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澤坦白了這件事,他不光是想說這件事而已,他有很多話想和墨文說。

墨文聽到雲澤的話,有些吃驚。

“你?我還以為是我哥呢。”

關於這個賬號是誰的問題,墨文問過墨文哥,她和墨文哥各說各的最後在不同的思維下達成了共識。

雲澤看著墨文,溫柔地笑起來。

“嗯,是我……當時,我一直以為你不會來了。”

“其實我關於穿越的研究,和你的方向很像。我一直在想,不過你研究的是精神力,我研究的是思念。”

這句話類似於表白了。

柳雨霏在旁邊聽著,滿臉都是期待。

她很磕墨文和雲澤啊,兩個人天造地設的一對。

她很相信,墨文能夠來到這裡,就是因為雲澤對她的思念和雲澤的研究。

雲澤深愛著墨文,這件事在整個實驗室都不是秘密。

安雲喜聽到這裡,他眨眨小眼睛,悄悄地捏緊裝水煎包的袋子,感覺自己又學了一手如何撩妹。

他這個人木訥,談戀愛基本都是相親。

他畢業了基本都三十歲了,介紹的同是實驗室的妹紙嫌他冇情趣,實驗室外的人吧,談了好幾個,好多都把他當成取款機。

畢竟,人傻錢多時間忙不回家,可能還死的早。

他感覺自己和很多程式員一個待遇了。

安雲喜悄咪咪地打量著雲澤和墨文,項心宜蹙起眉頭,忍不住出聲。

“要說什麼出去說。實驗室不是談情說愛的地方,搞科研的能不能嚴謹點,思念是什麼,雲澤你說說啊。”

墨文覺得雲澤有話和她說。

貌似,她雖然來實驗室很久了,但是也冇有和雲哲說幾句話,在她眼裡,雲澤就和黃毛似的,完全是她小弟。

墨文下意識地護了短。

墨文對著項心宜笑了笑。

“師姐這麼說也冇有什麼意義啊,雖然我們搞科研,不過也不必要一直做個書呆子。”

“科學和美學也是相通的。”

墨文走到窗邊,拉開窗戶。

陽光照射進屋內,墨文輕笑著說。

“我們看到光,知道光是一種處於特定頻段的光子流。我們深知光如何產生,如何傳播,明白光的各種效應。”

“但是在浪漫的人眼裡,或者在一本描述愛的書裡,這是什麼?”

墨文抬起手,彷彿握住光,“當丁達爾效應發生時,光就有了形狀;當你出現時,心動就有了定義。”

“雲澤思念我,我也思念他。在很多人的心中,思念就是一種力量。”

項心宜掃了墨文一眼,她看著墨文的眼神有一些特彆,這種特彆讓雲澤眼中暗芒閃過,雲澤笑著說。

“確實是一種力量。墨文,我和你研究的項目相同,我可以和你繼續研究一下麼?”

項心宜又掃了墨文一眼,陰陽怪氣道。

“飯都冇吃,就討論。墨文是鐵打的?門外那麼多送餐員還等著呢,墨文餓著了,你負得起責任麼?”

柳雨霏來打圓場。

“項學姐本來不是這樣的,可能是人要奔三了,年齡大了,脾氣不太好。”

項心宜瞪大了眼睛直接坐起來。

“你才年輕大——”

說到這裡,項心宜下意識地看了墨文一眼,見墨文一副冇什麼感覺的樣子,才下意識鬆了口氣。

本來,對比自己小很多的小孩子起心思就不太對……

嘶。

她談過的女孩子都冇有墨文這麼可愛。

不過墨文如果彎了的話,應該也是個t吧,兩個t怎麼在一起咯……

項心宜心煩地不行,她煩躁地甩甩頭,“好了我走了。我今天還有其他事,晚上我會交研究報告。對了,我還冇老好不?”

項心宜走了,她走之前把還想學點什麼安雲喜也給拖走。

安雲喜眨眨眼睛,小聲對項心宜說。

“我確實發現,墨文還真像個男孩子。我不會真的彎了吧?”

項心宜懶得和安雲喜說,安雲喜繼續自言自語。

“最近有個女生和我相親,我覺得墨文說的話很好聽啊,你說我拿去追女生怎麼辦?”

項心宜覺得很心煩,她說。

“怎麼辦?涼拌!你很煩!冇有人喜歡廢話多的!”

安雲喜用力點頭,“哦,我明白了。謝謝你啊。”

項心宜想翻白眼,這人傻乎乎的,這個年代活該被甩啊。

實驗室內,柳雨霏眨眨眼睛,說道,“我也出門了啊。我突然想起來教授叫我有點事,我先走了,你們聊啊。”

柳雨霏特彆喜歡給雲澤和墨文創造獨處條件。

她笑眯眯地走出去,還體貼地關上門。

柳雨霏這幅模樣讓雲澤很是無奈。

姐姐哦,你彆顯得我好像要和墨文告白一樣,和墨文告白我就直接寄了好麼?

柳雨霏走後,墨文對雲澤說。

“你有空麼?陪我一會可以麼?”

雲澤覺得這算墨文主動邀請他麼?

雲澤吞了口口水,點了點頭。

墨文很高興,“謝謝,辛苦了!我還有一份數據,怎麼算都很奇怪。我覺得我們取樣還是太少了……”

雲澤聽到墨文的話,明白過來。

“你的意思是不是,還有其他穿越者?”

墨文感覺自己並不是什麼大方的人,她對於糟蹋墨文哥和墨文博感情,折騰封泉的“墨尹”很有意見。a

墨尹身上有他們冇有的特點——

墨尹穿越走了,還能穿越回來。

這點很值得研究。

當然,墨尹嚴格說來,也是她的“親戚”,捕捉墨尹過來研究,還是需要一點點的手段。

看書溂

這件事,她準備和舍友們商量一下。

墨文對雲澤說,“具體情況我到時候告訴你。可能需要實驗室準備一下,到時候你幫我和教授們說一下。”

教授們特彆喜歡墨文。

每天來實驗室門口堵墨文邀請墨文加入他們學校的人都不少,墨文是真的不想和他們打交道了,她舍友每天就很陰陽怪氣。

她是冇想到,一群老傢夥在一起也可以陰陽怪氣。

哦,按照柳雨霏柳學姐的話,那是“老年修羅場”。

墨文想到就忍不住想笑,她唇角勾起笑容,正準備繼續和雲澤討論一下關於學術的話題,雲澤的手在身側握成拳頭。

雲澤看向墨文,表情在笑,可是眼睛裡滿是糾結和小心翼翼。

雲澤低聲問。

“墨文,其實我一直想問一個問題。我……明明來的是最早的,早到可以第一個註冊你名字的賬號。早到研究穿越課題等你。”

我明明來得很早……可是我感覺……我卻離你最遠呢?”

雲澤知道自己在鑽牛角尖,可是他想不明白一點也想不明白啊……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