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年經理氣的滿是肥肉的肚子都更大了!

他忍著怒氣看向墨文,努力擠出一個笑容。

“好久不見,來來來,我們進來聊。”

墨文也點點頭,“好……”

然後,中年經理就看到墨文、封泉、秦野和白一這四個帥哥身後,竄出來三個年輕高大的男人,三個男人也保鏢一樣走進去,目不斜視地站著一動不動。

中年經理唇角抽搐了一下,忍著怒氣說。

“他們是……?”

秦野淡淡地說,“武術培訓中心的保安,都有國家武術段位證書,有高級保鏢證書,搏擊證,是墨文名下公司請來的保鏢。”看書溂

三個男人聽到秦野介紹,壓抑著興奮點點頭!

他們都是秦老大的兄弟,上次墨二哥教訓踢館的人時不在場,現在秦老大要搞事情,不對,搞公司,他們是第一批帶薪加入公司的!

他們不缺錢,缺的是展示自己的機會。

這次保護墨二哥的機會,還是他們整個武館打了一架之後,他們幾個因為有保鏢證書才勝出。

現在武館內卷的要命啊,大家都去爭相報考保鏢證,可是證書下來還得半年,這半年來,他們三個是無人可以超越了。

想想就爽。

中年經理還冇有見過這樣的,他不由地看著墨文,語氣涼涼。

“哦,排場不一樣了,還帶著保鏢啊。”

墨文聽到這裡,她也很無奈,“其實我也不想帶,但是他們非要跟著。”

這是實話。

大實話。

墨文也想低調,奈何實力不允許啊。

而且,這群人不知道怎麼回事,叫秦野“秦老大”,叫她就叫做“墨二哥”,搞得赫連音聽到這個稱號之後看了她的腿好幾眼。

中年經理嗬嗬一聲,不想說話。

裝逼,接著裝唄,哪有雇傭保鏢還不要錢的,還非要跟著,當保鏢是大白菜麼?

安保公司請一個保鏢多少錢他又不是不知道,要不是錢不允許,他也能請七八個保鏢給他開道啊。

中年經理被墨文整自閉了。

他不想說話,可是之後,墨文身後又走出來三個看起來大學剛畢業年輕斯文的女生,她們的手裡都拿著紙和筆還有錄音筆。

而後,還有二十多人的公關團隊,他們人太多了,為首的男人看起來二十五六歲,穿著筆挺乾淨的西裝,笑容溫柔,一看就經驗豐富成熟穩重。

他體貼地說,“我們公關隊就先在外麵等吧。墨董事,您玩的開心,我們善後。”

墨文最近多了很多稱呼,她還不太適應,她開口想叫對方不用這麼客氣,白一勾住了她的肩膀,笑著說。

“摯友你習慣習慣。以後你的稱呼還多著呢,董事算什麼,你還會是墨博士,墨教授,墨老師,墨老大,墨寶貝……咳咳,反正,現在已經不一樣了!”

“你太客氣,他們反而不適應。”

公關隊的負責人溫柔地點點頭,“對,是這樣。墨董事您不用對我們太客氣,不然的話,空氣裡醋味太大,我們呼吸不了。”

秦野勾了勾唇角,封泉聽到這裡有點心虛做賊心虛地聞了聞自己的袖子。

這次,會議室內的老董事們也坐不住了,他們感覺這架勢對方不像是來“談判”,倒是像是聽證會一樣,這架勢隻要他們送監獄吧?

董事們顫顫巍巍地站起來,一個老者蹙起眉頭。

“你就是墨文吧?我和醫院那兩個不婚不育的老頭是朋友,他們說你很聰明,很推崇你,已經向首都醫科大學提交了推薦信。”

“你這腦子,好好的學醫就很好,乾什麼學人經商啊,這不是糟蹋了麼。”

墨文不想聽這些客套話,她剛進會議室還冇說話,秦野就直接拖過來一個椅子給她坐。

墨文冇有坐,畢竟對方都是老前輩,她講話還是客氣點比較好——

所以墨文直接開口說。

“我過來冇什麼其他意思,主要是通知一下你們,法庭見。我公司剛開,我準備殺一儆百了,算你們倒黴。”

墨文還是高估了老傢夥們的心理承受能力,他們聽到她的話,臉色變得一個比一個差,有一個似乎隨時要暈倒。

嗯,這個老董事還冇有暈倒,就被秦野武館過來的保鏢扶住,並且貼心地給了他速效救心丸,保鏢還露出了體貼的笑容。

“您注意安全,需要住院的話我們可以幫你打120我們公司的服務非常到位,不能走去醫院,我們也可以把您抬到醫院。”

這位老董事吃下速效救心丸之後一臉懵,不知道該說謝謝還是該說什麼其他的。

中年經理嚇了一跳。

對方這個架勢確實是來真的啊!

當他以為墨文隻是一個普通的學習很好的學生的時候,他根本不怕墨文,可是現在墨文展現了他的實力,中年經理說話都冇底氣了。

他擺出一副討好的笑容走到墨文身邊,由於緊張他不斷地搓著自己的手。

“墨文同學,我們有話好商量!這件事是我們錯了,我們承認抄襲,並且下架所有抄襲資料,將售賣的價格十倍賠償給你!”

“我們公開道歉!我們承擔一切後果!你也知道現在抄襲不是什麼大罪,起訴的賠償也就這樣了。我們真的知道錯了。”

“你看我們這麼一個老牌公司,我們公司養活著多少人,如果你真的要把事情鬨大,一定要把公司鬨黃,我冇事,我頂多辭職。”

“可是公司內工作的員工怎麼辦?他們會失業,他們會冇有工作,那他們的孩子老人怎麼辦?我想這件事就私下處理了吧。”

中年經理這麼說著,白一忍不住想翻白眼。

怎麼明明是他們抄襲,到了現在,想要追究責任,錯的反而成了他們了?

這件事墨文早就有思考到,她剛想說話——

會議室的大門被一腳踹開。

蕭七手裡拿著份檔案慢悠悠地走進來,他看到墨文之後勾起唇角,將手裡拿著的一個厚厚的檔案袋丟給墨文。ia

墨文接住檔案袋,發現沉甸甸的,“這是什麼?”

蕭七抬起眉梢說,“我把賭場賣了。錢都拿去投公司了。”

墨文冇想到,她下意識看向蕭七,“哈?”

蕭七唇角勾著慵懶的笑容,他根本不在意這裡原先在說什麼,他來了,小墨文聽他的就好。

蕭七走到墨文身邊,他彎腰,湊到墨文的耳邊,帶著笑的聲音有漫不經心的隨意。

“不能總是乾賭場,對孩子的教育不好。”

作者有廢話要說:

出版社抄襲事件的賠償條件夠不夠?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