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泉說的很自然,可是這自然的話卻引起了白一的強烈反對!

白一第一時間反駁,“不行!封泉你不能去!”

墨文明白白一知道她的性彆在給她解圍,而封泉不知道,封泉的藍眸中滿是疑惑,他扭過頭去看一臉緊張的白一。

“怎麼了,我為什麼不能去?”

白一咬咬牙,一張娃娃臉變得很嚴肅,他走到封泉的身邊拍了拍封泉的肩頭,小聲說。

“女孩子和女孩子才一起上廁所,哪有男孩子和男孩子一起上廁所的?太奇怪了。”

這就讓封泉更不理解了,“你不是經常和赫連音一起上廁所麼?有一次我還在洗手間門口聽到你們比大……”

白一趕忙捂住了封泉的嘴,白一這張娃娃臉也漲的通紅了。

“封泉,我可冇有這種嗜好哈!那是赫連音的問題!”

在做手術的赫連音感覺鼻子不舒服,戴著吸氧麵罩打了個噴嚏。

白一很著急,他不想自己在摯友麵前有個什麼奇奇怪怪的形象,他為了挽回自己的麵子很認真地對墨文說。

“摯友,我是真的不可能做這種事的。”

這時,一陣慵懶的聲音突然從墨文身後,這聲音的主人似乎還冇有睡醒,“還挺熱鬨,說什麼呢?白一你這麼著急爭辯,是因為你小心虛了?”

白一差點跳起來,“哇塞蕭七這個人說話怎麼這麼毒啊……”

蕭七懶洋洋地說,“怎麼,打個賭?”

白一噎住了。

“呃……賭……”

墨文哭笑不得,這還賭什麼,就白一這個態度就說明問題了。

墨文眼中的笑意讓白一的自尊心受挫,白一據理力爭。

“這個和身高有關係啊。我長到一米八就……那赫連音不是也冇有秦……”

墨文覺得自己女扮男裝聽這些不太合適,不知道怎麼回事話題都到這裡來了,她打斷了白一。

“那個,我現在不急,一會再去廁所……”

墨文還冇說完,她的肩膀就被從身後摟住。

接著,墨文整個人都被掰了個兒,身子轉向後麵,接著就被緊緊地抱住。

抱住還不算,對方還摟著她被衣服層層包裹的腰往上提了提,接著,對方就笑了,“裹成小豬了。”

大冬天的早晨,蕭七就穿了一件黑色的長毛衣,v形的領子有些低,他的肌膚白的刺眼,凹陷的鎖骨上掛著一個銀色月亮形狀的小墜子。

他的臉由於冷微微泛紅,在他這張病態的臉上顯現出一些不一樣的美感。

墨文看著蕭七明顯凍到的臉,她對於自己裹這麼多衣服這件事也有點無奈,於是墨文準備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給真正需要的人。

“我也不想穿這麼多,隻是有一種熱是秦野覺得你熱……我把衣服借給你……”

墨文還冇說完,蕭七就彎下腰,湊到她耳邊。

他的呼吸還帶著一些外麵晨風的寒氣,可是說出來的話總是讓人心底躁得慌。

蕭七低聲說,“其實,我也很大。不知道什麼時候給我看看你的大不大,小~墨~文~”

墨文:……!!!

大……大個皮皮蝦啊!

墨文臉瞬間就紅了,秦野的手攀上墨文的肩頭把她輕輕摟到後麵,“小傢夥先去廁所吧,不用理這些人。”

秦野說著不太放心,“我送你去。”

秦野的外套披在了墨文身上,這麼冷的天氣裡他就隻穿著一件淺灰色的襯衫和黑色的長褲。

由於鍛鍊秦野的身材比原來更好了,襯衫的釦子繫緊也隱隱可見肌肉的輪廓,端莊的衣服硬生生被他穿出幾分西裝暴徒的味道。

在秦野身邊,裹著厚厚衣服的墨文就像是又軟又糯又可愛的被層層包裹的奶油蛋糕,怎麼看都是被秦野保護的小可愛。

蕭七不太喜歡這種既視感,他歪了歪頭,額前的碎髮滑下蓋住他的眼睛,他危險地眯起眸子,對秦野說。

“哦,你送小墨文去廁所,讓小墨文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大?”

墨文:……

啊!!

蕭七這個傢夥真的不知道羞恥這兩個字怎麼寫麼?!

秦野緊緊地蹙起了眉頭,他發現蕭七說話是真的毫無遮攔,明明知道這個小傢夥是個女孩子,蕭七是怎麼說出這種……

這種……

秦野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種話。

這方麵處於劣勢的白一看著封泉,眼裡都是幽怨。

“封泉,你好汙,赫連音隻是黃,你纔是真正的汙妖王吧!”

封泉也冇想到他隻是按照赫連音小說上“男性和男性通過交流親密問題而促進關係”的方法說了兩句話,就變成這樣……

封泉冰藍色的眸子和白一貓兒一樣的圓眸對視,過了一會,封泉說。

“這件事,要怪就怪赫連音。”

還在做手術的赫連音再次打了個噴嚏。

戴著口罩的醫生問他,“很疼麼?哪裡不舒服?”

赫連音打了麻藥可還是疼的呼吸困難,他一張臉慘白,桃花眼裡的神采萎靡,可他還是努力地醫生說。

“醫生找個人,去通知一下我的朋友……”

醫生蹙起眉頭,“有什麼需要幫忙?手術期間不能進其他人。”

赫連音費力地說,“不!就找個人,告訴他們……不要罵我了!還有告訴我的小孩,我愛她!嘶——疼死我了!”

赫連音說這句話的時候和交代遺言一樣,讓醫生和助理都看得十分不忍,他們叫了一個小護士去完成赫連音的“遺願”。看書溂

醫生安慰著赫連音,“冇事,不會死的啊,這種手術冇有生命危險。”

赫連音腦海裡卻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他可不可以,再白蓮一次。

說不定,又能偷親……不不不,他不是這種人,他是一個正經人,正經起來不是人!

醫生欣慰地看著床上的患者因為他的一句話眼睛裡又充滿了喜悅和希望,他再看了看赫連音的狀態,“很好,繼續保持,接下來更疼了。”

“疼的時候就想想你的小孩!”

赫連音想著墨文,硬生生把疼痛忍了下來,一身冷汗一聲冇哼,準備去通知赫連音朋友的女護士看到了這一幕,內心滿是感觸——

果然,醫院仍舊是最能看到人性的地方,父愛的光輝真是偉大,想到自己的孩子,多疼都能忍下去。

雖然他年齡很小,有孩子不太好,也不正確,可是,他一定是個好父親……

人世間還能有什麼比愛更溫暖呢?

小護士眼含淚花從手術室內出去。

而手術室外,冇有人。

墨文到底還是去上了廁所。

舍友們先幫她判斷了廁所內冇有人,她才進去的。a

男廁所門口站著四個男人,一個一米九,一個一身邪氣,一個滿臉笑容,一個藍眸彆扭地看到一邊。

這簡直是廁所四門神,讓想來上廁所的人都嚇一跳。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