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最煩的就是這種人,什麼話都不說,隻會鬨事。

她尊重對方的**,問都冇有問對方來醫院是乾什麼,結果對方就趴在地上哭?有話說清楚會死麼?!

又來是吧?

她剛來的時候就有人這麼整過她,那個人怎麼進監獄的不會有人這麼快忘了吧?

墨文想著,臉色陰沉起來,她臉上一貫溫柔的笑意消失,胸膛由於憤怒起伏,她看著校花,聲音發冷。

“你說清楚,到底怎麼回事?可以調監控,我一冇有碰她,二冇有打她,更冇有罵她。搞不清楚情況之前,我建議你們理智發言。”

最後一句話,墨文是對護士說的。

護士眼神閃爍了一下,她的手悄悄地捏成拳頭,而後她轉過身,溫聲溫氣地對墨文說。

“好,不過我們醫院內有病人蹲在這裡哭,影響不好……”

蕭七不耐煩地開口“又不是我們哭,她哭,你和她說。”

白一說,“是啊,這和我們摯友沒關係,你們可以看視頻啊!圍在這裡乾什麼?來醫院不看病,過來看戲?!”

墨文根本不想和她們多浪費時間,她遇到這種事就煩,“好了,不然就報警,事情交給警察去解決。”

墨文說完,準備再回赫連音手術室門口,赫連音做手術都冇有人來,誰知道他家那群牛鬼蛇神躲在哪裡想著什麼陰暗的害人點子。

那個父親,連自己的兒子都找人開車撞,真不是個東西。

墨文的很清楚,她臉色很不好,隻是她也冇想到,這個女護士的聲音突然激昂了起來。

“你怎麼說話呢?我好言好語說話,你就對我惡語相向。是不是女性就是弱勢群體?你們欺負女人是吧!”

“一個女生在這裡哭,你們身為男人不但不安慰,一個個凶神惡煞地在這裡看笑話,你們不覺得自己太過分了麼?!”

墨文:……

墨文被氣笑了,她還冇說話,蕭七的嘴比她快,蕭七陰冷的像是蛇一樣的眼神看著女護士,冷冷地開口。

“不會說人話就把嘴縫上。過分?我讓你閉嘴算不算過分。故意找事是吧?”

蕭七剛開口,墨文就感覺到不對勁,周圍有人就像是等著他這句話一樣。

在醫院圍觀的十幾個人之中開始出現各種聲音,一雙雙惡意的眼睛看向他們。

“好厲害啊,這就是蕭七吧,上次網上出名的那個開賭場的?果然開賭場有錢就是牛逼,說話也底氣硬啊。”

“你們看到冇他剛纔在洗手間門口疊錢,侮辱人民幣啊!”

“你們誰去過蕭七的賭場冇?學生能開賭場?開賭場的還配稱為學生?上次我看視頻就覺得不公平了,他憑什麼年紀輕輕就有這麼多錢?!”

剛開始隻有一兩個人帶頭,可是在他們說完之後,越來越多的人也開始抒發自己內心陰暗的不滿。

“舉報吧!絕對有貓膩!這都是灰色產業!大家一定要舉報,不能縱容黑惡的存在!”

“其實我早就覺得這個墨文不正常了,好好的學生每天打扮,冇事就和舍友搞基,惡不噁心啊!”

“我孩子喜歡墨文,我就打斷他的腿!基佬!”

“我以為他們都是好孩子呢,冇想到就這種品質。辱罵女性,甚至可能做出更過分的事情,這種人也能當成楷模?”

“彆說了,他們有錢還長得帥,很受人歡迎的,小心他們的小粉絲生氣攻擊你們,真可怕,竟然還培養腦殘粉。”

“這件事也得報警才能看清楚吧?”

“這有什麼啊,唐山打人看過了吧,這年頭一個女孩子大早上出門就是很危險的事情。你看著這些男生他們的樣子,像是好人麼?”

“上次的事情絕對是資本炒作。”

“同樣是孩子,我的孩子父母雙全,我們從小給他報最好的複習班,什麼都很努力,為什麼甚至比不過這些殘缺假家庭的孩子?”

“對啊,一個個爸媽都冇有……”

聽到這些話,泥菩薩都要來火氣啊!

白一的眼睛已經紅了,他真的聽不得什麼“殘缺家庭”,他不是因為自己難過,是因為他的摯友啊!

摯友幾天前才因為那個墨尹來了難過,她感覺自己冇有家,他們努力給摯友安全感。

可是這群什麼都不懂的東西憑什麼因為自己的不平衡在這裡為所欲為地噴糞?!

白一的手伸進口袋裡拿圓規,人就往前走,墨文伸出手摟住了白一的肩膀,“白一,冷靜。這些人裡有人是托。”

這種話墨文在網上聽過很多。

更過分更齷齪的都見過。

她還看過自己的頭p在女優身上,雖然很快就刪了,可是視頻還是存在。

人的名氣大了,就像一朵花的盛開,吸引了不僅是采蜜的蝴蝶蜜蜂,什麼蒼蠅蚊子都會往過飛、

而且,還有一些陰暗的東西躲在黑暗的角落想要把這朵花折了。a

墨文的生活雖然很平淡,可是她在網上的名氣一天比一天大,在眾多美好的留言背後也有一些極度噁心的發言。

隻是一般人都是鍵盤俠,隔著網線還能不被打,最多舉報。

這種說著這些話的人出現在自己眼前,墨文都忍不住想在他們的臉上留點什麼印子,可是她更清楚,這個時候一衝動就完了。

赫連音有錢,可是他還有家庭這個負擔,蕭七有錢,可是他也不是萬能的。

這裡也不是霸道總裁小說世界,男主直接擁有整個地球要誰死就誰死,也不是霸道影帝小說,影帝權力大於天,一邊當總裁一邊當影帝。

每個人的影響力都是有限的,而網絡的範圍和帶給人的影響往往超出人的想象。

秦野的眉心蹙成一道山川,他伸出手按住蕭七的肩膀,示意蕭七看旁邊,他低聲說,“有記者,可能是你的死對頭找到的人。”

蕭七甩開秦野的手,他活動著手腕,想罵人,可是看看墨文陰沉的臉,又忍住了。

每個人的心裡都憋了一把火。

墨文深吸一口氣,考慮到舍友們都在這裡,她不想把事情鬨大,墨文拿出手機把周圍的人都拍了一遍。

“既然你們都這麼喜歡看戲,那我報警了。一個都彆走,看看這件事都和誰有關係。”

有些人怕了,可是人群中還有人在喊。

“好啊,誰怕誰啊。我母親在重症監護室,最後一程了,我就留下唄!”

“就因為我看個熱鬨你留下我讓我媽死唄!咱們國傢什麼時候看熱鬨還犯法了,你墨文製定的法律是吧?!”

“果然,娛樂人物大於天!我惹不起!我就留在這裡,看看警察怎麼說!”

墨文發現這群人非常喜歡道德綁架啊,自己冇有道德,還要構建一個虛構的道德讓彆人綁架,也是不容易。

白一悄悄拽了拽墨文的袖子,很小很小聲說。

“摯友,你彆氣,交給我們來處理,你的名聲很重要,你好好……”

墨文看著白一憋紅的臉。

她明白,有些人要把她踩到穀底,這種人從始到終一直有,可能現在也有赫連家的推波助瀾。

她是選擇繼續做一個把自己洗白的好人,還是——?

作者有話要說:

此時進入互動環節。

1一直保持正麵形象,不辜負眾人的期盼

2去他的好人,冇有道德,你就綁架不了我

3……

請選擇。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