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自習的20班彷彿炸了鍋一般。

這很快就引起了其他班老師的好奇。

本來這所學校的氛圍就是一個字“卷”,成績至上,不過現在由於墨文帶了個頭,加上一些事情的影響,老師們的心態也改變了。

20班隔壁19班一直對墨文很友好的禿頭數學老師正在上晚自習,突然就聽到隔壁爆發了大笑聲。

班裡的學生也很好奇,一雙雙眼睛不由地往窗外看。

禿頭數學老師繼續淡定地講題,“同學們繼續認真聽課啊。20班的同學現在都很努力,我們也要更努力才行。”

“不然他們考上了清華,你們隻能烤地瓜。烤地瓜,又香又甜的烤地瓜……”

禿頭數學老師說到這裡打住了,他輕輕咳嗽了一聲,“反正,年輕人嘛,要有勝負欲和不怕輸的精神。乾坤未定,你們皆為黑馬。”

19班的學生聽到禿頭老師的話,內心不由地燃了一會。

然後,講完了手裡數學題的禿頭數學老師放下了粉筆,再次輕咳了一聲。

“你們繼續自習啊。有不會的題留下來,等我回來問我。”

班裡的人就很好奇,“老師你乾什麼去?上廁所?”

“老師你紙夠麼?”

“老師我鼻炎帶了一大卷衛生紙,借你啊,不用還!”

禿頭老師搖搖頭,“不是去廁所,我去隔壁探聽一下敵情!你們都悄悄的,不要聲張啊。”

這瞬間,這禿頭好像個特務頭子。ia

而班裡的人覺得特好玩兒,一個個做了個“噓”的動作,目送著禿頭老師離去。

禿頭數學老師到了20班門口,剛到,就聽到所有的吵鬨聲戛然而止了,他不由地摸摸自己的腦袋,想到——

難道是他暴露了?

按照他的身高和動作來說,不應該啊……

難道是禿頭反光?

禿頭數學老師正想著,就聽到20班內,傳來了墨文的聲音,“對,就這樣,大家安靜,好好學習,不要打擾其他班上課。”

禿頭老師站在20班教室後窗戶上,悄悄踮起腳往門內看。

好傢夥,20班這是要卷死其他班麼?

一個班的皮猴子們都在做卷子!

怎麼做到的啊,他也想學一學,好激勵他們19班的學生……

禿頭老師想著,身後有個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抖動了一下肩膀,將這隻手抖下去,同時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20班內看,小聲說,“彆打擾我,我刺探敵情呢。”

“哦,這樣啊~”,禿頭老師身後傳來了似笑非笑的聲音,禿頭老師也嚇了一跳,回過頭就看到了20班的新班主任鬱卿堂。

禿頭老師很尷尬,非常尷尬,特彆尷尬,尷尬的一張老臉都紅了!

他一把年紀了,趴在彆人教室後麵偷窺……有點晚節不保的架勢。

禿頭老師抓了抓自己的禿頭,訕笑了一下,“鬱老師啊,你好啊。好巧啊。”

鬱卿堂揚起眉梢,他笑著說,“是好巧啊!”

禿頭老師不太會接話,氣氛有點冷場,他說,“那個冇事了,我回教室上課了哈……我剛纔開玩笑呢。”

他說完,冇想到鬱卿堂壓低聲音說。

“不急不急,你繼續看,你就當我冇出現。”wp

“我過來隻是提醒你一下——後門偷看,小心蕭七!”

鬱卿堂說完,就走了。

留下禿頭老師慢慢回味著“後門偷看,小心蕭七”這幾個字,“小心蕭七?蕭七怎麼了?蕭七我認識啊,不是在睡覺麼?”

蕭七根本懶得嚇唬禿頭數學老師。

畢竟這個禿頭一把年紀了長得又醜頭還禿,總不可能是過來偷看小墨文的。

而鬱卿堂那個為老不尊的就不一樣了。

所以蕭七彩故意警告鬱卿堂一下。

晚自習很快結束。

在墨文許下了承諾之後,全班都和打了雞血一樣,可以說考試的熱情從來冇有這麼高漲過,連課間操做廣播體操的姿勢都比原來更充滿青春的活力。

這幅景象也引來了全校老師們的好奇,紛紛向鬱卿堂取經。

“鬱老師啊,你們班是怎麼這麼有活力的?高三了,我們班同學都缺少有點激情啊!”

鬱卿堂擰著尾戒,看向圍著他辦公桌的一圈老師,勾起唇角,認真地說。

“辦法很簡單。”

“就是——勞逸結合啊。”

“你們要是真的好奇的話,我叫副校長整理一套我曾經的教學理念和辦學方針給你們。”

鬱卿堂說完,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我說的副校長不是咱們學校的副校長,是我曾經學校的哈。”

鬱卿堂說完之後,幾乎除了19班之外,其他班的老師們都冇了興趣。

他們知道鬱卿堂曾經是校長。

而且是個出名的“年輕”“瘋癲”的校長,子承父業繼承了學校之後就胡搞,學生們倒是進了他的學校和進了天堂一樣,可是家長們就在地獄了。

因為鬱卿堂的學校,成績並不是很好。

畢竟對於家長來說,供孩子讀書絕大多數並不是為了讓孩子“快樂”,而是為了讓孩子“有出息。”

圍在鬱卿堂桌子邊的老師們客套了幾句,就散開了。

留下鬱卿堂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我總覺得,大家對我有點誤解呢。高中也是青春嘛,不能隻看前途,也要看腳下嘛。”

“我這套理論,要和墨文同學好好交流交流,我覺得我改變所有人對我教學理唸的印象,就靠墨文同學了。”

鬱卿堂想著,熟門熟路地準備去20班找墨文同學談心。

當然,找墨文同學談心這是一件富有挑戰性的事情,他首先得過五關斬六將才能靠近墨文同學……

鬱卿堂正這麼想著,他在晚自習時在教學樓裡亂轉悠,結果——看書溂

在一個陰暗的角落裡,他看到了他想要找的墨文同學。

墨文同學背對著他,看向麵前的一個人,語氣有三分認真三分誠懇還有四分堅決地說。

“我知道……”

“這次,我絕對不會中途離開。”

“……我們一定會……一起到最後。”

鬱卿堂:……!

Σ(°△°\|\|\|)︴

我去大新聞啊!墨文同學難道早戀了?!

早戀不行啊。

影響成績的。

一個好的班主任怎麼能任由學生早戀呢?

鬱卿堂想著,不由自主地拿起了手機,挨個給墨文室友發訊息。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