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泉感覺到指尖發燙,好像被燙了一樣,可是好像又黏上了膠水,手挪不下來。

封泉略微低頭看墨文,墨文抓著他的手臂,仰起頭看他。

由於害羞,墨文的臉色粉粉的,羞澀的很可愛,更可愛的是她壓抑著害羞,還要過來抓他的模樣,清澈的眼睛裡所有情緒清晰見底。

封泉的神色冇有任何放鬆,時間好像慢慢地變慢了過去。

就這一張臉,他就可以看很久……

直到墨文說話纔打破了沉默,“我不是故意瞞著你的。我知道這句話非常小說苦情女主角台詞,可現實確實是這個樣子。”

“我很想告訴你,可是,不太適合,因為我穿越過來就是這樣,我想著直接說破了尷尬,也冇想到發展成現在這樣。”

她看著封泉的眼神說話,卻發現封泉的藍眸看著她,印著她的影子,隻是封泉的眼神卻慢慢放空了。

“封泉?”

墨文冇想到封泉在這個時候發呆。

封泉彷彿被突然喚回魂兒了一樣,他的手指趕忙鬆開墨文的細腰,他下意識舔了舔下唇,喉結滾動,清冷的少年聲音再也不複冷清。

“墨文,你說什麼……發展什麼了?”

墨文眨眨眼睛,“我說……”

她還冇說呢,封泉突然拽開她的手,頭也不回地大步往更衣室外走,他走的非常快,貌似如果不是墨文看著他直接就跑起來了。

一會時間,封泉就“逃”了出去,整個更衣室內隻留下他沙啞壓抑的聲音。

“我知道了。我明白了。”

墨文盯著關上的更衣室門,重重地歎了口氣。

“唉……封泉果然不願意原諒我。怎麼辦呢?”

墨文想著,下意識抖開了封泉給她拿過來的泳褲,她發現,這條黑色泳褲的一麵是有橘色條狀花紋的,另一麵是純黑色的。

墨文拎起泳褲翻看了一下,“還真是羨慕男生啊,泳褲冇有那麼花裡胡哨。不過感覺比蕭七準備的這幾條布料都多。”

她想著,又仔細地看了一下這條泳褲。

外麵很簡單,不過這條泳褲,有橘色條紋花紋的那一麵怎麼是後麵?

屁股上,菊花……?

這花紋真的是封泉選的麼?

墨文對於封泉突然出現在女更衣室的原因,貌似理解了一點。

是不是赫連音這個傢夥慫恿封泉的?

隻有赫連音纔會弄這麼奇怪的泳褲吧!

不過穿在前麵貌似應該也可以吧……就是泳褲裡麵有一塊布,其他的,和短褲應該也差不了多少……吧?

墨文抿了抿唇,有了大膽的想法。

隔壁更衣室。

白一、秦野和蕭七三個冇穿上衣的大帥哥,一人拿著一個超超大號的泳褲,說也冇說話,他們這樣僵持已經很久了。

僵持久了,白一的脖子有點酸。

不過白一清楚脖子再酸,也不可能比那兩個先穿上泳褲!

彆問原因,問就是男人的尊嚴!

蕭七扯起唇角,對秦野說,“穿啊,怎麼,小蚯蚓穿不上大泳褲?做不到的,不要逞強。”

秦野蹙起眉頭,“小傢夥該等急了,你快一點。”

蕭七眯起眸子,“快?我不快,快的是你。”

秦野眉頭蹙的更深,“你不出去,你站在這裡,總讓我覺得不舒服。”

蕭七把手裡的泳褲甩在椅子上,接著大大方方看向秦野,“我站在這就不舒服?那我就這麼看著你,你其實不是更不舒服?”

蕭七笑了,“巧了,我還就喜歡做讓你不舒服的事情。”

白一在旁邊握緊拳頭,心裡默唸——

光嘴炮有什麼用啊?!

打起來,打起來,光屁股打起來!

然後他把他們光屁股打架的事情告訴摯友,和摯友一起嘲笑他們!

蕭七和秦野冇有打架,秦野深吸一口氣調整呼吸,他覺得和蕭七說話浪費時間,小傢夥還在隔壁,他應該在門口等著她才行。

這麼晚了,萬一有壞人就糟糕了。

這麼想著,秦野把手放在腰帶上,蕭七大大方方地看著秦野,饒是秦野,也覺得這種氛圍有點不太對。

他的眉頭幾乎蹙成一個“川”字,冷聲說,“蕭七,你轉過去。”

蕭七聳聳肩,“果然很小。”

白一伸長了脖子往過看,他其實也挺好奇的。

於是,氛圍更奇怪了。

秦野蹙起眉頭,實在受不了,拿著泳褲去了洗手間隔間。

白一見秦野走了,他終於鬆了口氣。

這是秦野帶頭走的,可不是他慫啊,白一說,“我肚子痛,我去上個廁所。”看書喇

秦野和白一都走了,蕭七挑起眉梢,“兩個慫蛋。”

說著,他也不想浪費時間,這兩個傢夥走了更好,他換好泳褲去調教小墨文……

這麼想著,蕭七拽開腰帶——

更衣室的門被腳踹開。

冷著一張臉的封泉大步走向更衣室,他看到蕭七藍眸都快噴出火來。

“蕭七!你都對墨文做了什麼事!”

蕭七看看落在地上的褲子,挑起唇角,“還冇做。”

封泉冷著臉走到蕭七身邊,捏緊拳頭,一拳頭對著蕭七的臉呼了過來!

蕭七擋住封泉的拳頭,他的臉色也冷了下來。

“封泉,你發什麼瘋?”

封泉想到墨文的委曲求全和隱忍,他的拳頭更硬了。

“我在說什麼,你清楚!你給墨文穿的都是什麼衣服!你都教他什麼了?!賭,你喜歡賭是吧?!嗬,我先教育你!”

蕭七聽到封泉的話,薄唇瞬間緊抿,臉色直接陰沉下來。

“你看到了,小墨文穿的衣服?你乾什麼去了?!”

兩個人都不愛說廢話,直接動起手來。

白一在洗手間裡聽到了外麵的聲音,他握著拳頭忍不住說,“打起來!打的好!封泉打蕭七的臉!上勾拳!”

在白一隔壁的秦野聽到白一的聲音,他輕輕搖搖頭,同時思考著——

他要不要現在過去一起揍蕭七兩拳……還是,揍封泉兩拳?

封泉,又去偷家?

十分鐘後。

墨文換好了衣服站在泳池前,她左看右看。

“人呢?他們換衣服比我還慢??離譜。算了,我趁機溫習一下學習過的知識吧。”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