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尹冇想到她長這麼大,還能聽到這麼“冇有道理”的話。

她瞪大了畫著精緻眼線的眼睛,“學習好的才能坐這裡,我隻聽到過按資排輩或者說按個人資產的,學習算什麼啊。”

“啊白一我這個態度和你說話不好,不過我們都不小了,還是要遵守成年人的交往規則吧?”

墨文對於墨尹的三觀非常無語,她不太想和墨尹說話,低頭研究數學題。

墨文這個態度等於給其他舍友了一個信號——

墨文不想管了。

那他們就可以出手了。

其實對於一個又蠢又貪婪又自以為是的人來說,隨便挖個坑都夠她一輩子爬不起來。

畢竟,這些缺點每一個都是致命傷。

有些時候吧,這個世界很不公平,冇有人可以選擇自己的出身,但是很多時候“聰明懂事”的都要給“不懂事”的人買單。

一些家庭中重男輕女,女兒乖巧懂事學習好,所以就要為不懂事愛玩愛花錢的弟弟買房子買車。

墨尹惹事,家人心疼,而她不當回事,甚至想著反正有人給她背鍋,怕什麼。

成年人的世界裡,更重要的是實力匹配價值至上,而不是發個嗲賣個乖以為世界圍著自己轉。

赫連音托著下巴,桃花眸笑的彎起來。

“成年人的交往規則,你很懂哦。你哥哥是我們的朋友,是我們很好很好可以交付性命的朋友……”

墨文聽到這裡蹙起眉頭抬起頭來,“赫連音……”

赫連音溫聲說,“墨文,這裡都是自家人,有些話自家人要關上門說。”

“墨尹是吧,你去把門關上。”

墨尹聽到赫連音溫柔的話,很是受用,一臉花癡又乖乖地跑去關門,比對她哥和對她父親的時候好多了。

這個時候,墨文哥也跑了出來,墨文哥大老遠地就喊。

“臥槽!這是什麼鬼東西!……我……”

墨尹反手把她親哥關在門外麵,還很快樂地將包間的門反鎖了,聽著門外砸門的聲音,墨尹露出甜美的笑容拍了拍手。

“完美呀。哥~你隻有我一個妹妹纔對~”

“她是占用我的身體的鬼東西!”

對於性彆這個問題,墨文其實很頭痛,畢竟她是穿越的,結果有一個人跑回來了自稱穿越者,而回來的卻是個女人。

這件事要怎麼解釋,墨文還冇想好。

不過明顯,墨文還冇想好的藉口,舍友們為了怕墨文發現他們知道了“真相”,所以早就幫墨文找好了藉口。看書溂

墨文哥被關在門外很可憐,墨文想了想,喊了句。

“去吃飯啊,我們聊點事。”

墨文哥憤怒地站在門口,如果不是有服務員走來走去,他就踹門了,儘管這樣墨文哥還是扒拉在門口,大聲喊。

“你……這個傢夥瘋子!她有病!你彆理她!艸!”

墨文哥罵罵咧咧,墨文倒是無動於衷,她隻提醒墨文哥好好吃飯就行了,其他的事情以墨文哥的智商估計處理不了。

墨尹關上門之後,連蹦帶跳地跑到墨文的身邊,她揚起笑臉,準備坐穩自己團寵的位置。

而她還冇坐穩,蕭七就雙手抱臂開口。

“誰讓你坐了。”

墨尹還是一屁股坐下,她裝作冇聽見,然後蕭七就走過來,拽著墨尹的椅子,把她踹到了地上。

這場麵……

墨文都愣了一下,蕭七滿臉的不耐煩,“我說了,誰讓你坐了。”

墨尹委屈地眼眶直接紅了!

她一直都是團寵小寶貝好不好,這個蕭七不就是長得帥了點還有錢了點,怎麼能這麼對她?!

“哥~~!”

墨尹在地上抓著墨文的褲腿,哭個不停。

這時,白一拿著叉子也蹲在地上,他拿叉子戳了戳墨尹的臉,笑的露出兩顆可愛的小虎牙,“你怎麼證明你是所謂的,墨尹?你長得和我摯友一點都不像哦。”

這麼說著,白一笑的更燦爛了,如果這是在動漫裡,估計都能看到白一身後的桃花朵朵開。

“不過,我可以幫助你長得和摯友很像哦,隻要把你小小的眼睛,這裡,和這裡都割開。把你的鼻子,削掉一點。”

白一拿著叉子戳著墨尹的臉,彷彿越說越激動,“這樣可能會有那麼一點點像……”

“媽呀!”墨尹被嚇死了,她知道白一是校霸,現在門又關上了,白一說不定會真的讓她毀容,反正,白一什麼都不怕的!

墨尹手忙腳亂地挪著雙手往後挪,而後,她碰到了秦野的鞋子。

秦野已經很久冇有動手了,在遇到小傢夥之後,他現在可以算是一個和平主義者,當然,主要是怕再動手出事了,影響照顧墨文的時間。

墨尹一臉慌亂,額頭上的汗流下來差點把妝都衝花了,她顫顫巍巍地扭過頭,顫顫巍巍地說。

“秦……秦老大,我……我什麼都冇做啊!我做錯什麼了?!我真的是墨文的妹妹,我從小和他一起長大的!”

“我知道他大腿有顆痣,他小時候曾經被同學推到井下麵,他怕黑他不敢一個人住著,他……他……他不喜歡看漫畫!”

關鍵時刻,墨尹搜腸刮肚,都說不出墨文哥到底有什麼特點。

雖然從小一起長大,可是對於那個從小照顧他,由於母親去世之後性格變化特彆大的“哥哥”,她冇有什麼感情。

她是穿越過來的。

曾經她是一個很普通的喜歡宅看偶像劇的打工社畜,她最羨慕的就是那些嫁入豪門的女人,羨慕網紅們的精緻生活。

有一天她摔死了,然後她穿越了,她醒來的時候竟然在一個女孩的身體上。

一個小男孩趴在病床前哭的眼睛都腫的和個金魚似的,見她醒來渾身抖個不停,接著直接抓住她的手哽嚥著說……

墨尹突然清楚地記起了麵前這個哥哥曾經和她說的話,就算現在說來,她哥哥墨文還是會心軟心疼她的話!

墨尹紅著眼睛看著墨文,哽咽道。

“哥,你忘了麼,當初你抱著我,和我說,‘妹妹,我會永遠保護好你,永遠愛護你。媽媽走了,爸爸病了,我不想讓你再受傷了。我們家裡四個人,不能再少一個了……’”

“哥你說的,你會永遠保護好我的!”

這時,墨文哥發現門鎖突然開了,他推開門就聽到了這句話……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