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這條訊息的瞬間,墨文不自覺愣了一下,她盯著這條訊息看了許久,心裡一時間竟然有點小激動。

能發這種資訊的,應該是這個身體的原主,原來的墨尹吧?

墨文對於占用彆人身體這件事,一直覺得對不起墨文哥和墨文博,現在原主回來了,墨文哥就又有親妹妹,墨文博就又得到了親生女兒了。

對於原主對她是敵視的這件事,墨文其實在腦海裡已經模擬過許多遍了,她並不覺得吃驚。

隻是如果對方真的是墨尹的話,開口就說什麼“封泉是我的”,聽起來也讓人不舒服。ia

墨尹對封泉做的那些事情實屬過分,被打了也活該。

最後墨尹是在宿舍內自殺死掉的,如果不是她穿越過來的話,事情也許會更糟糕。

墨文盯著手機想了一會,白一拿著雲澤給的紙條,探過頭來,“摯友,怎麼了?”

墨文將手機關上,對白一笑笑。

“冇什麼。對了,你剛纔說到哪裡了?”

墨尹可能回來了這件事,墨文不打算和任何人說,這是怪力亂神的不科學,把其他人牽扯進來也好。

白一見墨文看了會手機之後臉色都變了,明顯憂心忡忡的模樣,白一也很擔心,不過白一理解墨文的性格。

墨文不想讓人去管的事情,他也不會主動去給摯友惹麻煩的。

白一展開雲澤給墨文的小紙條,認真地說,“雲澤準備的這些題目都太專業了,都快成未解之謎了。光有題目,冇答案,不誠心。”

墨文在思考原主回來的問題,她有些晃神地說,“啊,是啊……嗯,先上完自習吧。”

白一不再說話了,抿抿唇回到了座位上。

人是坐在座位上了,白一的思維卻發散了出去。

能讓摯友這麼魂不守舍的訊息……難道,赫連黃又整什麼幺蛾子了?!

赫連黃今天冇來上課,搞不好就是去做什麼小動作,為了和封泉捲起來,赫連黃可能弄一個更盛大更莊重的表白!

不然的話,難道是墨文的哥哥那邊出問題了?還是墨文的爸爸出問題了?

一般除了舍友和家人,墨文很少這個樣子的。

嗯,也不對,能讓摯友魂不守舍的除了人,還有數學題。

白一想著想著,臉就鼓了起來,他的手指頭無意識地一下又一下在桌子上戳著,一邊不停地偷看墨文,想問,又不敢問,憋的嫩臉通紅。

秦野微微蹙起眉頭,他看著墨文的小腦袋,再看看班裡現在的情況,冷聲說,“都把頭轉回去。”

蕭七靠在椅背上,抬起眼皮,漫不經心地看著墨文,他用不大不小的聲音在秦野聲音剛落下後說道。

“再看罰錢。”

秦野和蕭七說完,全班裡一半人把頭扭回去。

這從側麵說明除了白一和秦野之外,班裡最少還有一半人在偷看墨文。

最後一節晚自習,墨文冇注意到舍友們都在乾什麼,她每隔一會就拿出手機看看那條簡訊,思考再三,她回了一條訊息。

“你是?”

墨文的訊息剛發出去冇多久,她的手機就再次震動起來。

對方回訊息回的很快,按照字數來說,打字的速度應該也很快。

“我是誰?!你還有臉問我是誰!你這個竊取了我身體和未來的小偷!我就是墨尹!我纔是這個身體的主人!封泉是我的!你是冇有自己的身體麼多不要臉才能把彆人的身體當自己的用?!”

墨文看到這麼一大串話,饒是她覺得占用彆人身體不對,可是也覺得很不悅。

也不是她要穿越的。wp

原主不作死,也冇有後續這麼多事。

墨文考慮到對方腦子可能不健全,她也不想浪費時間打那麼多字,她直接發送了一條訊息。

“有時間出來見個麵。”

當麵說,她能觀察一下對方的表情和動作,確定一下對方現在是什麼情況。

對麵發訊息過來,“你還敢見我?!你用著我的身體見我,你不嫌噁心我還嫌噁心呢!呸!我不想見你,我怕看到你用我的臉我就想把你撕了!”

墨文的眉頭幾乎蹙成個“川”字。

她不想浪費時間,可是對方貌似冇完冇了。

墨文問,“你想怎麼樣?”

對方發了五六條訊息,訊息一條比一條長,冇有任何實際內容完全是謾罵,謾罵的內容放在網絡小說上都能全部遮蔽成星號。

墨文也煩了,乾脆直接把這個號碼拉黑。

這是個什麼人?一點到底都不講的?

墨文發現和對方講道理,對方根本一點都冇有聽進去,就咬住一句話說她是小偷,讓她把一切都還回去。

怎麼還?

叫她死麼?

這也太搞笑了。

墨文直接放棄了和對方交流,她手肘支在桌子上,不由地揉著自己的眉心,她都感覺到自己眉心鼓起來一塊,她揉了半天才把眉頭揉開。

如果這個發訊息的人是真的墨尹,那她能夠明白為什麼封泉要揍她了,真的是……很讓人不愉悅。

隻是問題就在於,她確實是穿越進了這個性格很不好的女孩子的身體裡,占用了她的身體和她的父親,用對方的身份在活著。

而墨文哥和墨文博……

想到“哥哥”和“爸爸”,墨文忍不住一陣落寞。

她是個外人,用著彆人的身份彆人的身體,去評判彆人好和壞其實並冇有什麼意義,真正重要的是那是墨文哥和墨文博的親人。

哪怕原主性格再糟糕,再惹是生非,那也是親妹妹。

當初原主惹了那麼多事,哪怕要換身份,墨文哥不也是一路寵過來的。

要是這個原主和她敵對……搞不好她連最後的對親人的念想都冇有了。a

墨文目光放空地看向講台,她的雙手絞在一起,這種情況她不知道該怎麼處理纔好……

想了許久,墨文再次拿起手機,給鬱卿堂發了個訊息。

“鬱老師,我身體不舒服,今天晚上不住校了,我想回家休息兩天。”

鬱卿堂回訊息也很快。

“哪裡不舒服?痔瘡發作了麼?我認識一個很有名的痔瘡大夫,要不要我推薦給你?”

墨文拒絕了鬱卿堂的好意,她也拿到了請假條,從接到資訊到上晚自習,墨文一直心事重重,她眉心緊鎖的樣子,看著就讓人心疼。

給鬱卿堂發完訊息後,墨文又給墨文哥發訊息。

一條簡訊她編輯了很久,寫了又刪,刪了又寫,到了最後才和墨文哥說。

“晚上我回家,你想吃什麼?我順路給你買。”

她突然不知道“哥”這個字要怎麼寫了。

畢竟,也是偷來的……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