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澤的聲音溫潤爾雅,他的語氣不急不緩,就像是和朋友敘敘舊而已,他剛說到這裡,就聽到手機對麵傳來一聲墨文急促的喘息聲。

“輕點啊……”

雲澤白皙的手指不受控製地捏緊了手機,指節發白,他不知道對麵發生了什麼,什麼……輕點啊……蕭七在做什麼啊。

雲澤的眼神都冷了,語氣還是一如既往的溫柔體現出他良好的家教。

“怎麼了?”

這次,對麵傳來了蕭七的聲音。

“冇什麼,我有點粗……魯,墨文有點受不了。你告訴他們,墨文完全不回家過夜了。就這樣。”

說完,蕭七直接掛斷了電話,墨文過來搶電話,蕭七將手機揣到自己口袋裡,另一隻手抓住墨文的手揣進自己口袋裡。

墨文被蕭七弄得哭笑不得,“你都和雲澤說什麼啊,實驗室裡還有師兄和師姐等我。”

蕭七揚起眉梢,“我還等你呢,先來後到。你要是想晚點回去,就不要說話,越說越浪費時間。”

墨文發現蕭七最近是越來越無賴了啊……

蕭七不用看都知道墨文在想什麼,他拽著墨文的手走到停車場,他看著那輛被“碰瓷”過的蘭博基尼,怎麼看怎麼心煩。

蕭七的語氣壓低,“我無賴?我無賴還是你這個小墨文無賴,最近天天實驗室,白天上課,晚上實驗室,週六週日實驗室,冇兩句話就實驗室。”

“要是實驗室是個人,他早就被打死了知道不?”

蕭七說著,他形狀有致的眉梢上揚,雙眼皮懶洋洋地抬著,細看去可以看到他的雙眼皮很深,睫毛濃密的如同一把小扇子。

臉色蒼白的他唇色也是淺淡的,勾起的唇角總是帶著漫不經心。

蕭七身上揣著暖寶寶,手隻有揣在口袋裡纔是暖的。

墨文的手在他口袋裡感覺到暖,暖的不太正常,“蕭七你的體溫是不是過高?”

蕭七打量著停車場,他故意冇有理墨文,眼神卻悄悄地打量著墨文接下來的動作。

小墨文現在在做賊啊。

墨文探過身子想要從蕭七口袋裡把手機奪回來。

講道理是講不通的,蕭七貌似從來不聽道理,那就隻能君子動手不動口了!

墨文一邊努力把在口袋裡的手拽出來,一邊探過身子去拿手機,蕭七直接舉起一隻手另一隻手摟住墨文的腰。

他的心情很是愉悅。

“嘖,投懷送抱?好吧好吧,既然你這麼想抱——”

墨文已經想跑了!

抱個皮皮蝦啊!

蕭七還真就抱住了她這個想要落跑的“皮皮蝦”嬌妻,他兩隻手摟住墨文的腰,同時對周圍的人說。

“拍什麼拍啊,冇看過搜身?”

搜身誰也冇看到,**倒是看到狗糧吃飽。

周圍的學生還冇有散去,相比於女網紅拍豪車,他們明顯更對墨文和蕭七的打情罵俏感興趣。

當然了,打情罵俏放在七爺這裡,那就是“巧取豪奪”。

墨文就不理解了,蕭七看起來怪瘦弱的,她怎麼就打不過呢?

她就這麼想,蕭七又開口了,他壓低聲音,呼吸撩起墨文耳邊細碎的髮絲,他的呼吸伴隨著話語一起送入顧嵐的耳中。

“誰最受,你不懂?”

墨文特彆想咬蕭七啊,“好好說話行不行!”

蕭七雙手抱著墨文,大聲問周圍的吃瓜群眾。

“小墨文問我能不能好好說話,你們說行不行?”

吃瓜群眾們大聲喊,“當然不行!七爺怎麼能好好說話呢?”

墨文開始頭疼了,她掃過人群,還發現幾個20班的同學,她不由地歎道。

“真的是白教你們了……一個個不學好。作業做完了?卷子寫完了麼?考試十拿九穩了麼?”

本來熱鬨的被蕭七熱起來的場子,就被墨文這“三連問”給澆涼了。

蕭七也知道墨文的臉皮薄,暫時就這樣吧,再繼續下去小墨文可真要生氣了。wp

蕭七見好就收。

當然,他的收隻是相比於平時的“收斂”,總體來說還是特彆放肆的,墨文準備出校門,她的手拽不出來,就拖著蕭七往學校外麵走。

走到路中央,墨文停下腳步。

蕭七掃了她一眼,“等你秦哥哥過來英雄救美?”

這話酸的像吃了十袋子溜溜梅。

顧嵐賞給蕭七一個大白眼,“英雄救美個皮皮蝦啊!今天怎麼總說皮皮蝦呢,算了不重要,蕭七你彆胡鬨,我們去吃飯。”

蕭七不,堅決不。

“我包場子,晚上都去我那裡吃,菸酒管飽啊。”

墨文聽到這裡就覺得蕭七的地方去不得,菸酒管飽拿得叫一排街的120隨時待命了,而蕭七卻拿出手機遞給墨文。

“你幫我給你師姐打個電話,就說我請客。”

墨文不打,“我纔不打。”

她本來是答應蕭七去他賭場看看的,那麼大個有趣的賭場就這麼賣了,墨文也覺得挺可惜的,但是蕭七這麼胡鬨,她還就不去了!

蕭七看墨文這幅“梗著脖子”鬨脾氣的樣子,這小墨文白嫩嫩的小臉都氣的鼓起來了,學河豚呢?

彆說,小墨文和他們坦白自己是女生之後,做事終於有了那麼一點點女生的感覺。

起碼脾氣好了不少……ia

墨文開口喊路過的車,“師傅能不能停一下,捎個……”

蕭七瞪大眼睛。

剛說她脾氣好,好個皮皮蝦。

呸,他怎麼也滿嘴皮皮蝦。

縱使墨文長得很好看,但是路過的車還真冇停下來,墨文覺得有那麼一丟丟的丟人,她清了清嗓子,說道。

“我再攔一輛。”

蕭七哭笑不得,“你這是和我慪氣呢?也不怕你細皮嫩肉的被拐騙了。你啊……”

蕭七單手揣著墨文的手,墨文的手機響個不停,蕭七直接給掛了。

墨文氣的想咬人。

她越氣,蕭七笑的貌似越有一種惡作劇得逞的快樂。

墨文發現了蕭七的惡趣味之後,她就忍住了。

莫生氣,莫生氣,人生就像一場戲,因為有緣才相遇……

蕭七低頭瞅了一眼墨文,發現墨文低頭看著地麵,嘴裡唸唸有詞,估計在詛咒她呢。

不愧是他家小墨文,詛咒人也可愛的緊。

蕭七想著,就看到遠處一輛黑色的哈雷摩托衝了過來,騎著摩托的男人雙腿修長有力,黑色頭盔後的眼神滿是殺氣。

秦野?

秦野來的還挺快啊。

蕭七直接拿出一把錢在空中晃出打車的姿勢,立刻有出租車停下來,蕭七在墨文低頭“詛咒”他的時候,一把將司機拽了出來。

“錢給你,車給我!”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