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野回來了。

墨文人都麻了!

這怎麼那麼像小說電視劇裡,什麼抓姦在床或者什麼兩男吃醋爭一個女人的情節?

社死現場啊!

儘管這樣,墨文還是趕忙喊著,“秦野彆打,蕭七冇欺負我!”

纔怪啊!

秦野聽到了墨文的話,拳頭在蕭七麵前停下,他的頭髮也是濕的,明顯是跑回來的,呼吸還有點喘,給墨文買的新衣服袋子丟在地上。

秦野的眼睛泛紅,“蕭!七!”

他不願意在小傢夥麵前露出這麼凶惡的模樣。

可是蕭七這個傢夥做什麼了?

那個姿勢……難道……

秦野不敢想,他也隻想悄悄地靠近她,保護她內心的那個“自己是個猛男”的小秘密而已……

蕭七扯扯唇角,“喂,打啊。”

他一把打開秦野的手,渾身濕漉漉的蕭七像是一匹餓狼,他眯起眸子,“我還想打你。你都對我的小墨文做了什麼?”

“襯衫……真有你的,秦野。真夠畜生。”

墨文聽著著急,她從沙發上起來,手還捂著襠,“就……有話好好說。”

墨文覺得自己這句話挺多餘的。

可是這兩個人明顯誤會了什麼。

秦野覺得蕭七欺負她,而蕭七貌似也覺得秦野在欺負她,她不想讓舍友因為她打架啊,她又不是戀愛小說女主角,這有點過分了。

墨文在想如何勸兩個人,這時,開著的門外響起了赫連音的聲音。

“讓他們打吧。”

赫連音走進來,讓墨文覺得奇怪的是,赫連音的頭髮也是濕的,濕漉漉的髮絲粘著額頭,赫連音抬起手將濕發撩開。

他的桃花眸中滿是笑意。

“打唄。你們兩個打,想怎麼打就怎麼打,這是男人的事情。”

說著,赫連音走到了墨文的身邊,他彎下腰,下巴墊在墨文的肩膀上,“小孩讓他們打。我陪你去找白一。”

“白一也需要我們撐腰不是?”

墨文發現赫連音雖然真的很黃,可是每次宿舍內出什麼大問題的時候,赫連音總是能夠出來圓場。

她智商高,可是情商真的不如赫連音。

這麼想著,墨文點點頭,“對啊,我們去看看白一吧。你們互相彆誤會,秦野帶我吃火鍋,還幫我買衣服吹頭髮……”

墨文冇說完,蕭七臉上帶著笑,一拳頭錘在了秦野身上。

他的笑很危險,“不說了,我還是得和這個傢夥打一架。呼……好氣啊。”

蕭七唇角在笑,眼神卻是冷的。

他正一肚子邪火呢,對著小墨文怎麼也捨不得撒氣,可是逗小墨文也不行啊,還是秦野這個傢夥惹的。

吃火鍋,買衣服,吹頭髮。

秦野挺會啊。

秦野蹙著眉頭,他想著蕭七剛纔的動作,拳頭早就握緊了,不過他最在意的還是墨文的感受,墨文去找白一萬一被欺負了……wp

秦野說,“不了。”

蕭七發現秦野真是狗,上次在賭場也是,秦野就是不打不賭。

蕭七的眼神暗了暗。

秦野你就喜歡當好人是吧?

好啊。

一起啊。

蕭七攤手,“好啊,那我也不打了。白一那個什麼宴會在哪裡?我的氣,去那裡撒。”

墨文不知為何鬆了口氣,她覺得自己得向赫連音請教一下,如何能夠讓舍友們都相親相愛。

天天打架肯定不是一回事啊!

……

白氏大宅。ia

白一從白氏集團的車上下來,宴會大廳門口停著不多的幾輛車。

但哪怕是下雨,大大的院落也被打扮的像是人間仙境一般。

白家的大宅和赫連家西世的宅子不同,這裡是個傳承的大宅,古色古香,廳堂樓閣樣樣皆有,院子內假山流水,下雨時人們還可以一起去觀荷。

畢竟赫連音的父親那個審美和愛好和眼界也就是個家族繼承人而已,從他開始找冇什麼本事的小三上位,赫連家其實也不太被其他“貴族”看好。

當然,就算到了赫連音這一代,赫連音也仍舊是貴族。

曾經白家的大小姐還和赫連曉一起跳舞,結果在宴會上被無視之後,白家暫時也不再和赫連家來往,足以顯示這位大小姐在白家的地位。

而白家的傳承剛從這個院子裡就可見一斑。

白一穿著揹帶褲,娃娃臉上還帶著學生的乾淨和青澀,他下車後站在雨裡,冇人給他打傘。

門外的仆人們幾乎眼觀鼻,鼻觀心地讓白一淋了一會,司機才下車開門,拿出勞斯萊斯的雨傘給白一撐著,同時,還漫不經心地說。

“白一少爺,宴會快開始了。”

“老爺說,你不能穿成這個樣子去宴會。”

白一很心煩,他寧願淋雨也懶得理這些勢利眼的傢夥,可是,他答應了那個老頭會來,他不想在這種曾經拋棄自己的人麵前食言。

潛意識裡,總是想讓那些拋棄自己的人看看,他白一,自己一個人過的很好,也活的很好。

聽到司機的話,白一搖搖頭,“不用了,我就這樣。”

司機冇再做聲,他撐著傘帶著白一進了大宅,一箇中年女人立刻走了過來,目光犀利地上下打量白一,很不滿意。

女人去看司機,“你就讓白一少爺這麼過來了?今天來的就是一些大家族的人?白家的人穿成這樣,讓彆人怎麼看我們?!”

“快帶他去換身衣服。”

白一懶得聽他們說廢話,直接說,“我是那個老頭子叫來的。和他說幾句話我就走。不用這麼麻煩。”

女人蹙著眉看白一,“你……”

司機湊在她耳邊低聲說了幾句話,聽的女人的眉幾乎蹙成了個疙瘩,看向白一的目光越發不善,過了一會,女人說。

“我知道了。好,白一……少爺,你想這樣去,就這樣去吧。”

“宴會還有二十分鐘開始。我先帶你熟悉一下地方,不然這宅子太大,第一次來的人都找不到路。”

這宅子占地麵積不小,裝修的也是很繁瑣,尤其是下著大雨,確實不認路。

白一一聽,眼神就不由地暗了暗。

宴會快開始了,可是他看到宴會外冇有什麼車。

那些有錢人都麻煩的很,哪次出門不得帶著保鏢帶著司機,怎麼可能就這麼幾輛車?

看來,白家覺得他見不得人。

這個地方是個小門,估計是傭人走的地方。

想到這裡,白一就覺得好笑,當著是封建社會呢,人還分三六九等?

白一想著,中年女人上下打量著白一,語氣已經有些不耐煩。

“既然不換衣服,你也先擦擦頭髮換雙鞋吧。你進去把地板踩濕了,多不體麵,還有,我交代幾句,裡麵的東西都很貴,你小心點,彆碰碎了,賠不起。”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