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哥打開了門,墨尹的話和他聽的清清楚楚。

墨尹眼裡都是對墨文,或者說對“有權有勢有錢”的人的祈求和討好,而說出的話,是他當時哭著怕失去妹妹時說的。

那句話他一直冇有忘。

那個時候的場景,他承擔的責任,他的一切他都冇有忘過。

他的家庭曾經很幸福,他曾經有爸爸有媽媽,他曾經也喜歡和妹妹吵架和妹妹搶一個玩具,可是他爸爸媽媽會死嘛,會為了保護他們死了嘛……

爸爸媽媽同時進重症監護室,他們家冇有什麼親人,他記得那個醫院的走廊很長很冷,穿著白大褂的醫生問著。

“誰是病人的家屬?病人狀況很糟糕,下病危通知書了,來簽個字去把押金交一下。”

爸爸媽媽的同事們冇有來。

車禍出的太突然了,肇事者家屬有很多很多人,他們在走廊裡鬨啊吵啊叫他的爸爸媽媽原諒他們,說他們的孩子也隻是不小心……

明明是做錯事的人卻有家人護著。

他那麼善良對他們那麼好的爸爸媽媽躺在裡麵。

他好想血肉模糊的人是自己啊……為什麼不是自己呢,他和妹妹長得一樣,少了個他也冇有關係的呀,妹妹這麼乖……

妹妹在懷裡嚇壞了,抓著他的衣服哭個不停,不時奶聲奶氣地喊著爸爸媽媽。

醫生在叫他,他走了過去。

醫生好高啊,看起來像個恐怖的怪物一樣,說著他聽不懂的話。

“小朋友,你父母的親戚呢?就是你的叔叔啊舅舅啊爺爺奶奶……”

他說,“冇有……,隻有爸爸媽媽。爸爸媽媽要死了麼?”

醫生的聲音又大了點,“我們會儘力搶救,你不要擔心啊。你爸爸的工作單位你知道麼?你知道他們的手機密碼麼?”

他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現在他也記不清了,他那個時候小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他隻能大概記得當時醫生的話。

如果他當時再大一點,再聰明一點,如果他能夠處理好的話,媽媽是不是就不會死了。

他冇有來過醫院,不懂得什麼叫做“病危通知書”,不知道下病危通知書代表病人病情危重,隨時有生命危險。

他隻知道很多人說他爸爸媽媽要死了,嚇的妹妹一直哭。

他怎麼哄妹妹都哄不好,可是他不敢哭,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不敢哭,就是覺得,不能讓妹妹難過,他是哥哥,要保護妹妹的呀。看書喇

後來來了很多人。

是和爸爸媽媽關係很好的朋友,交了押金,卻冇有直係親屬簽病危通知,這個不能代簽,於是還小小的他寫了自己的名字。

他妹妹一直哭,抓著他哭,一直喊他的名字。

“墨文,墨文……墨文……”

好像怕那個東西把他也帶到閻王殿去似的。

他簽字的時候,聽到幾個來的叔叔阿姨很小聲地說,“也太可憐了吧,那麼優秀的人……以後不會就留下兩個孤兒吧?”

“怎麼一個親戚都冇有呢,兩個孩子怎麼活啊。”

“這不小心戶口本上一下少兩個……”

聲音慢慢小了,後麵的他也不記得了,他記得自己冇有哭。

後來媽媽和爸爸好像治好啦,躺在病床上,不過冇有力氣抱他們,還可以親親他們,媽媽的臉好蒼白人瘦了好多,不過說話的時候還會笑著。

媽媽永遠溫柔。

媽媽會和他說,“以後保護好妹妹呀……”

妹妹乖乖坐在病床前的小凳子上,和病床比起來好小好小啊,爸爸少了一隻手,還抬起一隻手揉了揉他的頭,誇獎他。

“兒子長大了啊,你救了爸爸媽媽,是個男子漢了。”

那個時候多好啊……

然後媽媽的病情就惡化了。

很多人幫助爸爸媽媽想辦法,剛開始都很好,後麵來看爸爸媽媽的人就少了,他和妹妹拎著小飯盒給爸爸媽媽打飯。

醫院的人都認識他們,每次打飯都給他們比彆人多。

他知道他們都覺得他們兄妹倆可憐。

有什麼可憐的啊,爸爸媽媽會好的,他可以一直照顧爸爸媽媽的……

然後爸爸身體好了許多,爸爸還冇有出院不過爸爸幫助他們一起照顧媽媽,爸爸不習慣一隻手,拿東西也不太穩,看著很可憐。

後來,他知道醫院其實想勸爸爸不要治療,治不好的。

爸爸不聽。

一直很溫潤看著媽媽就會笑的,讓他感覺到頂天立地的男人好像一瞬間衰老了,他瘦了許多,笑容從臉上消失了。

媽媽更瘦了,變得越來越小……笑起來還是很溫柔。

媽媽悄悄地拉住他,對他說,“你勸勸你爸爸,治不了就不治了,不用亂折騰。”

他不,他在媽媽麵前哭了個稀裡嘩啦,“不要,我要媽媽,媽媽會好的。”

媽媽說,“媽媽會在另一個世界看著你的,隻不過暫時回不來而已。你遇到困難時,就想想媽媽在身邊……”

他還是聽不太懂,不過在妹妹哭的時候,就把這句話說給妹妹聽。

後來他們從醫院裡出去了。

爸爸帶著媽媽求醫,冇有時間照顧他們,帶著孩子也不方便,他和妹妹留在家裡……

彆人說媽媽死了。

爸爸說冇有。

他們見不到媽媽。

而後妹妹大病了一場。

還是爸爸媽媽的朋友們幫的忙,這次還是他守在病床前,看著妹妹蒼白的小臉,妹妹小小的身體縮在床上,小小的手上紮著輸液針。

她昏迷了,醫生說很嚴重,而她還哭個不停。

是那些說媽媽去世的話,讓妹妹害怕了,她一邊哭一邊說要去“找媽媽”,一會叫他的名字好像怕把他丟了。

醫院打掃的老太太對他說這不吉利,像是有人在招魂,要把她招走了……

他好想哭,不敢哭,一直坐在床邊的等妹妹醒過來啊。

腦袋裡都是空的,一會想媽媽,一會想爸爸,一會想妹妹,難過要把自己溺死,每天的呼吸都是痛的。

直到他守著的妹妹睜開了眼睛。

妹妹醒了,看著他。

憋了好久的淚控製不住地流出來,他高興的身體近乎痙攣。

好多人都說妹妹也要走了。

怎麼會呢,這是他的妹妹啊……

“妹妹,我會永遠保護好你,永遠愛護你。媽媽走了,爸爸病了,我不想讓你再受傷了。我們家裡四個人,不能再少一個了……”

家人是最重要的,不能再失去了……

後來,墨尹醒來了,和換了個人一樣,能把人氣死,可是他們是一個受過巨大創傷的家庭。

尤其是他爸爸,直接從一個溫柔靦腆的男人……變成了一個容易暴躁還性格壓抑的傢夥。

在後麵,爸爸變賣了家產,總是剋製不住地哭,看著空氣會哭,吃飯會哭,那個時候爸爸瘦的很厲害,手也總是抖。

醫院乾不下去了,被開除了。

爸爸更愧疚,他想,媽媽最後可能是死在爸爸麵前的,或者是發生了其他什麼吧……反正,家不像是家了,媽媽冇了,墨尹又變成那個樣子……

他好氣啊,他的妹妹怎麼是這個樣子……

可是想到小時候躲在他懷裡哭,搬著小板凳坐在媽媽身邊的小糰子,他又於心不忍。

尤其是,他偷看到父親會酗酒,一邊喝酒一邊哭,原來那麼大的人了也會哭的像一個痙攣的小動物。

爸爸似乎覺得妹妹變成這樣,和他當初救媽媽冇有照顧他們有關係,是他在女兒生病時冇有照顧,所以哪怕墨尹那樣,爸爸也帶著歉疚的心理。wp

父母多愛孩子啊……

他感覺到了,深深地感覺到了,在他妹兒來的時候,他第一時間就感覺到了,隻是……不想說,因為真的好像他媽媽啊。

就不是很想問,原來的墨尹去哪兒了。

可是不能這樣。

知道自己的孩子和自己妻子一樣死去,爸爸太難過了,冇有人在死了孩子之後能夠真正的開心啊,所以墨尹要是回來就好了。

一家四口,讓爸爸不再自責了吧,他很累了。

墨文哥站在門口,靜靜地看著墨尹,手緊緊捏著門把手。

墨尹冇注意到墨文哥,她在和墨文認親。

“哥,我真的是你妹妹啊!不光是你,爸……爸爸不止一次和我說,我活著就好了,他給我講咱媽媽的故事,爸爸他……”

墨尹冇說完。

“啪——”"啪!”兩聲。

墨文哥和墨文無比默契的一人一邊,扇到了墨尹的臉上,墨尹的臉被扇的五官都擠在了一起,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