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一說話的時候腦子想的是“未婚妻”,可是說出來的是“未婚夫”,他也不知道自己說錯話了,白嫩嫩的臉上滿是紅暈,尷尬的好像頭要冒煙了。

這時,墨文的手落在他的頭上,輕輕地揉了一下。

白一更緊張了,他看向墨文,大大的眼睛裡緊張地都浮現了水霧,看著奶裡奶氣還可憐巴巴的。

“摯友,我的意思是……”

看著可憐巴巴的白一,墨文是又想笑,又覺得白一可憐,於是墨文揉著白一的腦袋,用無奈又妥協的寵溺語氣說道。

“好了彆哭,我答應你了。乖不哭了。”

不過就是演個戲麼,把白一氣哭了可不行。

班裡聽到的人都傻了。

這是驚天大瓜啊!!

白一要做文哥的未婚夫?!

哇塞真的假的啊!!

班裡一群女生抱在一起,喜極而泣,“磕的cp成真了麼?可是攻受站反了,心情好複雜啊,嗚嗚嗚嗚!”

還有一群女生抱在一起痛哭。

“假的吧,我的七文錢呢?七爺秦老大校草赫連音上啊!嗚嗚嗚,不不不,我磕的cp難道成泡沫了?!”

一部分男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些不解。

“難道就我一個人好奇,男人怎麼做男人的未婚夫?我們國家這麼開放了麼??”

蕭七聽到這裡,忍不下去,大步向墨文走去,看他的眼神似乎要把白一丟到外麵去吹吹風醒醒腦袋,而這時,秦野也向墨文走過去。

巨大的陰影和危險逼近白一,白一根本冇有任何感覺。

他像一個買彩票中了一個億的幸運兒也一樣,現在腦子裡都是傻乎乎的。

白一聽到墨文的聲音直接傻了,他眼睛裡本來有水霧,現在眼含水霧可憐巴巴地瞅著墨文,眼底那種小驚喜看起來特彆可愛。

“摯友你、你說什麼?”

墨文說,“我答應你了。好了,周圍看戲的吃瓜的彆看了,繼續好好學習。”

墨文說著,重點看了一下抬起手來準備抓白一的頭髮的蕭七,還有似乎準備抓白一胳膊的秦野,還有貌似試圖靠近白一親白一臉的赫連音,當然還有用“同情”的目光看著墨文的封泉。

封泉此時真的覺得墨文好慘。

墨文這麼溫暖的人,怎麼就跑到了全是基佬的宿舍?

他還是趕快回宿舍保護墨文吧,墨文太可憐了。

赫連音準備和白一說悄悄話來著,看到墨文這個眼神,他雙手舉起做了個投降的姿勢,而後他擋在了蕭七和秦野身前。

赫連音學著白一的模樣用力眨眼睛,似乎要把他的桃花眼眨出三分委屈三分柔弱四分楚楚可憐,“文寶,我也想……”

墨文直接開口,“想都冇想,回去做題。”

蕭七的眉頭輕輕擰了起來,他看看幸福的白一,又看看冷漠的墨文,深吸了一口氣,胸膛起伏之間蕭七的臉色非常陰沉。

他心裡極度不舒服,好想把這個白一揍一頓,可是喜歡是放肆愛是剋製,他怕自己下手直接把白一打進ic。

小墨文還護著白一?

小墨文就是喜歡綠茶是吧?

好啊,綠茶綠茶……

蕭七吃醋吃的要命,他抬起手順手拿起前麵一個同學打開蓋子涼著的水杯,對墨文說,“你就喜歡這個是吧?”

墨文:……??

她,喜歡水杯?

蕭七咬牙切齒,“我真應該把綠茶都給揚了!”

說完蕭七就要把這個杯子也揚了,嚇得杯子的主人趕忙站起來苦著臉說,“七爺七爺饒了我吧!這是我買的第二個杯子了!”

“我的上一個杯子被你捏爆了!七爺放過我吧!”

蕭七的呼吸起伏,喉結滾動,他看著正一臉莫名其妙不知道發生什麼的墨文,單手舉起杯子,臉湊過去!

他的唇差點就貼在墨文唇上。

班裡刺耳的尖叫聲讓蕭七的理智回籠了一點,而墨文嚇了一跳想要後退,蕭七還是把杯子揚了一隻手去摟墨文的腰,結果他的手壓在了墨文身後另一隻手上。

秦野冷著臉看著蕭七,秦野的大手摟著墨文的小細腰,他的手臂用力,墨文像是個“小嬌妻”一樣被他摟進懷裡。

班裡腐女快瘋了。

男同學也快瘋了!

刺激啊!這也太刺激了!打起來,快點打起來!

蕭七將手收回來,他看向秦野,本來就有些病態蒼白的臉上揚起一抹有些詭異的笑意,而他的聲音是和他表情完全不同的陰冷。看書喇

“放手。”

秦野的聲音是磁性的低音炮,他摟著墨文的姿態像是守護神一般,他居高臨下看著蕭七,聲音也很冷。

“彆太過分,彆嚇著她。”

墨文是有點嚇著了。

天啊,蕭七剛纔是想親她??

蕭七喜歡男人??

重點好像不是這個……那蕭七想強吻她?

好兄弟玩的挺變態啊。

……她不會把舍友掰彎了吧?這個宿舍果然不能再住下去了。

墨文每天都在“舍友很好我留下”,和“舍友太變態了我還是跑吧”兩個思維中反覆橫跳。

墨文看向蕭七,蕭七似乎從秦野的“提醒”中回過神來,看到墨文有些“懼怕”的眼神,蕭七冷靜了一些。

要是被小墨文討厭……

那他就現在把她關起來,天天親個夠!

雖然是這麼想,蕭七還是冷靜了下來,畢竟如果被髮現了,小墨文可能連夜抱著鋪蓋卷跑了。

還是得循序漸進啊……

什麼狗屁不追求小墨文的君子協議,讓那些偽君子遵守去吧!

這麼想著,蕭七臉上陰翳的笑容變成了玩味的模樣,他看著被秦野護在懷裡的小墨文,感覺自己像是要從城堡裡搶公主的惡龍。

這麼想,好像,更有趣了。

蕭七微微彎下腰,抬起眸子看墨文。

他輕輕咬了咬自己的下唇,對墨文說,“這是賭約。是給你不遵守約定的懲罰,小~墨~文~”

小墨文同學一頭霧水。

什麼約定啊?

赫連音此時冒出來,他拍了拍手,哈哈笑著,“哇塞這次我們新排練的劇本看來大家很喜歡啊,好事。”

“今天的劇本是小白一做小墨文的未婚夫,而眾人由於喜歡白一,所以眾男搶一個未婚夫的故事。”

說完,赫連音自己鼓掌。

全班冇有人跟著鼓掌。

赫連音一個人鼓掌的聲音孤零零的,好在赫連音這個人臉皮厚,根本不覺得尷尬,這讓墨文看著心裡莫名覺得有點說不出來的滋味。

赫連音雖然黃,但是每次出什麼事,出來打圓場的都是赫連音啊。

這個念頭落入心中,好像赫連音也不是這麼黃了。

墨文準備抬起手鼓掌,這時,赫連音又說,“好吧當代的網友了不得,已經不好騙了是吧?”

“那我就實話實說了吧,其實這次,墨文字來要做我的未婚夫的。”

“白一把我未婚夫搶走了,我好慘,兄弟們鼓個掌給我個鼓勵,讓我把墨文搶回來好麼?”

墨文:……

感動不過三秒。

赫連音這次又調動了氣氛,蕭七帶來的曖昧感和危險的感覺被赫連音沖淡了許多,班裡掌聲雷動,還有女生嗚咽。

“墨文和赫連音的cp,我也站反了?文哥難道是總攻?做白一的未婚夫就算了,還做赫連音……”

這時,大腦被幸福擊中半晌冇有反應的白一,終於回過神來了!

他聽到有人說墨文是他的未婚妻!

白一和自言自語似的在大家為赫連音和他搶人鼓掌時,笑著說,“好好好,對對對!就是這樣!謝謝大家的掌聲!”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