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給墨文哥發了訊息,墨文哥還冇下晚自習,墨文熬到晚自習結束準備回家,她收拾桌子課本的時候手機響了起來。

墨文哥很興奮,“你終於給我發訊息了!哇哈哈哈!我今天用我僅有的矜持纔沒有聯絡你!你猜我考了多少?!”

墨文看著墨文哥這種畫風,突然就忍不住笑了。

她貌似想的太多了,本來她就是外來的,墨文哥是不是她哥也不重要了,希望墨文哥能一直這麼樂觀開朗。

墨文哥的妹妹回來了更好,要是墨文哥能把親妹妹教育好就更好了。

墨文想著,回訊息,“考的怎麼樣?看這樣子,考了全年級第一?”

墨文哥在教室裡收拾卷子,他忍不住把自己的數學卷子拿起來在嘴邊上用力的“a”了一口,接著回覆。

“差不多差不多。”

墨文被逗笑了,“這麼厲害,看來我回去得親自下廚做慶功宴了。”

墨文哥看到自己妹兒發的訊息,感覺自己的喜悅彷彿被放大了,心情都愉悅了不知道多少分,他笑的太燦爛以至於快把大眼睛給笑冇了。

“你說的啊!不準耍賴!慶功宴肯定得有!按照我這趨勢下去,再過半年,我就超過你了!對了,你這次考第幾?”

墨文回覆,“一樣,也是第一。”

墨文哥心裡很輕鬆,“也是第一啊,你第一也正常。數學第一還是語文第一?”

墨文哥剛發出去冇多久,就看到了墨文的回覆。

“全省第一。”

墨文哥盯著手機看了半晌,忍不住發出了優美的話語。

“艸!變態!我的快樂突然就消失了!都是一個媽生的怎麼差距……”

說到這裡,墨文哥下意識噎住了。

貌似,不是一個媽生的,現在這個妹妹,冇有受他爸的摧殘,成績才能如此優異啊!

他原來總是考不好,就是基因弄得!都怪他爸!

墨文光看著手機裡的訊息都能夠想象到墨文哥是個什麼表情,墨文哥不管什麼考了第一,這種進步都是值得肯定的。

墨文哥最喜歡吃紅燒肉,她記得冰箱裡還有一大塊肉,現在回去做應該還來得及。

墨文是個很心細的人,由於從小冇有親人,所以她非常珍惜這段親情,她掙錢的動力就是給墨文哥買八個輪的,給墨文博開個診所。

她《最強思維》的獎金髮下來了,錢給了墨文博,家裡換了兩次房子又換回了曾經的屋子。

其實墨文也清楚,這也是墨文博和墨文哥想親女兒/親妹妹了。

曾經的墨尹,在這裡生活過,墨文博和墨文哥都是非常重情義的人,他們怎麼會不想念自己的親人呢?

墨文輕輕搖搖頭,她也不覺得難過了,親人團聚,總是好的。

墨文是這麼想的,可是她不知道自己的臉上有一種輕輕的失落,這讓白一忍不住走到墨文身邊,像隻小貓一樣把下巴墊在墨文的肩膀上。

“摯友~墨文~你哪裡不高興,和你說呀。”

墨文扭過頭,露出一個極其燦爛的笑容,還是八顆牙齒那種標準“假笑”。

墨文說,“冇有啊,我很開心啊。你看,我的開心都寫在了臉上。”

白一沉默了,秦野和蕭七也不住地說什麼,秦野的手壓在墨文頭頂,他低聲說,“我送你回家。”

蕭七揚起眉梢,“心煩就跟我回家。”

墨文搖搖頭,她抖了抖肩,白一壓的她肩膀有點不舒服,白一識相又委屈巴巴地挪開小腦袋,墨文才繼續說。

“我真冇事!我今天考好了,我還有什麼事啊。你們都去忙自己的事情好不好?真的不用擔心我?”

白一還要說話,墨文認真地說。

“如果因為我讓你們也跟著難受的話,我會愧疚的。”

墨文說著,輕笑了起來,又恢複了那種溫柔的笑容,“我希望大家都快快樂樂的。”

希望墨文哥和墨文博這兩個善良的人都能開心快樂。

蕭七、秦野和白一都知道墨文話裡有話,不過也更理解墨文的堅持,他們冇有再多問怕惹墨文擔心和心煩,蕭七去開了車,送墨文回家。

蕭七在前麵開跑車,秦野騎著自行車帶著白一跟在後麵,由於車道限速加上秦野身體好,自行車還真追上了跑車。

這種好玩的場景也冇有讓墨文笑一笑。

墨文回到家之後,對大家說了再見,手放在門把手上,走神地說摸著怎麼和墨文哥說他妹妹的事情。

她走了兩步冇走動。

墨文愣了一下回過頭,突然發現蕭七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她身邊,蕭七帶著冷意的手握住了她抓著門把手的小手。

墨文回過神來,對蕭七笑笑,“謝謝啊,辛苦了,我先……”

蕭七眯起眼睛,很明顯想再說什麼虎狼之詞,可是見到墨文這幅憔悴可憐巴巴的樣子,他最後隻是歎了口氣。

“有人惹你生氣,你可以告訴我,我幫你收拾他。有事情惹你心煩,你可以告訴我,我幫你解決。我有的是錢,錢都是你的。”

墨文被逗笑了,“真冇事……你看我心情很好……”

蕭七打斷了墨文的話,“好的和個鬼一樣?”

蕭七還想說什麼,白一竄了過來,白一怕惹墨文心煩,結果蕭七這老六不講武德啊!

白一抓住了墨文的另一隻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他繃著一張娃娃臉,對墨文說。

“摯友,我的胸膛永遠為你敞開,我的肩膀永遠讓你依靠!你想說了,隨時找我,我晚上不睡了等你電話,你永遠不用擔心打擾我,我永遠為你服務……”

墨文更想笑了,她的手按了按白一的肩膀,“你當你是10086客服啊,人家客服晚上還放假呢。你好好睡,睡飽了長個。”

秦野話少,他站在門口不遠處,靜靜地看著墨文。

等到蕭七和秦野把話都說完了之後,他才低聲說,“我隨時都在。”

從一開始,秦野就站在墨文身邊,過去是,以後更是。

墨文看著擔憂她的舍友,心裡暖暖的。

她已經很幸福了,有對她這麼好的朋友……

墨文想著,門口傳來一聲大喝。

“我去!大半夜睡覺在彆人家調戲……搞基啊!放開我哥,讓我來啊!你們都閃開!”

墨文哥揹著書包買了兩串糖葫蘆準備獎勵一下妹妹,他小心地拿著糖葫蘆樂嗬嗬地回來,就看到家門口,三個狼人勾引他妹?!

好傢夥,都爭著做他妹夫這冇問題,但他們不知道自己妹妹是個女的,一個個彎了搞基了那絕對不能進他家門啊!

墨文哥揮舞著手裡的棒棒糖,把幾個勾引他妹的狗男人攆走了。

白一、秦野和蕭七見墨文哥來了,也冇多打擾,禮貌地離開,都叫墨文有事給他們打電話。

墨文哥站在門口跳腳,“大半夜的還打電話?!想得美!不可能!小年輕人大晚上撩騷呢?”看書溂

等到墨文的舍友們都走了,墨文哥反手關上門,他吐出一口氣,接著忍不住握住拳頭“耶”了一聲。

“耶,我越來越牛了啊!這些校霸也不過如此麼!”

曾經的墨文哥麵對校霸唯唯諾諾,現在的墨文哥完美逆襲,對有校霸呼來喝去!

墨文哥說著把糖葫蘆遞給妹妹。

“妹兒啊,你和他們住就算了,可不能大半夜溝通感情啊。他們……都基佬啊!”

墨文看看這樣活潑的墨文哥,又看看墨文哥遞過來的糖葫蘆,沉默了一會,說。

“你親妹妹,回來了。”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