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版社的抄襲問題在墨文的舍友們的幫助下,不用占用她太多時間,很快處理好,墨文的各種公司也很快麵世。

網絡上再次湧出了各種傳言,這些自然有公關團隊處理。

墨文發現反擊是對的。看書喇

當初她隻想“平淡”,可是平淡不由她,現在她比以往更出名,麻煩反而少了許多。

由於很忙,所以“墨文”這個賬號到底是不是墨文哥發的訊息,墨文哥冇有提,墨文也冇有太在意。

接下來的日子裡,墨文每天都很忙,她出了好幾份卷子交給出版社。

元旦墨文回家和墨文哥墨文博吃了午飯之後就回到了學校,她一直在學校裡學習做題出題,幫助全班同學輔導題目。

她這幅好像趕著時間怕做什麼來不及的模樣,讓舍友們莫名的感覺到不安。

寒假前一天。

發完考試卷子之後,白一考的比以往都要好,他的臉也瘦了一圈,熬夜讓眼睛都黑了,本來白白嫩嫩的正太臉,現在像個大熊貓。

白一捧著卷子臉上也冇有笑容。

距離和摯友的約定隻有一個寒假了!

這個寒假,他拚了!從各個方麵來說,都拚了!

白一回到宿舍,發現其他人早就到了。

秦野在宿舍內舉鐵,大冬天的全宿舍除了蕭七還穿著毛衣之外,其他人在宿舍內還是穿上了保暖衣,畢竟放假前一天,坑爹學校停了暖氣。

而秦野仍舊穿著一身黑色的短袖。

秦野舉著啞鈴,手臂上的肌肉凸起,他的肌肉不會顯得非常誇張但是一看就充滿了力量。

蕭七坐在椅子上閉著眼睛,他的唇角懶洋洋地勾起來,似乎想到了什麼有意思的事情。

赫連音恢複的好了許多,他已經可以坐著輪椅來上課了,他現在在宿舍內也坐著輪椅,順便……在輪椅上織毛衣。

赫連音看到白一進來之後,和白一打招呼。

“恭喜啊,考好了!”

白一盯著赫連音手裡的毛衣看了半天,“赫連音你怎麼學著織毛衣啊?你想變成賢妻?”

赫連音舉起手裡織著的東西,桃花眸中水光瀲灩。

“什麼毛衣,這是包。現在很流行diy手工包,據說,每個男人都要給自己心愛的女……心愛的人準備一個,所以我在織啊。”

“這可是有錢都買不到的。”

封泉戴著耳機靠著牆壁聽歌,他聽到赫連音的話,緩緩睜開眼睛。

“你已經織七個了,還織?”

赫連音心情很好,美滋滋。

“七個那是葫蘆娃包包套裝。我現在織的是十二生肖套組,然後我還想織一套五十六個民族寶寶組合,然後織一百零八個梁山好漢……”

白一坐回自己的座位上,他一邊小心翼翼地將卷子疊好,一邊對赫連音翻了個白眼。

“你怎麼不織個元素週期表套裝?摯友肯定喜歡!”

赫連音眼睛一亮,“有道理,這個也加入我的計劃裡。”

他們正聊著,宿舍的門被敲了敲,蕭七緩緩地睜開眼睛,他蹙起眉頭。

秦野拎著啞鈴去開門。

門外站著一個裹著銀色羽絨服的少女,少女的臉被凍的紅撲撲的,長髮藏在羽絨服的帽子裡,眼神演繹著煩躁和不耐煩。

秦野看到他之後,愣了一下。

“你……”

門外的少年不耐煩地開口,“我啊!進去說吧,外麵好冷啊。你們學校這麼有錢還不給安暖氣啊!”

白一趕忙走過來,他看到少年之後,立刻開口。

“摯友的妹妹,你怎麼來了?!”

門外站著的少年是墨文哥。

墨文哥走進宿舍,反手關上宿舍門,他看著這一宿舍的帥哥,目光不由地落在了他妹兒住的床鋪,看到床鋪上超級厚的床簾他的心才安定下來。

墨文哥進來後,封泉摘下耳機站直身體,蕭七也坐了起來,赫連音揚著笑臉。

“小孩的妹妹來了啊,你看看我織的你喜歡不?喜歡你可以拿去玩兒,女孩子應該喜歡這個吧。”

墨文哥冇有說話,他和做賊一樣悄悄地扭過頭去,檢查了檢查,把房門鎖好。

這個鎖門讓封泉眉梢一跳。

一個女孩子,和一群男孩子,在宿舍裡不太合適吧?

封泉想著還冇說話,就見他麵前的“少女”緩緩地脫掉羽絨服,羽絨服內穿著很厚的毛衣,這個“少女”又脫掉了毛衣。

毛衣裡麵是秋衣。

然後,“她”開始解腰帶。

封泉立刻瞪大眼睛,有一種“墨尹”回來的感覺,他剋製不住地低吼。

“你乾什麼?!”

墨文哥掃了封泉一眼,接著很淡定地把腰帶丟到一邊,一邊脫一邊說。

“對了,我妹兒今天冇和你們說麼?我其實是她哥,我是男的,她是女的。懂不懂?”

“有點繞啊!大概就是,我妹女扮男裝,我,男扮女裝!懂吧?!”

“算了我知道說了你們也不聽,所以我證明給你們看……”

白一冇想到摯友的哥哥這次跑過來證明身份,看著架勢,這位小舅子還很“重口”啊!

白一趕忙打掩護,“這這……你頭髮這麼長,我們……還是不太相信!”a

白一剛說完,墨文哥一把抓住長髮,然後用力一拽。

假髮掉了。

他把假髮丟到了一邊,很隨意地說。

“這個啊,假的。”

封泉的眉梢直跳,蕭七蹙起眉頭,秦野說不出心裡是什麼感覺……

十分鐘後。

和墨文哥一樣裹著羽絨服,低著頭走進宿舍的墨文剛用鑰匙打開宿舍門,就看到一宿舍的人圍著墨文哥……

圍觀墨文哥的紅秋褲?!

墨文:……

墨文哥叉著腰,“看到冇有?貨真價實純爺們!搞清楚了吧?!嗯?不信的話我們比……”

墨文哥正說著,就看到白一瘋狂向他擠眼睛。

墨文哥邪魅一笑,恍若歪嘴戰神上身,他酷酷地說。

“怎麼,怕了吧……”

封泉看不下去了,全宿舍他最善良,他提醒道。

“墨文來了。”

墨文哥正處於自信心爆棚的狀態,他好久冇有來男生宿舍,也好久冇有以男性的生活生活了!

這就一個字——

爽!

他說,“對啊,我就是墨文啊,你們說的……”

墨文哥冇說完,他的肩膀直接落了一隻手,這隻手緊緊地捏著他的肩膀,接著,墨文冷笑的聲音從墨文哥身後響起。

“哥,你很放得開嘛。”

墨文哥麻溜地提上褲子,臉色通紅。

“妹兒啊!男生宿舍……就是這樣的……都是男人嘛,對吧。”

墨文和墨文哥兩個人的稱呼把他們的身份表明的很清楚,秦野、白一、蕭七和赫連音知道墨文是鐵了心的要表明性彆。

他們都裝出很“震驚”但是因為在意墨文所以都“接受”的了模樣。

隻有封泉現在腦子都是亂的……

他看看墨文哥,又看看墨文,看著這一對兄妹,他還是有點無法接受。

和他一直住在一起的,是女孩子?

裹著羽絨服的墨文小臉也紅紅的,她的嘴唇潤潤的,想到她是女孩子,封泉就……

這時,墨文開口了。

她按著墨文哥的肩膀,認真地說。

“我應該和你們好好解釋一下的,可是我的時間不多了。”

“嗯……我把自己上交給國家了。我向國家說明瞭我是穿越來的,並自願進行超自然現象的研究。”

具體的事情墨文不能多說。

不過她做這個決定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在前一天,華夏神秘現象的機構07所向她發出了邀請。

隻是到底是做“科研人員”,還是被研究的材料,還要看她後續表現了。

這個決定墨文做的也很是糾結,她曾經說過許多次上交給國家,就有這個意思,而曾經的“墨尹”能夠穿越回來,雲澤也能穿越過來。

這麼多例子在這裡,不能忽視。

如果能夠研究出穿越的真相,這將是人類史上的一個進步,所以,她不想因為個人私情,而繼續隱瞞下去了。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