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影的聲音很清晰,可是樓上帶著幾分詭異的歌聲更清晰,而且更詭異的是,這歌很明顯,是赫連音唱的。

唱的那叫一個撕心裂肺。

“冷冷的狗糧在臉上胡亂的拍~拍死我算了~”

墨文忍不住放下了拿著筷子的手看向被不透光窗簾遮住的窗戶,實在想不明白,為什麼赫連音會跑樓上唱歌。

秦野順著墨文的窗戶看向窗簾,他單手摸了摸墨文的頭,低聲說,“看來光是遮光窗簾不夠,還得給屋子用隔音板把聲音都隔開才行。”

墨文覺得好像重點不是這個吧,重點難道不是……

“我給赫連音打個電話吧。”

墨文說著,準備拿起手機,這時秦野不急不緩地說,“你打電話他會唱的更大聲。”

說完,秦野拿起筷子給墨文夾了一筷子肥牛,“你先吃飽再說。不用理他,他自己覺得無聊就安靜了。”

墨文見秦野一臉淡定的神色,一時間甚至也覺得這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下雨天在舍友家吃火鍋,結果另一個舍友在樓上唱tv,這事……真的冇什麼大不了的?

墨文又拿起了筷子,將肥牛吃下後,才擦了擦嘴說道。

“赫連音這樣會擾民的,他這嗓門整個小區都聽到了吧。”

秦野對墨文說,“我明白,我來處理,你放心。你先吃飯就好。”

說著,秦野就拿起了手機,給物業打了電話。

墨文倒是也冇想到秦野想的處理方法就是給物業打電話說擾民,這件事倒也是正常反應,可是秦野做出來總覺得怪怪的呢……

墨文歪著頭打量秦野的動作,像一隻在暗中觀察的貓咪,什麼情緒都寫在了眼裡,秦野見墨文這幅表情就覺得心神愉悅。

他將手機放在沙發上,單手撐著沙發側過頭去看墨文,冷硬的唇角笑意暖暖的,比起平時沉默寡言又讓人不敢招惹的形象,他現在看起來竟然有一種很親和很居家的感覺。看書溂

墨文想到了廚房內秦野買的新圍裙,圍裙上竟然還有一隻小貓的圖案,可愛的不像是秦野這種猛男用的。

“小傢夥,想什麼呢?我給物業打電話,是因為我不想耽誤和你吃飯的時間。”

秦野說著,拿起投影遙控板,“飯還熱著,電影還冇看完。等吃完飯看完電影,冇事的話再去陪赫連音玩兒。”

明明大家都差不多同年生的,在秦野嘴裡好像赫連音也是個小屁孩一樣。

而墨文就是被他寵愛的小孩,吃飽了看完電影心滿意足了,再去和其他小孩子一起玩兒。

晚飯還是繼續進行,可憐的赫連音交給了物業去交涉。

墨文時不時抬起頭往天花板上看看,好像赫連音會從這裡掉下來一樣。

這頓飯吃的真的非常特彆。

赫連音的歌聲持續了一段時間,可能是因為物業去找了他,所以歌聲最後還是消失了。

屋內奇奇怪怪的聲音消失,連電影聲都像變得安靜了起來,一時間墨文甚至有點不太適應,她扭過頭去準備和秦野說話,卻發現——

秦野撐著下顎,眼睛一眨不眨地正在看著她。

墨文眨眨眼睛,和秦野對視了半天,墨文覺得自己得說點什麼。

“秦野你非常的成熟呢,感覺全宿舍在你眼裡都是小孩子一樣。”

秦野又摸了摸墨文的小腦袋,在赫連音詭異地唱著狗糧的歌聲中,打開了電影,同時他的目光悄然落在墨文坐在沙發上時露出的大白腿上。

秦野的眸子暗沉似海,低聲說。

“就算所有人都是小孩,你也是最特彆的那個。”

說完,秦野又加了一句,“最最特彆的那個。”

墨文不知道該怎麼回覆秦野,不過作為被偏愛的人,墨文心裡也暖暖的,她拿起筷子,給秦野夾了一大塊肥牛。

“秦野你也吃。你也非常非常特彆!特彆猛!猛男!”

秦野似乎有點想笑,他逗墨文,“你這小傢夥纔是猛男。”

墨文一臉嚴肅,“我是猛男,而你是猛男p。不衝突。”

秦野好想把墨文抱進懷裡揉一揉,怎麼一個人,能夠這麼可愛呢。

這身體是怎麼長的,能夠長的這麼可愛,皮膚白白的,手軟軟的……

秦野生出這個念頭的時候,已經抬起手,摟住了墨文的肩。

墨文正在吃生菜,被秦野這麼一摟,她非常迷茫地抬起頭看向秦野,嘴裡還叼著沾著辣椒和火鍋湯的青菜葉,這個樣子特彆像一隻南方的豚鼠。a

墨文嘴裡的葉子吞也一口吞不下,吐出去也不可能。

所以秦野就摟著墨文的肩膀,看著墨文由於吃辣而變成緋紅色還微微腫起來的小嘴巴一動一動,嘴裡的菜葉隨著墨文的動作一點點變少。

最後,墨文終於把最後一點菜葉吃掉,她趕忙彎腰去拿紙巾,穿著白大褂的少女身材纖細,彎腰時襯衫就會向上卷。

秦野悄然移開了目光,仗著自己腿長胳膊長的優勢,比墨文動作更快地將桌子的紙巾拿起來,遞給墨文。ia

墨文抬起手去接紙巾,秦野麥色的手拿著紙巾,手突然又收了回來,他似乎在逗墨文玩兒,和逗小孩子一樣。

墨文冇想到秦野竟然逗她!

墨文瞪大了眼睛,抬起手又要去桌子上拿紙巾,她還笑著晃了晃小腦袋,“你以為不給我紙巾我就拿不到了?我自己拿……”

她還冇說完,秦野摟住她肩膀的手用力,墨文的身子轉了半個圈,差點撞在秦野的胸膛上。

秦野低頭看向她,深邃的黑眸中似乎壓抑著什麼。

他的聲音又低又啞,還帶著幾分笑意,莫名有幾分性感。

秦野說,“我給你擦。”

墨文還要說話,秦野拿著的紙巾落在了墨文的嘴角,白色的紙巾瞬間被染紅,秦野看著墨文紅色的嘴唇,喉結不自覺地滾動了一下。

墨文也注意到了這點,她差點也跟著自己的反應去摸自己的脖子。

身為“猛男”,她貌似冇有喉結。

不過有些女生有喉結,有些男生的喉結也不明顯,大家應該冇有太注意吧……

墨文不由地發了呆,她也想轉移注意力,因為這個氛圍好像怪怪的。

屋內,好像有點熱啊。

嘴巴也熱熱的。

秦野拿紙巾一下下慢慢地幫她擦乾嘴上的辣椒,那個動作和眼神好像在做什麼大工程一般。

擦完之後,墨文剛要說謝謝,秦野的拇指指腹卻不受控製地,輕輕地落在了墨文的唇角。

“小傢夥……”

火鍋翻騰的聲音伴隨著電影聲、赫連音的歌聲和雨聲響起,屋內的溫度卻彷彿在直線上升,墨文白白的腳指頭悄悄地抓地。

她也不知道怎麼想的,伸出小舌頭,不知不覺地舔了一下秦野按著的地方,結果就舔到了秦野的手指……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