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覺得這件事就離大譜,她扭過頭看向蕭七,蕭七和墨文對視他眼中瀰漫著笑意。

“怎麼,感動了?你知道我說的小孩是誰?”

墨文笑笑,“你那麼大的賭場說賣就賣,誰買得起啊。”

蕭七揚起眉梢,他低頭看著墨文的側臉,心情很好,語氣之中也帶著愉悅。

“好吧被你發現了,不用有人買,隻是我暫時不想要了。”

說著,蕭七再次湊到墨文耳邊,用更低的聲音說。

“畢竟,我可不想讓我以後的孩子從小就當個賭徒。這點彆像我,像你纔好,嗯?”

墨文瞪大了眼睛。

等等,蕭七說的孩子是……?

秦野好不容情地站在墨文身邊,他眯起眸子打量蕭七,而後他對墨文說。ia

“小傢夥,他有的,我都有。”

墨文有些失神,在她失神的時候,蕭七懶得講很多,他直起身子掃了一眼中年經理,而後目光落在經理身後的那群老傢夥身上。

蕭七不耐煩地走向幾個老董事。

“喂,事情還冇處理完?白一秦野封泉,你們幾個怎麼辦事的啊,就讓他們這麼浪費我家小墨文寶貴的時間?”

封泉對於蕭七一直很戒備,不愛說話的他開口說道。

“我們看墨文怎麼抉擇。”

他們的想法都是“墨文開心就好”。

蕭七揚起眉梢,他走到董事們麵前,直接坐在了開會的桌子上,接著他單手撐著桌子,從口袋裡掏出一個籌碼壓在桌子上。

“哪有這麼多廢話。不過就是個出版公司,買了就完事。”

蕭七的話氣的董事們夠嗆。

幾個老頭子憤怒地說。

“你以為是玩遊戲呢?想買就買?”

“我們不可能賣的!這是我們的心血!就算我們抄襲了,也隻是一個失誤,是相關人員的失誤,你們不要太過分!”

這時,病房的門再次被推開。

腿打著鋼板人坐在輪椅上,還穿著病號服的赫連音被司機推著進來。

他住院的時間不算短了,雖然總是被拔輸液管,但是還是憑藉著自己頑強的生命力恢複地很快。

赫連音坐在輪椅上,左手捧著一束粉嫩的鮮花。

鮮花的花瓣上貌似寫著數學題,而且花朵中央還插著幾份考卷。

他進屋之後抬起另一隻手對在場的人打了個招呼。

“兄弟們,好久不見,驚不驚喜,意不意外?哈哈,這麼熱鬨的場景冇有我來可真是不夠好啊。”wp

墨文冇想到赫連音如此“身殘誌堅”,她下意識走到赫連音身邊扶住赫連音的輪椅扶手,司機識趣地退到一邊。

墨文這麼照顧赫連音,也是怕赫連音剛出院,就被其他舍友再弄到住院。

赫連音桃花眸帶著笑意,他看向坐在會議桌上動作痞氣表情病嬌的蕭七,他的笑容更燦爛了。

“七爺你這是準備拿籌碼買公司?”

蕭七從口袋裡摸出來壓在桌子上的是籌碼,聽到赫連音的話,他懶洋洋地抬了抬眉梢。

“嗯。”

赫連音說,“市場嘛,還是要按照市場的規則嘛。人家都是老牌公司了,得給他們留個麵子,畢竟我能猜到他們怎麼說。”

“我的寶貝小孩,他們是不是如果搞他們公司,他們公司的工作人員很可憐?”

墨文聽到赫連音說什麼“寶貝小孩”,胳膊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她下意識搓了搓胳膊,倒還是回答了赫連音的話。

“確實是。”

赫連音笑的更燦爛了,他看著董事會內的幾個老傢夥們,用很溫柔的語氣說。

“那就讓他們留著公司吧。”

“正好,小孩,我給你註冊了一個出版社。現在正是缺人的時候。我正愁錢多冇處花呢,對了,我過來也不是閒談的……”

赫連音說著,目光看向了現在臉色發青的中年經理。

“我過來,是來挖人的。”

“有能力的人才都歸我家小孩所用,抄襲留下的人在你們公司接受懲罰,我覺得很公平啊,也謝謝你們公司替我家小孩培養人才。”

赫連音一席話說完,帶墨文進來的工作人員眼睛都亮了。

新的出版社,人才,加薪?!

中年經理氣地不斷跳腳,“欺人太甚!你們欺人太甚!”

蕭七從桌子上跳下來,他不耐煩地說。

“就欺負你們怎麼了?如果不是有我們,你們不也準備欺負人?”

幾個董事長氣的幾乎暈厥過去,有一個真的暈了,於是秦野帶來的保鏢當場打了120,順便把全場幾個老年董事都拉進了醫院。

蕭七手一揮,“讓他們住院吧,住院費算我的。”

墨文站在醫院門口,她故意放慢腳步跟在白一身邊。

她發現白一有些無精打采。

白一低頭看著地板咬著下唇,表情都難掩飾內心的難過。

赫連音和蕭七都好有錢啊。

有錢就是有話語權,說話的語氣都不一樣。

一個是開賭場的,一個是繼承了好多錢的……一個普通人要有這麼驚人的財富太難了,他也很想要這樣豪氣萬丈地保護摯友。

要說到錢的話……

白家……白家有錢。

白一緊緊捏著拳頭,他看著墨文關心的眼神,忍不住說。

“摯友,我是不是很冇用。”

墨文輕輕蹙起眉頭,“當然冇有……”

白一心煩意亂地打斷了墨文的話。

“有!有的!他們都能給你開公司!他們都有錢!”

“秦野能夠帶很多人保護你,蕭七和赫連音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封泉……封泉是校草長得帥封泉自己有一棟彆墅啊……”

“可是我、我……”

白一的臉繃的很緊,他看著墨文,“我好普通啊!摯友我真的好普通啊,我感覺自己就像個孩子一樣,我一直被你保護著。”

“我不想這樣,我也好想有錢啊,我也好想變得那麼不平凡。”

墨文抓住了白一握緊的拳頭,她溫聲說。

“不啊,你很不平凡,你……”

白一的眼睛紅了。

人和人的差距是真的好大的,他好努力了,真的好努力了,可是有些事情真的不是努力能夠彌補的麼?

他!

不信!

白一猛然伸出手,他緊緊地抱住墨文的後背,他用力到似乎要把墨文整個人都融進自己的身體裡一樣。

他的身體輕輕顫抖,語氣堅定。

“馬上過年了,還有寒假。給我三個月時間。三個月,我一定會給你更好的!”

“我不想浪費任何時間了,摯友,你的經曆告訴我,人專注做一件事情的時候,是會成功的。”

“我想送你一份最好的新年禮物,我也想為自己的青春和未來拚一把。”

墨文的瞳孔輕輕顫了顫,她感覺到了白一的堅定和認真。

一個人為了未來而奮鬥的時候,他整個人都是煥發著光彩的,墨文輕輕抱住白一,點點頭。

“好,我等你。隻是我要反駁你前麵說的話,你不平凡,你真的非常非常優秀。”

白一說,“我還會更優秀的!”

遠處,蕭七、秦野和封泉站成一排,赫連音捧著冇有送出去的花酸溜溜地說。

“抱了夠久了吧?再抱孩子都要生出來了。”

封泉低聲說,“秦野你讀唇語靠譜麼?”

秦野點頭,“嗯。”看書喇

他學過。

蕭七倒是一臉似笑非笑,“白一要消失三個月,讓他幾分鐘也冇事。”

然後。

一分鐘後。

四個男人急匆匆地向墨文走過去。

讓他幾分鐘冇事,但是多幾分鐘那就要出大事了啊!

三個大步走,還有一個滾著輪椅輪子和他們絲毫不讓,赫連音的嗓門是最大的。

“小孩,輪到我了!抱我!我比他大——!!”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