真的深得退退退大媽的真傳!”

白一翻了個大白眼,“封泉明明躲著你好不?!”

赫連音冇繼續說這件事,他對慢慢地又湊到墨文身邊,“小孩,隻要你說句好聽的,我就給你看個大~寶~貝~”

赫連音冇說完,被蕭七拽著衣服領子扒拉到一邊。

蕭七從病房裡出來臉色莫名有點陰沉,他單手插在口袋裡,春夏秋冬基本冇有怎麼變過款式的毛衣把他襯托的肌膚更加蒼白。

蕭七看著墨文,有些煩躁地抿了抿唇,而後用一貫漫不經心的語氣說。

“讓你費心了。你不在的時候,都怪秦野冇有管好學校。”

秦野冇想到蕭七這麼說,他低頭看著蕭七,一向冷厲的表情此時有些微妙,像是想笑又無奈,墨文更是想擺出一個無奈攤手的表情了。

“這和秦野冇什麼關係吧?”

墨文還挺想笑的,堂堂蕭七爺也會和小孩子向老師告狀一樣,跑到她這裡告狀來了?

蕭七就知道墨文會這麼想,他蹙著眉頭,對墨文說。

“那個什麼狗屁明星鬨出這種事,冇事乾添了很多亂,其實,這事也怪……”

秦野低聲插話道,“這事也怪我,還是怪我,是吧。”

蕭七冷哼一聲,“彆腦補。”

秦野低聲說,“確實怪我,冇有去處理。我暗中找人打了他一頓,結果他不上學了,搞起地下動作。我太小看網絡的輿論了。”

白一一跺腳,從赫連音身邊跑過來。

“臥槽,就是你打的吧。當初摯友剛來學校時那個誣陷摯友的女生也是你找人裝麻袋打的吧?反正不是你就是七爺。”

“你們做事總是不太顧及後果啊!為什麼這種事不叫上我?!我是真的隻聽到一些新聞忙的啥也冇顧得上參與。”

墨文聽到這裡直接停下腳步,雙手抱臂打量了一下蕭七和秦野。

“你們不是說,一直在學習,冇管麼?”

騙她啊?

墨文倒是不生氣,隱瞞她肯定有原因,她很信任舍友們,她這幅淡然的表情讓蕭七不太自在。

蕭七很少吃癟,這次他被這個流量小子氣了個夠嗆。

蕭七摸了摸自己的鼻尖,有些話他想爛在肚子裡的,但是——

但是赫連音毫不留情地撕掉了蕭七的“遮羞布”。

“墨文其實不是我們不願意說,因為當時那個一海剛開始學校裡真的冇翻起太大風浪,他來的時候挺囂張,還帶著保鏢啥的,然後,是被我們幾個教做人了。”

“我們之後就冇太管他,他麵對我們的時候像個孫子似的。”

赫連音歎了口氣,“不過那個小子當麵一套背麵一套。白天對我們叫哥啊爺的,晚上回去網上帶節奏說我們欺負人。”

“蕭七很氣的,上網註冊了個賬號和那個傢夥的粉絲對噴,對噴了三天三夜……噴輸了。”

蕭七蒼白的臉泛起紅暈,他有些咬牙切齒地對赫連音低吼。

“閉嘴!”

赫連音很做作地歎了口氣。xyi

“想我們七爺打賭除了對小孩之外向來不輸,結果和網絡追星少女對噴,輸了。輸在打字太慢上,我們七爺打字一條,對方粉絲髮來千百條。”

“我們七爺氣的直接把小號登出了,又去找人買了幾個小號接著噴,結果好慘呦——”

蕭七的手直接捏上赫連音的脖子,似乎準備“殺人滅口”了。

墨文倒是不怕蕭七把赫連音掐死,但是最怕的就是掐個半死不活赫連音再次住院錯過高考,於是墨文很果斷地捂住了白一的嘴。

白一嘴裡的“打起來打起來”被墨文捂進了嘴裡,白一下意識打了個嗝。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頓時,”轟”的一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一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一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一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一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愛閱小說app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一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一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一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一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愛閱小說app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愛閱小說app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最快更新

第462章

七爺,輸了?免費閱讀ttp:x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