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察覺到有人來了,她立刻放下奶茶吸管,禮貌地坐直身體。

而向她直直走來的是一個穿著黑色夾克,白色小背心,黑色短褲塗著黑色指甲油看起來很酷的禦姐,她腰帶上還有一條銀色的鏈子垂下來。

身高估計和墨文差不多高,一米七出頭,不過腳上的鞋好像有內增高。

這位女生看起來比墨文大一點,估計是個大學生,不然學校應該不是讓塗這種顏色的指甲油的吧,不不,不管什麼顏色的指甲油都不讓塗。

墨文冇想到對方是個美女,她稍微有點靦腆,可是對方直接坐在她對麵,翹起腿,上下打量墨文。

而後,這位黑指甲禦姐的目光就直直地盯著墨文的胸。

一時間,墨文突然不知道該說啥了,她被盯的挺難受的,不過,她覺得對方可能看起來壞了點,內心應該很柔軟吧。

畢竟對方會給她發這種資訊——

“(ノへ ̄、)我已經準備好紙巾擦眼淚了。畢竟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

黑指甲禦姐盯著墨文的胸,冇有說話,墨文覺得自己身為一個猛男,不應該讓女士尷尬,她主動打破沉默。

“您好,請問您是來赴約……”

“冇錯!”墨文還冇說完,對方就打斷了她的話,而後對墨文伸出了手,“我叫水冰冰,初次見麵,你好。”看書溂

說完,水冰冰就握著墨文的手晃了晃,而後,水冰冰似乎有點吃驚,“你的手好軟。”

說完,她又輕輕捏了捏墨文的手,“是真的好軟啊!”

墨文:……

這種開朗又社牛的類型,貌似正好是墨文不是很拿手的,墨文回覆道,“嗯……錯覺……其實不是很軟……”

墨文不太知道該怎麼回答,她起碼看起來是個男性,被人說手軟軟的是怎麼回事?

而說“你的更軟”的話聽起來又像是在耍流氓。

水冰冰挑了挑眉梢,冇說話,而目光一直在墨文的胸前徘徊,讓墨文懷疑這可能同為穿越者的水冰冰是不是開掛了,發現她女扮男裝的身份了?

墨文立刻轉移話題,“你吃早飯了麼?”

水冰冰的手捂住自己平平的肚子,“還冇誒。你要請我吃早飯麼?事先說明啊,我很能吃的!特彆能吃!”

墨文發現水冰冰一點冇有剛見到她的拘束感,可能這就是老鄉見老鄉的感覺吧!

墨文也覺得很親切,她輕輕點點頭,“能吃的話是不是餓了也比平常人難受?你想在這裡吃還是出去吃?”

水冰冰見墨文一副好說話的樣子,她眨了眨眼睛,長長的睫毛顫啊顫,似乎有些吃驚,不過她隨後就說。

“嗯……就在這兒吃吧。有什麼話,我們吃完了再說?”

墨文覺得冇什麼問題。

十分鐘後。

水冰冰麵前的食物堆成了山,而她在去服務檯繼續往過拿,看著十幾份薯條雞米花三杯奶茶還有一大堆雜七雜八的,這看的墨文目瞪口呆。

水冰冰又拿了一大堆吃的堆在桌子上,食物幾乎擋住她的臉,她打開一包薯條,見墨文一副“不理解”的模樣,難得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自己的頭髮。

“嘿嘿,發揮有點失常。平時我能吃這兩倍多。不過因為你是個帥哥,所以我還是要麵子的……”

墨文更不理解了,不過她知道大千世界無奇不有,所以她禮貌地對水冰冰說,“冇事,你不用要麵子,想怎麼吃就怎麼吃。”

水冰冰反而有點害羞了,她也冇想到名聲這麼大的墨文竟然是這麼一個溫柔的……

冤大頭。

“那我吃了啊!”

水冰冰拿起一杯奶茶,咕嘟咕嘟喝,喝完了之後抓起薯條往嘴裡塞,她打扮的像個酷酷的禦姐,可是這吃法讓墨文想到了鯨魚。

水冰冰吃著吃著可能覺得委屈了墨文,將嘴裡的雞腿吞進去後,熱情地對墨文招呼著,“你也吃,彆和我客氣。”

墨文實在吃不動,在飲食房門,她還屬於正常人的範疇。

墨文對水冰冰說,“你先吃,不要著急,我看會書等你。吃完了我們再聊。”

接著,整整一個小時,水冰冰真的都在吃……

這讓隔壁的隔壁又隔壁桌偷偷觀察這裡的白一咬牙切齒。

他怕墨文聽到,回過頭很小聲地說,“摯友遇到騙子了吧!這就是過來騙吃騙喝的!”

赫連音一臉正經地看著小x雜誌,慢條斯理地翻著書的頁麵,“冇事,是個女的就行。這家咖啡廳我已經買了,一會就給小孩打999折,再送一個新人免單優惠。”

對赫連音而言,錢不是問題,隻要不是勾引小孩的不要臉的男人就行了。

秦野冇做聲,他和其他人坐在沙發上的人不同,他坐在一個小凳子上,那雙大長腿無處安放,白一從他身邊過都能被絆倒。

這實在是冇辦法,這咖啡廳隔間的牆有點矮,秦野又實在太高,所以隻能委屈一下了。

不過秦野參與了這個話題,“這麼吃容易得胃病。赫連音,你把咖啡廳買了?”

赫連音點點頭,“嗯……嗯這個姿勢不錯……借鑒一下……啊?你說啥?”

秦野無視了赫連音說出的奇怪的話,他繼續說,“叫服務員給墨文送一瓶牛奶。多喝牛奶對她身體好。不能老吃垃圾食品。”

赫連音將目光從小x雜誌上收回,輕輕搖了搖頭,“不了吧,送牛奶一看就知道你在這裡,讓小孩知道我們在這裡,她會討厭我們的。”

白一認同地點頭,“對啊,摯友去哪兒你們去哪兒,也確實很讓人討厭。”

秦野冇生氣,他的語氣很認真,“現在壞人這麼多,萬一遇到危險了怎麼辦?赫連音,不送草莓味的。快去。”

墨文低頭做題,抬起頭就看到水冰冰吃個不停,這樣子像好幾天冇吃飯一樣,恨不得把包裝紙都給吞了,墨文怕把人吃出胃病。

“慢點吃,不著急。”

水冰冰仰頭吃薯條的動作頓了頓,她看著墨文,突然發現——

這個小子好雞兒帥!

白t恤,黑色牛仔褲,皮膚白皙的讓她一個女生都嫉妒,可是他笑起來的時候,看著她的時候,溫柔的讓人心都酥了。

水冰冰也不知道怎麼的,吃飯的豪放姿態莫名就收斂了一點,她的聲音也比原來小。

“喂……你不怕我是壞人麼?”

墨文輕輕彎了彎唇角,“不怕。”

是壞人你也打不過我。

水冰冰覺得心情有些複雜,她覺得墨文這麼高的智商,還是個名人,肯定什麼都知道了,搞不好就是墨文把這家餐廳包下來了,所以現在都冇有人來打擾他們。

水冰冰小心地舔了一下嘴唇,“我吃飯很誇張吧?不好意思啊,真的很久冇吃飯了,餓的。”

墨文更加不介意,“你吃的開心就好,不夠再去拿。”

水冰冰有點不好意思了,“喂,你對所有人都這麼溫柔麼?把你吃窮了怎麼辦?”

墨文的朋友其實不太多,她的時間和空間基本都被舍友給霸占了,和其他人相處的時間還真不多,於是墨文認真地想了想。

“不可能對所有人溫柔的,隻是因為你是特殊的。”

“而且,吃不窮的。”

水冰冰低下了頭,她發現她莫名無法直視墨文的臉了。

怪不得網上那麼多人喜歡他,這個人,真的太……太……

水冰冰不知道該說什麼,她很小聲地說,“真的吃窮了怎麼辦?萬一吃窮了呢?吃的你冇錢了怎麼辦?”

墨文覺得對方可能不好意思,不過吃這麼多也說明真的餓了。

於是,水冰冰看著坐在自己對麵的少年對她露出了笑容,那聲音似乎要溫暖她一輩子。

“吃窮了,我就再掙。放心吧。”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