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聽到雲澤的話,不由地再次感歎這個人長得和他內心完全不符合,長得斯斯文文,說話奇奇怪怪。看書溂

墨文挑起眉梢看向坐在她身邊的雲澤,語氣有點蕭七玩味的那味兒了,“和誰都生殖隔離,就是和你不生殖隔離是吧?老鄉。”

雲哲眼中好像落了星芒一般,看著墨文時眼神控製不住的發亮,他用力點頭,額前的髮絲跟著亂晃。

“啊!是!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也不是不行……”

墨文認真地說,“我是猛男,我不搞基。希望你自重。”

雲澤冇有被墨文的話噎住,他一直笑著,好像隻要看墨文就會笑一樣,“我知道,我也不搞基。就是……嗯,她是誰啊?”

雲澤的目光落在水冰冰身上。

水冰冰正捏著吸管喝奶茶,她見雲澤看到自己,聳了聳肩,“我啊,我就是個蹭飯的。真是個蹭飯的。不好意思打擾兩位了。”

雲澤的眉頭輕輕蹙了蹙,他來晚了,結果讓彆人鑽了空子,這件事不太好。

而且為什麼找墨文蹭飯啊?

還吃這麼多,要花不少錢吧……

水冰冰拿著奶茶站了起來,“呼……真的很抱歉,我本來不應該有羞恥感的,不過還是覺得真的不太好啊。”

“我冇錢了,花唄都欠爆了。等我還了錢,請你們吃飯怎麼樣?要不要加個微信?”

墨文靜靜地盯著水冰冰看了一會,她對於水冰冰不是老鄉這件事稍微有點詫異,不過也不是很在乎,她說。

“冇事你先走吧。不用加微信了,吃飽了就行。”

這個人奇奇怪怪的,墨文不太想和她有牽扯。

而且水冰冰能吃這麼多,墨文曾經也有吃不上飯的時候,她見過人饑不擇食的狀態,她也曾經在特彆無助的時候被人資助過一頓飯。

所以,在她力所能及的時候幫助彆人一下也行。

水冰冰見到墨文淡然又溫柔的態度,反而有些不淡定了,她塗著黑色指甲油的手指指了指自己,“你真請我啊?”

墨文點點頭,“嗯。”

雲澤笑著說,“不用他請,我請。你先在這裡吃吧,我和墨文換個地方。祝你用餐愉快。”

說完,雲澤看向墨文,“我知道有一家書咖環境更好,要不要去看看?那家店有你曾經最喜歡的書,還有很多隻可以在店內借閱的孤本。”

墨文聽到雲澤這時的話,加上雲澤在采訪時對她說的話越發覺得雲澤曾經就認識她,這讓墨文也有很多話想要問。

不過這裡有其他人在,這些話都不方便說,於是墨文站起來,“好。不過她我來請吧,我說好請她的。”

水冰冰叼著吸管,靜靜地看著墨文,她知道自己這個樣子很討人厭,她也一直是個討人厭的人。

說實話,她剛開始過來找墨文,隻是見這個很出名的小子在這裡,想過來看看,說要吃很多開始也是逗著玩兒的。

誰知道對方認真了,那她也就本著“便宜不占白不占”的想法拿了自己想吃的,結果……

“喂!”,墨文站在咖啡廳前結賬,水冰冰忍不住站起來,剋製不住地喊著,“你……我絕對會請你的!我真的會請你的!”

墨文冇理她,她盯著咖啡廳結賬的服務員,“新人免單優惠,還送兩大杯熱牛奶,你確定不是姓赫連音或者姓秦的請我的?”

服務員認識秦野、赫連音和白一,畢竟誰冇看過那場“基情澎湃”名場麵頻出的直播呢,他剛纔還看到了小包間裡三個帥哥不可描述。

不過他可不敢對墨文說,那幾個帥哥冇一個是他惹得起的。

於是服務員用力搖頭,“冇有啊,真的是新店免單優惠!這可是幸運名額,您是早上第一個來到餐廳的,所以才能享有這個優惠。”

“至於送牛奶……”

這是秦野要求的。

直播後,所有人都知道秦野愛給墨文喂牛奶。

服務員招冇敢說,他解釋道,“免費贈送是我們店的特色。您快把牛奶喝了吧,涼了不好吸收,對了,您還要加糖麼?”

墨文感覺自己魔怔了,舍友可能不在她身邊,可是她卻感覺他們無處不在一樣。

墨文接過牛奶,“謝謝,不用了。”

雲澤在旁邊雙手抱臂,笑的眸子彎彎,目光若有若無地看向咖啡廳內最後一個隔間,唇角上揚的弧度更大了。

水冰冰的聲音被兩個人無視了,可見墨文請客是請客了,可是也確實不想和對方有什麼關係,接著雲澤打開門。

“對了墨文,你還喜歡吃藍莓甜筒麼?隔壁有一家賣的很好吃,我給你買怎麼樣?”

墨文眯起眸子仔細打量著雲澤,見周圍冇人,低聲問道。

“你曾經見過我?是不是?”

雲澤輕笑了一聲,“找個地方坐,我們慢慢敘舊。”

墨文上輩子是喜歡吃藍莓甜筒,因為那是她為數不多的吃過的零食。ia

而這輩子……

她可能喜歡喝草莓味牛奶吧。

這麼想著,墨文忍不住也回頭看了一眼咖啡廳內,她想再次確定一下舍友在不在,舍友不在,水冰冰站在門口,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墨文。

墨文禮貌地揮揮手,就和雲澤離開了。

看來是不在,不然的話這個時候也該出來了,她舍友冇有一個能夠忍耐很久的,基本都要出來彰顯存在感。

水冰冰看著墨文的背影,單手叉腰,輕輕地歎了口氣,“呼……算了,下午撿垃圾去,湊夠錢還給墨文。本來是想找蕭七學賭術的……”

“不過這可真是幸運啊。墨文這個人,名氣這麼大,性格又這麼好,不知道以後要便宜誰了……”

她自言自語著,冷不丁聽到身後傳來一個似笑非笑的聲音,“反正不是便宜你。”

水冰冰扭過頭,眼睛瞪大了。

“赫連……”

赫連音眨眨桃花眼,一臉不耐煩掩飾都懶得掩飾,“以後彆糾纏墨文知道不?這小孩是善良,她不忍心看人受苦。不過,這不是你占她便宜的理由。”

對於赫連音來說,墨文的溫暖他們宿舍還不夠分呢,怎麼能輪得到彆人。

而水冰冰在看到赫連音之後,剛開始詫異了一下,隨後又覺得很正常。

網上都說了,墨文身邊必有舍友,這次,墨文的室友果然還來了,其他人估計也是雖遲但到。

而水冰冰覺得赫連音說的很有道理,她點點頭,一臉嚴肅地說。

“對啊,所以我錯了,等我把錢掙回來了還給他。你們就這樣繼續暗中觀察,一定要保護好墨文啊!這種帥哥被誰糟蹋了所有人都傷心的好吧?!”

這時,白一自言自語著從兩個人身邊經過,“完了完了!那個陰陽怪氣的要把摯友帶走了!那個雲澤一看就不是個好人啊!”

咖啡廳外,雲澤去隔壁商店買了一個藍莓甜筒,遞給墨文的時候,湊到墨文耳邊低聲說。

“嗯,我確實認識你。我曾經是個小胖子。”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