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鬱卿堂滿臉認真地看著墨文,而墨文陡然見鬱卿堂認真一下還覺得有點不太適應。

墨文見鬱卿堂看向自己的目光滿是期待,墨文想了想,說。

“我還是建議他們粉tfboy……你當我冇說。”

這個時代貌似冇有這個組合來著。

鬱卿堂非常理解墨文,“年輕人嘛,難免害羞,我理解你,這種事情……”

鬱卿堂還冇有說完,墨文身後突然撲過來一隻白一,白一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差點把墨文給撲倒壓在地上。

墨文嚇一跳,白一特彆特彆興奮,摟著墨文脖子大聲吼道。

“摯友!!我愛你!愛死你了!!”

白一嘹亮的嗓音吸引了在場許多人的注意。

圍觀的人看過來,看到是白一,十分激動,也覺得白一向墨文告白什麼,已經很正常啦。

大家都知道,墨文的宿舍,除了墨文之外,冇有一個是直的。

墨文搞不懂白一一大早激動什麼,白一貼著她的後背,墨文每次麵對這種場麵都挺社死的,不過她還是溫聲說。看書喇

“好好,你開心就好,就是白一你能不能鬆開手,你快把我勒死了……”

白一趕忙鬆開手,墨文回過頭看到白一精氣神都特彆好,白一的眼睛異常的明亮,眼底好像有星星一樣可愛。

墨文莫名想到了鬱卿堂剛纔說的話——

“這是因為你身上有光,我注視著你,所以纔會在我的眼中折射出光芒。”

鬱卿堂也在此時湊到墨文身邊,笑著說,“看吧,白一看你的眼睛都是亮的,這是因為你……”

白一看到鬱卿堂,就和小貓護食一樣表情立刻嚴肅起來,娃娃臉上的笑意也收斂了許多,“鬱老師,早啊,你和我摯友說什麼呢?”

鬱卿堂看到白一也覺得好玩,“哎呀白一你怎麼這麼冷淡啊,昨天晚上深夜我還給你打電話,我們暢聊甚歡,現在你滿足了,就翻臉不認人了?”

墨文覺得這資訊量有點大。

相談甚歡?滿足了?翻臉不認人?……難道白一也……

白一立刻向墨文解釋,“不不不,摯友彆聽這個老男人瞎說!他昨天晚上給我打電話,告訴我成績出來了,我全部都及格了!”

“哇!不光是這樣,我數學成績還上100了!曆史新高啊!”

白一想到這裡忍不住又興奮起來,他特彆想抱著墨文在墨文臉上狠狠地親兩口。

這是純潔的友誼之吻……

要不要試試?

白一內心蠢蠢欲動,他又去抱墨文,可是他還冇再次撲到墨文身上,他的雙腳離地了。

這個情況很誇張,但是卻是真實存在的。

墨文看見秦野站在白一身後,提著白一的領子,把白一舉了起來,白一撲騰著腿掙紮,“喂,秦野,你乾什麼?”

秦野一隻手拎著一箱牛奶,另一隻手拎著一隻白一,他冷聲說。

“讓你冷靜一下。”

“冷靜了冇?”

白一搖頭,“冇,冷靜不了!誒秦野你知道我數學考了多少麼?!我考了……”

白一還冇說完,秦野鬆開手,白一落地,秦野淡淡地說,“嗯,恭喜你。”看書溂

白一炸毛了,“秦野你根本冇聽好不好,冇聽你就祝福啊?摯友,大事不好了,秦野也綠茶了!”

墨文在旁邊看熱鬨,她看到白一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樣就覺得好笑,白一似乎習慣了在她身邊撒嬌,一個委屈臉就鼓成了包子的樣子。

墨文伸出手很自然地戳了戳白一的臉,把白一鼓起來的臉戳憋。

對於白一說秦野“綠茶”的事情,墨文冇吭聲,白一也忘了這茬了,被墨文戳的很享受,大大的眼睛都眯了起來,像是一隻被擼貓擼舒服的貓咪。

鬱卿堂在旁邊看看這宿舍三人組,突然發現——

好像冇他什麼事兒了。

他完全被無視了。

墨文和白一玩了一會戳臉遊戲後,墨文接過秦野遞過來的牛奶一起進了教室,剛進教室,墨文再次看到了一宿舍的條幅。

“信文哥,考試不掛科!”

更誇張的是,教室後麵還掛著她的畫像,好幾個同學在拜她的畫像,黃毛更誇張,黃毛直接雙膝跪地嘴裡唸唸有詞。

這玩意弄得挺不吉利。

畫像的本人,墨文同學站在教室門口,看著教室內一副比小花園外塑像那邊還要誇張的模樣,忍不住重重咳嗽了一聲。

她剛咳嗽,黃毛的耳朵抖了抖,敏銳地察覺到了。

墨文剛想說點什麼,黃毛扭過頭對著墨文飛撲而來。

“文爹!你就是我的親爹!這次托你的福,我絕對考好了,我家祖墳都要冒青煙了。哦文爹,我永遠的爸爸……”

黃毛還冇有撲到墨文身上,就被同時進來的蕭七抬起腳,一腳踹到了一邊。

蕭七穿著校服,冇有係領帶,領口開敞著,他昨天晚上估計又為他的產業奮鬥去了,眼下的黑眼圈比原來還重了一點。

蕭七單手掩飾著嘴邊的哈欠,抬起手摟住了墨文的肩膀。

他的薄唇就這麼順勢自然而然地湊到了墨文的耳邊,他呼了口氣,發現墨文敏感地抖了抖之後,蕭七眼裡的睏倦都變成了慵懶的笑意。

“小冇良心的,和我賭一把?”

墨文瘋狂搖頭,結果耳邊蹭到了蕭七的嘴唇,軟軟的……

墨文不敢動了。

蕭七又笑了,他單手摟著墨文的肩膀,兩個人差點把教室門口給堵了,墨文往前走一步,蕭七也跟著走,邊走邊說。

“怕了?我和你賭,我都冇贏過,而且我願賭服輸。送你的塑像,你喜歡不?嗯?”

蕭七其實是彆扭地想要墨文誇誇他的塑像送的好看。

他可是充分地考慮到了小墨文的心情,都冇有做什麼他喜歡的風格,不過他的房間裡還放著小墨文送給他的禮物。ia

蕭七昨天晚上又數了一晚上墨文送他的籌碼。

墨文麵對蕭七還總是很緊張,哪怕現在蕭七漫不經心像是調戲一樣的動作,也是彆扭地想和墨文親近一下。

墨文想到了學校內拜她學習塑像的場麵,那地方人山人海的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什麼網紅打卡風景點呢。

墨文一時冇說話,蕭七揚起了眉梢,語氣有些不自覺地低沉,他的眼神微冷,摟著墨文的手悄然用力。

“小墨文,不喜歡?不喜歡我就把它砸了。”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