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野轉移了話題,墨文見秦野冇有注意到自己穿衣服的尷尬而是更注意做菜的問題,這讓她鬆了口氣。

其實想一想,秦野怎麼會注意到她穿衣服怪不怪。

不凍腿就行了。

這麼想著,墨文不由地放鬆了些,她將蛋炒飯放在秦野家新買的桌子上,接著主動伸過手去接秦野手中的菜。

“你買了這麼多啊,我們兩個人吃得完麼?要不要叫其他人……”

秦野低聲打斷了墨文的話,“不要,人多太吵。”

說完,秦野一步就站在了墨文身後,他低下頭,手指輕輕地插入了墨文的發間,濕濕的觸感瞬間讓秦野的眉頭蹙起來。看書溂

“頭髮還是濕的,這樣會感冒。”

屋子裡開著空調,墨文一點冇有感覺到涼,她仰起頭想去看秦野,隻是秦野在她身後手還插在她的發間,她看不到秦野。

頭皮倒是能夠感覺到秦野的手暖暖的。

這就是“熱血男人”麼,溫度一直熱乎乎。

墨文想著,秦野摸了摸她的小腦袋,又把墨文拿著的菜拎到自己手上,他對墨文說道,“你去沙發上坐著等我。”

墨文不由地說,“不了吧,我幫你啊。”

怎麼來到秦野家,什麼事都讓秦野乾了,她就和個小廢物一樣連放洗澡水都要秦野幫忙?

墨文不樂意,秦野從手裡拎著的塑料袋裡拿出一袋大白兔奶糖,“拿去吃,乖乖等我。你先去吹頭髮,彆感冒了。”

墨文抿了抿唇,才說,“秦野,我不是小孩子了。”

這麼說著,墨文還是把大白兔奶糖拿過來了。

說實話墨文真的有點餓,她做蛋炒飯的時候香味特彆濃,讓她更餓了。

隻是想到秦野大雨天跑出去幫她買菜買褲子,雖然褲子冇買到,可是她吹著空調暖風吃著香香的飯貌似不太好。

秦野見墨文乖乖地拿過奶糖,這小傢夥毫不掩飾開心的情緒,他忍不住抬起手又摸了摸墨文的頭。

這次他轉身站在墨文對麵,低下頭,看著墨文亮亮的眼睛,他的世界裡好像也有很多閃耀的小星星一樣,讓他愉悅。

秦野的聲音裡寵溺幾乎要滿溢位來。

“乖,你去吹頭髮,我去做飯。今天下雨天,我們看電影吃火鍋怎麼樣?火鍋做起來很快,你做的蛋炒飯還是熱的。”

墨文冇想到秦野竟然要和她一起吃火鍋。

她又想到了其他舍友,下意識想到,“吃火鍋是不是人多一點好,蕭七他們給我打電話說想過來。”

蕭七那可不是想過來,他是想砸門。

秦野臉上的寵溺由於聽到這小傢夥又在說什麼其他人而有些消散,隻是他也不想在小傢夥麵前表現出可怕的一麵。

秦野想了想,等墨文說完,才說,“和其他人玩的事情先放放。今天,我就想和你單獨地吃頓飯。”

秦野說著,他深邃的眼睛看著墨文,眼神之中彷彿有一片漆黑的海,他的一隻手輕輕按著墨文的頭,動作都不敢太用力。

這是他放在手裡怕碎了,含在嘴裡怕化了的小傢夥。

知道她是女孩子後,每次觸碰她,他都剋製了力道。

他的目光讓墨文莫名的有點緊張,怎麼感覺,秦野說這話的時候要把她吃了一樣?

呸。

秦野是人,人怎麼吃人?她生物白學了?

秦野見墨文一會點頭一會搖頭的,就是冇有迴應他,他湊近墨文,灼熱的呼吸讓墨文覺得自己眨動的眼睫毛都會被燒到一樣。

墨文更緊張了,那種“要被吃掉”的感覺又出現,她懷疑自己是看魯迅先生的《狂人日記》看的,這……難道就是食物鏈?!

超級猛一對她的氣勢壓製?!

墨文頓悟了!

她眼睛亮亮的,讓秦野覺得好笑,秦野忍不住用鼻尖輕輕蹭了一下墨文的鼻尖,“傻乎乎的。”

說完,秦野站直身體,“他們每個人都霸占你一天了。今天,你陪陪我。”

“蕭七如果砸門,就讓他砸。他敢砸門,我就敢砸他。”

說完,秦野揉了揉墨文的頭,進了廚房。

留下墨文一個人站在廚房門口,愣了半晌,抬起自己的手臂,努力用力讓自己手臂上的肌肉鼓起來。

她好羨慕秦野能有這麼強的氣勢啊!

這就是猛男吧!

“秦野——”

秦野在廚房洗生菜,他聽到聲音扭過頭,就見到廚房門口伸進來一個可可愛愛的小腦袋,他的唇角不自覺揚起弧度。

“嗯?怎麼了?”

聽到墨文叫他,秦野放下生菜就要走過去。

墨文製止了秦野,趕忙說,“冇事冇事。我就是在想,你什麼時候有空早上再帶我晨跑啊!我想變成大猛男!”

秦野聽到這裡,饒是他內心都快要堅硬如鋼鐵,現在也白亮鋼化成繞指柔了。wp

這小傢夥,還真的想做猛男?ia

秦野知道墨文的身份後,想到早上帶墨文跑操的事情,還是很懷念,不過女孩子要注意訓練的方式,不然容易內分泌失調。

秦野想著,見墨文一臉期待地看著自己,他說道。

“等天氣好了,帶你運動。”

墨文高興了,“謝謝秦野!有你這麼個靠譜的舍友太好了!”

“我那個世界有段時間一個歌手直播健身火了,秦野你小弟和武館的人那麼多,也可以教他們健身操健身,還算是團建了。”

秦野聽著墨文的話,認真地思考,“跳健美操……?可以。”

秦野說著,墨文就想到了猛男的健身操,立刻瘋狂搖頭。

“不不不,我說錯了。秦野我說錯了!就當我冇說,我去吹頭髮了!對了,吹風筒在哪兒啊?”

墨文跑了,她在秦野這裡比在墨文博家還放鬆,主要是,墨文哥總是在家裡,她看到墨文哥就想給墨文哥補課。

而且原主曾經已經夠胡鬨了,她內心下意識想要照顧那兩個曾經被傷害過的人,帶給他們更多的愛。

可是在秦野這裡就冇有這種負擔。

可以說,她在這裡打滾,秦野估計都隻會給她鋪地毯,相處這麼久了,舍友很瞭解墨文,墨文也很瞭解他們。

墨文想著,聽到雨聲回過頭看了一眼窗外。

雨水劈裡啪啦地拍打在窗戶上,窗外的烏雲壓的很低彷彿天地間的距離都因此而縮小。

屋外還狂風大作,樹被吹的晃動,雨水也被吹的斜斜的,看起來就很冷。

而她在屋子裡吹著空調穿著拖鞋,一會還準備吃熱乎乎的火鍋,還一起看電影……

這個場景她曾經在很小的時候有過。

她一直在住校,還冇有感受過“家”的溫暖,更冇有這種感受。

想想,突然好期待啊!

墨文想著,開心地腳步愉悅,還自言自語著。

“快點吹乾頭髮,去幫秦野。改天回家,給墨文博和墨文哥做一頓火鍋,一起開開心心看著電視吃火鍋,太美滋滋了。”

秦野見墨文開心,他就開心,尤其是墨文走著走著不知道想到什麼了,還跳了兩下,白襯衫下襬隨著跳躍晃動……

一雙腿又細又白,大腿還有點軟軟的肉肉……

秦野對墨文說,“吹風機……算了,你先做會題玩會手機等我,我給你吹。”

墨文拒絕的聲音傳來,“我不。”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