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年聽著安姐的教誨,他認真地點著頭,“安姐,我知道了,你都是為了我好。我就是很擔心……這個墨文能火,他背後是不是有更大的資本?”

安姐笑了,“這個年代能火的人太多了,可是要能長久的火下去,必定有資本。”

“墨文不就是冇有足夠強的資本做後盾,所以纔不斷地在整活麼?他就是個小醜。如果他的人設不和你撞的話,倒也冇事。”

安姐想到被搶走的熱搜,還有她為了買熱搜和熱度砸的錢就氣的牙根癢癢。

“你知道有多少人想要針對墨文麼?他動了很多人的利益。他的朋友是很有出息,可是他們又不是搞傳媒的,就是小打小鬨而已。”

“現在,墨文自尋死路又惹上了出版社。教育這一塊查的很緊的,一不小心就觸雷,搞不好他就會被永久封殺。”

安姐想到這裡,氣順了不少,她看了看安靜乖巧的少年。

“好了,不想這麼多了,你今天怎麼又冇去學校?你的人設可是勵誌偶像,一邊參加演出一邊進行表演,成績還要好。”

少年輕輕地歎了口氣。

“學校那種地方,傻子纔去呢。安姐你給我配個保鏢吧,一群花癡女圍著我犯花癡,她們還說是我的粉絲。我真的看到她們就噁心。”

市圖書館門口。

白一看著手機內不斷推出的新的訊息,他有一種非常不妙的預感。

“摯友,我怎麼覺得有人在故意針對你呢?我拿了九個小號發支援你的言論,可是我發的都沉下去了,那些罵你的都在最上麵。”

墨文不喜歡看各種社交媒體軟件,現在大數據演算法各種推送讓人從“想看到自己想看的”,慢慢變成了“隻能看到自己想看的”。

而且各種監聽也是很麻煩。

墨文在赫連音撞斷腿後第一次去赫連音家看赫連音時,赫連音把家裡打扮的和“靈堂”一樣。

之後當天晚上,墨文的手機裡開始推送殯葬一條龍。

包括給屍體淨身穿衣、靈車接運、佈置告彆廳、入殮化妝、遺體告彆、火化入盒、骨灰入葬等等。

甚至連各種推送訊息都是“某某人死後妻子在靈堂痛哭”,“靈堂佈置風水要講究……”

打開某寶,裡麵全是賣棺材的。

墨文奪走了白一的手機,“彆看了,看著就生氣。你看看你的臉都鼓了,和個河豚一樣。”

白河豚鼓著臉,“我不看更不安!更氣啊!”

墨文將白一的手機揣進自己口袋裡,“更氣了我給你買瓶冰可樂?碳酸飲料喝了打嗝,讓你把嗝出去。”

白一看著墨文還能笑出來的臉,不由地覺得佩服。

要是他,早就去把那個出版社給砸了!

墨文一看白一的臉色就知道白一在想什麼,她輕輕搖頭。

“原來吧,我還會動手,可是現在這麼多雙眼睛盯著,他們等著我出醜呢,越是這樣,我越要讓那些傢夥失望啊。”

墨文和白一交流的時候,墨文的手機再次響了起來。

秦野、蕭七、封泉和赫連音已經給她打了好幾個電話了,墨文叫他們買套書,現在她準備給白一買灌冰可樂然後回宿舍。

同時,墨文也把當初出版社問她要題的記錄發給了每個人,她不太習慣社交媒體上吵架,這東西冇用。

要拿就拿出真相來狠狠地反駁,就完了。

而這次給她打電話的卻不是舍友,而是黃毛。

墨文揚起眉梢,“喂?”

黃毛的聲音在聽筒內特彆激憤。

“文爹!網上的事情我看了!我好氣啊!我聯絡了班裡的同學,這件事絕對不能忍!我們湊錢買了一套478,現在都在教室裡等你!”

“文爹,你有空過來麼?我們想幫你證明自己!”

“全班同學除了幾個大佬,都到了!我們每個人註冊了10個小號,這次絕對頂你啊!我把我哥們也帶過來了,還有秦老大的小弟!”

“現在,咱們教室就是咱們的根據地!”

墨文冇想到全班的同學都來了,他們浪費這個時間乾什麼?而且這都說的什麼鬼。

墨文對黃毛說,“你們有空多做做題,不要因為這種事情浪費時間。”

黃毛非常激動,他甚至可以說有點興奮。

“文爹!我一直等著為文爹拋頭顱灑熱血的這一刻!文爹這次不一樣,這是戰場,我就是文爹騎的馬,不對,是為文爹出生入死的乾將啊!”

墨文聽著一頭霧水,“哈?”

黃毛聽出了墨文的驚訝,他也有些詫異。

“文爹,你在某博上發的訊息,不是和造謠還有抄襲的開戰麼?”

墨文連題目都冇看到,結果就……開戰了?

而且她冇有微博賬號啊。

墨文下意識看向白一,白一也搞不明白怎麼回事,白一小聲說。

“我冇發。第一個註冊墨文這個名字的人不是我……我的名字是墨文粉絲協會會長。”

黃毛還在嘀嘀咕咕,墨文直接說。

“你們在教室等我,什麼也不要做,有空多看看題,做做題,不要浪費時間,學習最重要。”

之後,墨文掛斷了電話,白一眼疾手快地打開了某博。

剛打開,他就看到了熱搜第一——

墨文發生懟出版社抄襲

接著,下麵最新的一條訊息是一個叫做墨文的賬號發表的內容。

“抄襲證據如下——”

接著是很長的圖片,包括墨文寫的題目和出版社出版的對比圖,還有出版社曾經發過的訊息截圖。

“我不接受任何誹謗和侮辱。”

這確實很墨文的風格。

可是這個隻有名字,冇有頭像,註冊時間為十年前的賬號,剛發出訊息之後就有了2萬的點讚,還有3萬轉發。

熱度最高的一條評論是——

“天啊!文哥找到自己的賬號密碼了?!”

而且,這個賬號有30萬粉絲……

現在這個粉絲數目在不斷地增加。

墨文盯著這個賬號看了半天,白一眨眨眼睛,“摯友,這不是你發的訊息吧?這粉絲數不夠啊。”

墨文看到這個十年前註冊的賬號。

這個賬號的主人肯定是——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