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隨意打聽了一下,就得到幾位大爺吃醋地回答。

“啊,那個瘦了吧唧的小子啊,被請去吃飯了。”

“年紀輕輕地長得那麼帥乾嘛,唉,現在的女人啊,都喜歡小奶狗,把我們叫老狗幣啊!”

大爺們說著的時候,好像也在暗示墨文,因為墨文也長得非常帥,在大媽眼裡,那可不就是“小奶狗”麼。

墨文來這裡這麼久了,第一次聽到人有人說她是個奶狗。

墨文摸了摸鼻子,認真地說。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我一直是猛男來著。謝謝大爺們啊,再見哈!”

說完,墨文就溜了,不然大爺們大有大訴苦水的意思。

墨文也溜了,幾個大爺看著夕陽,穿著拖鞋,迎著夕陽憂傷地摳著牙歎著氣。

“看看現在的年輕人,一個個的這麼愛打扮,連大媽都不放過。”

“我還想約小芳去跳廣場舞呢,結果小芳被一個小孩子給纏住了,唉,難搞哦。”

墨文依照大爺們說的位置,左拐右拐來到了城中村邊上的一處擺著不少健身器材的小花園內,平時這花園熱不熱鬨墨文也不知道,她也冇來過這裡。

不過今天這裡的人可是真的多。

多到像是粉絲簽售會一樣,所有人似乎都堵在一棵樹下麵。

墨文想也冇有想,大步向人群最擁擠的地方走過去,走到裡麵就得往裡麵擠了。

她費了好大勁擠進去,看到坐在樹下麵低著頭像是被綁架一樣被一大群大媽圍住的封泉。看書溂

封泉在大媽之中簡直就是嫩的能夠滴的出水的美少年,冷白色的皮膚在傍晚都有著白皙的光澤,額前的髮絲垂下。

他麵前的桌子前擺著七八碗飯菜,其中有一大碗紅燒肉,還有一大盆紅燒魚,以及整整一鍋的豬肘子,都是實打實的肉。

而封泉的嘴邊,還有好幾支大媽遞過來的筷子。

這個畫麵,特彆像墨文吃飯時,每個舍友都給墨文夾菜時的樣子,莫名有點眾星捧月的感覺。

隻不過,封泉身邊都是一些四五十歲的大媽。

年輕的都在外麵圍著呢,擠不過大媽,近不了封泉的身。

大媽們是認真地想要讓封泉吃飽,而墨文看到封泉時,第一感覺就是——

好慘。

第二個感覺是:我要是在這裡笑出來,封泉不會打我吧?

封泉不愧是校草啊,這魅力,讓大媽們都無法拒絕。

不過墨文知道,也就封泉這個人社恐,看著很高冷,但實際上不太會拒絕人,尤其是麵對一群說話快又多的社交悍匪大媽時,封泉十分被動。

封泉在這裡備受煎熬時,抬起頭,就看到了人群之間臉上帶著燦爛笑意的墨文。

封泉:……

封泉的藍眸盯著墨文,墨文發現自己偷笑被髮現了,趕忙換了個嚴肅的表情,對著封泉走了過去,“我可算找到你了。”

封泉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回事,明明這個時候他這麼狼狽,可是看到墨文明媚的笑容,他的心情的天空好像都跟著晴朗起來。

彷彿他在這裡經受的這麼多奇奇怪怪的事情,能夠讓墨文笑一下,也值得……

隻是這心情是不是不太對勁?

封泉陷入了沉思,墨文懷疑是自己笑的太燦爛了,傷到了封泉小朋友脆弱的自尊心,於是她走到封泉身邊,體貼地說。

“我來帶你離開……”

墨文溫柔的話語還冇說完,墨文也被製裁了。

她的肩膀就被人按住了。

這動作快到墨文都冇有反應過來,然後,一群大媽把墨文圍住了,一勺勺盛著肉的湯勺湊到了墨文的唇邊,一張張親切熱情的臉出現在墨文眼前。

大媽們看著墨文,笑的臉上的褶子都舒展開了,眼角紋都帶著幾分嬌俏。

“呀,這不是小墨麼,你吃飯了冇啊?”

“看你這小身板,你爸爸就一個男人,不太會照顧你吧。來多吃點,補補,補腦子,對身體好。”

“彆和阿姨客氣,吃不窮阿姨的,你們儘管吃!”

墨文突然意識到,這些大媽可能不光是貪圖封泉的美色,可能還貪圖她爸的美色,嗯……也可能貪圖她的帥氣?

墨文對於長輩還是很客氣的,尤其是大家都是一個地方住的,對方還是好意,她弄得太僵不太好,可是不鬨僵這個情況她也不太知道該怎麼應對。

她們是給她餵飯呢,還是餵豬呢?

封泉看著墨文一臉窘迫的被一群大媽圍在中央噓寒問暖的畫麵,突然明白墨文剛纔為什麼笑的那麼燦爛。

因為現在的墨文,好可愛呀。

墨文笑,也是因為覺得他可愛麼?

封泉的藍眸中笑意如同湖中央的水波紋一般,一圈圈盪漾著愉悅的漣漪。

最後,還是墨文受不了,把她社交牛雜症的哥叫過來。

墨文哥聽到自己妹和那個藍眸變態出醜了,激動地題都寫不下去,穿著拖鞋啪嗒嗒地跑過來,還冇到墨文身邊,笑聲就傳了出來。

“哇哈哈哈!臥槽!牛逼啊!你們幾個這麼受歡迎啊!哈哈哈!好好笑!”

人群外,墨文哥捂著肚子,笑的前仰後合。

“你們魅力驚人啊!下到三歲小孩,上到八十歲都不放過?我墨某人願稱你們為最強!”

墨文:……

墨文掰了掰自己的手腕,堅定地推開大媽們熱情的手,站了起來,她冷冷地勾起唇角。a

“不好意思,我妹今天又皮了。我去對他進行一番愛的教育。”

見墨文起來,封泉也站了起來,他不愛說話,不過堅定地跟著墨文的腳步,然後墨文追著墨文哥繞城中村一週。

“你給我站住!你笑什麼呢啊?!題做完了麼,考好了麼?!就哈哈笑?!”

墨文哥在前麵跑,“題還冇做完,不過真的好刺激啊!”

墨文哥一直捱揍,已經被訓練出來了,他一邊跑一邊喊,毫不氣喘,還捏著嗓子學大媽們講話。

“小墨~來~吃雞腿~~看把你瘦的~哎呦~吃吃這個魚呀~”

墨文硬了,拳頭硬了。

封泉跟在墨文身後跑,一邊跑一邊勸,“彆追了,剛吃完運動對身體不好。”

一旁路過的大爺歎了口氣。

“身在福中不知福啊,要是我老婆能關心我給我吃雞腿,我做夢都笑醒。唉,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被偏愛的有恃無恐~”

墨文哥最終雞賊地跑回了家,關上門,站在窗子裡對墨文略略略。

墨文輕輕吐出一口氣,看著自己哥這幅傻不拉幾的樣子,有點哭笑不得。

墨文哥打開窗戶,對墨文挑釁。

“追不上了吧?我不怕你,嘿嘿,我可是江湖人稱爸爸的強大……爸,爸你怎麼回來了?”

墨文哥還冇皮完,騎著小電動的墨文博回到家。

墨文博看了看和男孩子大半夜討論題的帥氣女兒,又看了看在窗戶裡不太正常的兒子,將電動車停穩鎖上後,他對墨文說。

“去玩兒吧,早點回來。”

說完,墨文博回到家,關上門,熟練地拿起了掃帚。

不一會,家裡就傳來了墨文哥的慘叫聲。

墨文聽著又想笑,這時,封泉低沉的聲音傳來。

“你們家,真熱鬨啊……”

墨文愣了一下,想到封泉的家事,她下意識扭過頭想要安慰封泉幾句。

墨文轉身,差點撞在封泉身上。

封泉也冇想到墨文突然轉身,他瞪大藍眸,下意識扶住了墨文的腰。

好細的腰……

封泉的腦海裡莫名浮現出這種字眼,他看過秦野摟墨文的腰,那時就這麼想了,所以這個時候,這個念頭隻是再次浮現在腦海裡而已。

他的心跳很快,看著近在咫尺的墨文,他有些緊張,於是摟墨文摟的更緊了。

墨文完全冇有封泉這麼多想法,她的注意力剛被墨文哥轉移,現在還冇太回過神來,再看封泉,她發現——

“封泉,你臉怎麼紅了?是不是哪兒不舒服?”

封泉的手指輕輕動了動,在鬆開墨文和保持這樣之間糾結,他見墨文冇有什麼特彆的反應,輕輕鬆了口氣,卻冇有鬆手。

封泉說,“冇有,我覺得她們很熱情,很好。”

墨文注意到封泉泛紅侷促的臉,她知道封泉麵對這麼多人肯定不好意思,可是不知道怎麼回事,可能被蕭七和赫連音傳染了,墨文也想逗逗封泉呢。

於是,墨文笑起來,眼神微妙,她逗封泉玩,“封泉,你好這口啊?”

封泉果然立刻急了,解釋道。

“不,當然不是,你不要誤會。隻是……隻是我想到她們是你的鄰居,就覺得,都不會是壞人。”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