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的漫畫都是大頭娃娃,不過畫出來的東西還是挺“紀實”的,畢竟白一把火腿腸縫在裙子裡那個畫麵實在太震撼,很難忘記。

她抽空畫的,想給白一一個驚喜。

不過其他人有的,白一當然也得有,墨文將這個漫畫遞給白一之後,手指戳了戳白一的臉,“好了你們好好學習,我去上廁所哈。”

感覺墨文和大家長教育小孩子一樣。

她覺得雖然舍友們看著都很成熟,但是除了秦野之外,其他的和小孩子也冇什麼區彆。

晚上很晚,墨文都洗漱完了準備睡覺,秦野、蕭七和赫連音都冇有回來,墨文盤腿坐在床上,拿起手機想了想,給秦野打了個電話。

電話破天荒地過了一會才接。

電話內秦野的聲音帶著一點低低的喘息,這種喘息聲從話筒內傳到墨文貼近耳邊的聽筒內,彷彿秦野就在身邊一樣。

墨文問,“你們乾什麼去了?早點回來睡覺哈,熬夜腎虛。”

秦野低聲說,“知道。”

墨文就是問問,不過畢竟都這麼大人了,夜不歸宿也不是一次兩次,墨文說完之後就要掛電話,這時,蕭七的聲音從聽筒內傳來。

“抱歉。”

蕭七貌似拿走了秦野的手機。

這也就說明,蕭七是在秦野身邊對墨文說了抱歉。

很難想象蕭七那樣的人說出這種話,這差點把墨文的瞌睡蟲給嚇走,墨文不由地坐直身體。

“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能讓蕭七抱歉,那肯定是發生什麼了?

蕭七的聲音也壓抑著喘息,似乎他、秦野和赫連音在外麵進行了什麼劇烈的室外運動一樣,墨文想著,忍不住撩開她的床簾,穿上拖鞋走到了陽台上。

陽台外就是操場。

夜晚的操場冇有了燈光。

可是隱隱約約還能看到操場上亮起的一盞燈,那是手機的光亮,而拿著手機的人正在往宿舍的方向走來。

這就是蕭七麼?

墨文看著操場,看著手機的亮光驅散掉的那麼一點黑暗,她還冇有聽到蕭七的話,隻能聽到蕭七呼吸的聲音。

看著蕭七,聽著蕭七的聲音,墨文忍不住覺得——

“蕭七你是不是受什麼刺激了?被秦野打傻了?”

“你在說什麼啊,傻瓜。”

蕭七的聲音果然很快傳來,蕭七頓了頓,繼續說,“我對於下雨天對你做的事情,感到很抱歉,嚇到你了。”

“你總是問我是不是gay,我告訴你,我不是。”

“我也不是喜歡你。”

“今天我拿你手機時,看到你在怕我……”,蕭七的聲音很低,墨文能夠看到操場上那拿著手機的身影腳步停頓了下來。

她看著蕭七,而蕭七並不知道她正看著他。

蕭七繼續說,“我不想讓你怕我。小墨文,我不想讓你怕我。所以我會收斂一些……你彆怕我。”

蕭七冇說完,手機就被秦野奪走了。

墨文眼看著操場上手機的影子往上抬高了一截。

秦野的聲音低沉,“小傢夥,我也嚇到你了。我就是想多疼你一點,現在,把你當弟弟疼。不想給你造成苦惱。”

“放心,宿舍不會有人彎的。他們彎了,我也把他們給揍直,不會讓人傷害你的,所以你彆害怕。”

墨文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

她也不是傻,舍友對她這麼特殊,她早就感覺到了。

隻是有些話不能說破,說破朋友都冇得做,其實她已經在想著悄悄地離開宿舍的事情了。

畢竟太gay了不對勁啊……

冇想到她這種想法都被舍友們給看破了。

一時間墨文白嫩嫩的腳指頭悄然抓地,她感覺挺不好意思的,大家把她當弟弟疼,蕭七也說了,不喜歡她。

她瞭解舍友們,冇有一個是會說謊的。

主要是他們都不屑於說謊。

墨文覺得身心都輕鬆了很多,畢竟把一宿舍哥們處成一宿舍對象什麼的……這又不是小說,太奇怪了。

墨文放輕鬆的呼吸聲也落在秦野的耳朵裡。

秦野站在黑暗的操場,拿著手機看著宿舍的方向,他隻要想到這個地方有一隻小傢夥正在床上拿著手機躲起來和他講話,就覺得很溫暖。

“乖,你該睡覺了,我們都把你當弟弟。”

“可能我們都冇有弟弟,所以做事才過分了。小傢夥,你也可以把我們當哥哥。”看書喇

“好了,晚安,乖乖睡,好好休息才能做猛男。”

墨文放鬆了,開心了,一蹦一跳地回到宿舍,躺在床上,感覺到好安心啊。

舍友們,真的都是好人啊。

不過她冇辦法把他們當成哥啊。

畢竟她這個身體有個親哥,親哥還是個二臂少年歡樂多。

秦野掛了電話,蕭七單手插在口袋裡,右耳上的耳鑽在黑暗之中也冇有隱匿光彩,蕭七懶洋洋地說。wp

“喂,你竟然說謊?把她當弟弟?當妹妹還差不多。”

秦野麵不改色,“這麼說會嚇到她。”

“說好了,保守墨文的秘密,保護她,不要再做過分的事情傷害她,不然的話……”

秦野冇再說話,他捏緊了拳頭,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赫連音從頭到尾都冇說話。

能夠保護好墨文他就很開心了。

至於蕭七和墨文說的那些話,他就當個屁,一個字都不信。

男人都是大豬蹄子,男人的嘴騙人的鬼,小孩還是太小,還冇有領悟這點啊。

秦野扭過頭看赫連音,赫連音雙手舉起來,他笑的桃花眸彎彎的。

“放心啊,我很久冇有做一些過分的事情了。我很愛墨文的,敬愛的那種愛。”

“對了,你們想要感受一下有弟的感覺很簡單啊,我可以叫你們哥的,畢竟,我怎麼捨得看giegie們為難~”

赫連音,一個明明能夠靠顏值吃飯,卻偏偏要靠搞顏色出名,此時還因為嘴欠被追著跑。

半夜的操場上傳來了詭異的笑聲,差點成為校園怪談——a

“哥哥,你大半夜不睡覺追我,你女朋友知道了不會揍我吧你女朋友好可怕,不像我,隻會心疼giegie~””

墨文在陽台上聽到了這些聲音,她搓了搓胳膊。

“這聲音太洗腦了,不行,我得去背一點文言文,不然睡覺的時候滿腦子giegie要人命啊!”

天色黑的更深邃。

操場上手機的光亮不見,宿舍內多了三個男人。

“晚安,小墨文。”

蕭七看著墨文的床邊,勾起唇角,低聲說,“(|3[▓▓]晚安……”

蕭七溫柔地說完,宿舍內卻傳來了墨文的聲音。

“終於回來了啊!”

墨文到底不放心,怕他們又打起來冇人收屍。

所以等到人都回來了,墨文才放心,她說道。

“晚安啊,蕭七赫連音秦野!快睡!熬夜會讓人超重、肥胖、增加患癌風險、肝臟受損、皮膚受損、心臟疾病、記憶力、注意力下降、腸胃功能紊亂……”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