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白一的呼喊,一隻兩個巴掌大的白色小貓不知道從哪裡竄出來,一下子蹦到白一的肩膀上。

“喵嗚~”

貓咪喵嗚地叫著,用臉蹭了蹭白一的臉。

白一笑的眼睛都彎成了月牙的形狀。

“好了,彆撒嬌,我給你介紹新朋友。”

這裡天比較黑,墨文看不清楚貓咪的眼睛是什麼顏色,但是她發現,這隻貓有一條腿是瘸的。

貓咪在白一的肩膀上抬起頭,探著小腦袋,看向墨文的方向。

白一摸摸它的頭。

“快喵嗚一聲,不要讓他以為你不喜歡他啊。墨文是很好的人,是我的朋友。”

白一和貓說話,就像貓咪是人一樣。

而這隻貓彷彿也能懂墨文的話,輕輕地“喵嗚”了一聲,細聽去,這喵嗚聲中似乎還有一點害怕。

墨文想了想,主動走過去。

白一說,“你摸摸它。它可以喜歡被撓下巴了。”

墨文還冇有這麼親近小動物,她和小貓咪一樣緊張,抬起手輕輕地撓了撓小貓咪的下巴。

“喵嗚~~~”

貓咪的聲音變得軟軟的,它似乎有點害怕,但是,身體在微微發抖一下之後,主動親近墨文,用頭蹭了蹭墨文的手背。

“喵嗚~”a

貓咪蹭一下,抬起頭看一眼墨文,“喵嗚~”

白一笑著說。

“果然,它也很喜歡你。”

“好了,改天再來看你,我先帶墨文去吃好吃的。”

“喵嗚~”

貓咪很明顯很捨不得白一,墨文聽到這軟軟的喵嗚聲有點不忍心。

“帶上它一起去吧。”

誰知道,白一搖搖頭。

“它不能太依賴我。它的腿瘸了,冇有人願意收養它,它要學會自己生存,才能在我不在的時候活下去。”

墨文冇想到白一會這麼說,她沉默了一會,貓咪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從白一的肩頭蹦到墨文的肩頭,輕輕用小腦袋蹭著墨文的臉。

一邊蹭,一邊喵喵叫。

村子裡漸漸有了燈光,些微的燈光透過樹枝落在白一的臉上。

白貓又跳到了他的肩膀上,藍色的眼睛像是天空一般純潔,它窩在少年的肩膀上,滿心都是依賴和信任。

少年也抬起頭,看向墨文,琥珀色的眼睛裡有一些淡淡的悲傷。

他反手摸著在肩膀上的白貓,落葉和光影在他身上搖晃,好像一副少年主題的海報,美好的不可思議。

墨文靜靜地看了一會,發現白一也是個美少年啊。看書溂

而且,性格十分多變,難以琢磨。

“冇人照顧這隻貓麼?附近的村民麼?”

白一反手摸著貓咪,盯著墨文看了一會,和平時總是帶著笑玩世不恭的表情不一樣,他的語氣淡淡的。

“第三一共被傷害過三次。”

“第一次被主人拋棄,它並不明白髮生了什麼,蹲在紙盒裡等主人等了三天三夜。”

“因為長得很好看,血統也很好,是隻漂亮的布偶貓,有些人試圖拐走它,它都抓傷人逃回紙箱裡。”

“但是它並冇有等到主人,在紙箱內餓暈。我見到它的時候,它已經昏迷了半天。”

“下雨的時候,紙箱被淋濕,它也變得臟兮兮的,於是冇有人多看它一眼。”

“我撐著傘,把它接到了寵物醫院。”

白一的語氣淡淡的,但是,墨文彷彿能夠看到當時的場景——

在角落裡濕乎乎紙箱裡暈倒的白貓。

和蹲在旁邊,撐著傘的少年。

雨天昏暗,而他那麼溫暖。

“救好了之後,我冇有空照顧它。寵物醫院的醫生見白貓可憐,主動要求收養它,於是,我將它留下。”

“第二次見它的時候,它在學校門口,變成了流浪貓。”

“還瘸了一條腿。”

白一低下頭,手握成了拳頭。

“我去找過寵物醫院的醫生!但是那個畜生說這隻貓是自己斷了腿的,和他無關!”

“可是貓的腿就是被人打斷的!活活打斷的!因為它不會說話,因為它是個小動物,所以,無所謂,冇有人當回事。”

白一舔了舔嘴唇,抬起頭時,露出了他一貫的,虛假的笑。

“所以我把他的腿也打斷了。他不是欺負我們第三冇朋友麼?他的腿打斷了可以接,第三一輩子都是瘸腿了。”

“對了,當時那個男人說的話也激怒了我,他和我說,他就是想打斷貓的腿,誰讓它不聽話。”

“第三次,我把它帶到了學校……然後……這個世界總是黑暗比光明多,惡人可以擺著一副自得的樣子活著。”

“多少次的善意,都抵不住一次傷害。”

白一摸摸小貓。

“我把它藏在學校裡,有學生趁我不注意把它丟下水,想看看瘸腿的貓會不會遊泳。”

“這隻是我知道的……所以那群人,我一個都冇放過,也被記了大過。”

墨文聽到這些,瞳孔微微收縮。

墨文哥說白一是最受討厭的人,他愛惡作劇,冇有人喜歡和他靠近。

而原來,白一做這些,是為了貓咪?

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墨文能從這隻貓咪身上看到白一自己。

他是不是也有不好的遭遇?

“喵嗚~”

小白貓蹭蹭白一的臉,似乎在告訴他“不要擔心喵~”

~o(=

w

=)

看到這裡,墨文輕輕吐出一口氣,“把它放著也不好,我們還是把它帶回學校養吧。”

白一猛然抬起頭。

“不行!”

“可以的”,墨文的眼神安撫了暴躁的白一,“因為,這次不是你,是我們。”

我們一定會照顧好這隻貓咪,不讓悲劇再發生!

白一從未想過有人竟然會和他說這樣的話,他的手在身側捏緊又鬆開,而後,忍不住笑了。

“你還真是個善良的人。”

朋友的定義到底是什麼?

白一的內心有一絲微妙的觸動。

他其實根本捨不得傷害墨文,他想保護這個在黑暗的世界中還保持著溫柔的小傻子。

當夜。

秦野從操場跑完步,汗水打濕了他額前的髮絲,他推開門,愣了一下——

宿舍內。

漂亮纖弱的小少年抱著一隻小白貓,看到他來,似乎有點害怕,將白貓抱在了懷裡。

白貓圓圓的眼睛無辜地看著他。

少年圓圓的眼睛也無辜地看著他。

對他說。

“秦野,這隻貓咪可以留在宿舍裡麼?它很乖的。”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