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覺得不辛苦。

給墨文博開醫館,給墨文哥買八個輪的,是她覺得很開心的事情。

而墨文哥就不那麼開心了,他抓著他爸僅有的一隻手臂撒嬌。

“爸~人家也想要一個有意義的禮物啊,簽名足球啊,限量高達啊,機車啊,遊戲機啊……衣服我不挑,妹兒穿剩下的我穿都行。”

“就是爸~人家也想要……”

墨文哥冇說完,墨文博甩開他的手,到處找掃帚,“會不會好好說話,男不男女不女的?!啊?!人家是什麼東西?!”

墨文哥靈活地躲到墨文身後,嚷嚷著。

“那不是撒嬌麼!哇塞撒嬌男人最好命看過冇?!你這個老頭還是不夠時尚!”

墨文博冇找到掃帚,冇再管墨文博,而是更關心墨文,“女兒你喜不喜歡?”

墨文用力點頭。

“喜歡。”

墨文博察言觀色,“嗯,語氣比較平淡,不是很喜歡。那換一個,有很多很適合小姑孃的,就是這個衣服的氣質和你很配,所以爸爸就買回來了。”

墨文聽到這裡,說道,“爸,我真的很喜歡。”

墨文哥在背後出餿主意,“妹兒你這不夠誠懇,一聽就不是真的喜歡。”

“妹兒你得這麼說——”

說著,墨文哥從墨文身後走到了墨文身邊,他清了清嗓子,大聲說。

“啊,我的爸爸!這件裙子是如此的美麗,讓我如此的高興!啊爸爸,我太高興了哈哈哈哈,我太……爸!爸!你冷靜,我是在教我妹兒,我在教……”

“妹兒啊救命啊,謀殺親兒啦!”

墨文哥滿屋子跑,墨文已經習慣了,她看著墨文博,突然發現,這次回家,墨文博好像冇有叫過她“尹尹”,而是一直叫她女兒。

難道是墨文哥把他那套說辭說給墨文博聽了?

那是忽悠人的啊!

墨文突然意識到那封信裡可能有什麼重要資訊,她想回頭讀信。

墨文博見墨文準備轉身離開,心裡有一點小小的失落……

女兒是回來了。

不過女兒和他也不親,而且,這件衣服是不是不太好,他冇有買好,讓小姑娘失望了……

小姑娘會喜歡什麼衣服呢?

蓬蓬裙?公主裙?蛋糕裙?

墨文博亂糟糟地想著,一回頭,突然發現墨文站在了他的身邊。

這個小姑娘個子不低,皮膚白白的,笑容很溫柔,穿著裙子看起來甜甜的又帶著點叛逆,她看向自己的眼睛亮亮的……

“爸。”

墨文開口,墨文博溫聲說,“爸爸在這裡。”

氣氛好溫馨。

墨文哥都不忍打擾。

而這時,溫柔且甜的墨文深吸一口氣,大聲說。

“啊,我的爸爸!這條裙子是如此的美麗!——”

墨文用墨文哥的語氣說話,差點冇把墨文博和墨文哥都送走。

一時間,屋內安靜了。

墨文哥眨了眨眼睛,“妹兒,你這崩人設啊。”

墨文也眨眨眼睛,“我很開心。讓大家開心開心也很好。”

墨文博從愣怔中回過神來,臉上帶著笑意,“啊,喜歡就好,喜歡就好。女兒啊,你項鍊冇帶,回去帶一下?”

墨文點頭,而墨文哥這個時候大聲喊出來。

“妹兒彆回去!你一回去爸就要打我!剛纔就是!”

對此,墨文博拿起了掃帚。

“你以為你妹妹不回去,我就不打你了?!”

墨文哥:w(Д)w

他是從垃圾堆裡撿的吧?!

一通“打鬨”之後墨文也冇有再回屋裡,一家人吃了飯,墨文博有事又要匆匆地離開。

墨文哥叼著筷子說,“爸,你真的是出去和其他合夥開醫館,而不是出去搶銀行了?你哪兒來的錢買這麼貴的衣服啊?”

“你自己衣服pxx十五一件。”

墨文博冇好氣地說,“那你飯錢省的。”

墨文博出門後,墨文放下筷子,盯著墨文哥看,看得墨文哥連嘴裡咀嚼食物的動作都慢了。

墨文哥有點緊張,“妹兒你乾嘛這麼看我?我怎麼了?我偷吃冰箱裡的半個西瓜被你發現了?我也不是偷吃,主要是西瓜冇人吃有點可憐。”

墨文說,“西瓜就是買給你吃的。”

墨文哥鬆了口氣,“那就好,我還吃了半個……等等,妹兒我這是不打自招啊,你看我到底什麼事?”

墨文這才說,“你和咱爸說什麼了?他不叫我尹尹了,而且你也知道爸冇用我的錢去開醫館?”

聽到這裡,墨文哥眼珠子一轉。

“這……這就……你本來就是我親妹妹啊。媽昨天晚上托夢給我了,說是太想你了,原來才把你帶走,現在知道我想你了,就把你送回來了。”

“真的,我和老頭子也說了,他也說托夢了,你說巧不巧!這不巧啊,這就是事實!”

“至於錢……老頭子就是自己餓死也不會用你辛辛苦苦賺的錢的,他當初把這個房子賣了,然後現在房子是租的,租房子省了一大筆。”

墨文看著墨文哥一副糊裡糊塗的樣子,可是私下裡,他和墨文博一樣不知道悄悄做了多少溫暖人的事。

墨文輕輕搖搖頭,“你們啊……怎麼和我說房子是買的?算了不重要……謝謝。”

墨文哥忍不住抬起手摸了摸墨文的小腦袋,他的眼神是說不出的溫柔寵溺。wp

“你纔是,一直辛苦了。以後哥哥會保護你的,永遠保護你。”

墨文有一種“吾家有兒初長成”的欣慰感。

然後,這個欣慰感隻持續了五天,也就是下個星期五。

現在已經到了深秋,天氣涼了。

秦野每天給墨文的草莓牛奶,也變成了早上一杯熱·草莓牛奶。

墨文早起和秦野晨跑後吃了早飯到教室,她雙手捧著奶瓶子,發現來到教室的人看她的眼神都怪怪的。

墨文人忍不住低頭看一下自己。

冇事啊,還是一個猛男的樣子啊。

秦野先開口,“怎麼了?”

班裡來的一天比一天早人也一天比一天瘦的黃毛不停地眨眼睛,聽到秦野說話,才說。

“那個……文爹啊,今天早上,你女朋友來了,她來和你分手了。連文爹你的禮物都退回來了……”

看書溂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