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由於墨文的強烈譴責,舍友們決定當一回人,在赫連音的提議下,給封泉舉辦一個“歡送儀式”。

封泉覺得完全冇必要,赫連音手搭在他肩膀上,低聲說,“你知道為什麼我提議給你辦歡送儀式麼?重點就在這個歡字上。”

封泉:……

赫連音露出笑容,“去法國好好發展,加油,哥們看好你!等你發展好了,我在我的小說裡給你安排一個帥哥攻……”

赫連音冇說完,咚一聲——

跆拳道黑段的封泉給赫連音來了個過肩摔,赫連音跌倒第一時間捂住臉,“小孩彆看我,太丟人了呀~唉~封泉就是這麼粗暴~”

墨文不明白明明是赫連音捂住了臉,但是為什麼,覺得羞恥和冇臉看的人卻是她?

┓(′`)┏

晚上時間過得很快,週日放假墨文回家過夜,忽略赫連音和白一幽怨的小眼神後,墨文回到家發現墨文哥正在客廳內埋頭苦讀。

旁邊的書壘了有他半個人高。

墨文推開門,開門聲驚醒了正在埋頭做題的墨文哥,墨文哥第一時間是拿出放在一旁的手機,打開假裝在刷視頻。

這操作讓墨文不理解。

墨文哥重重地咳嗽一聲,裝作什麼都冇發生,在他的邏輯裡,他決定在這個瞬間做個唯心主義者。

他覺得冇發生,那就是冇有發生。

墨文哥淡定地拿起手機,刷著美女視頻,抬起頭,笑著看著自己的妹妹,連臉上的笑容都顯得那麼恰到好處(墨文哥自認為)。

“妹兒啊,你今天不是不回來了麼?”

墨文反手關上門,不知道她哥這一套操作是要乾什麼,顯得不太聰明的亞子。

她將書包放在沙發上,“我為什麼不回來了?”

墨文哥擠眉弄眼,“白一和老爸說了,週日帶你去玩兒,解解壓。那今天晚上你還回家乾啥?”

墨文坐在墨文哥身邊,順手拿起墨文哥做的習題冊看,墨文哥一下子就急了,要將習題冊奪過來,“個人**啊!這不能看……”

墨文以為能在裡麵看到什麼不正經的書,或者奇奇怪怪的東西,結果冇有,她看到習題冊做的滿滿的,錯題旁邊還有標註。

這確實讓墨文驚呆了。

“這……你寫的?”

墨文哥抓了抓頭,一臉懊惱,“啊不是我寫的,我爸幫我寫……妹兒你怎麼也拿掃帚!放下!你不能學咱爸!你要學我這個帥逼才行!”

“好吧好吧,我是想偷偷的學習,然後悄悄驚豔所有人,卷死所有人。”

墨文看著旁邊一厚遝書,那些習題冊還都是新的,不過看樣子墨文哥是準備把這座山給啃下來啊。

墨文哥一向看起來不務正業的樣子,突然認真努力起來墨文還真是不太適應。

不光是墨文不適應,墨文哥也不太適應,他喜歡揹著人悄悄的學習,這被抓包了還真是挺尷尬的。

良久,兩個人都不知道說啥。

墨文見墨文哥一臉不自在,放下習題冊站了起來,“哥你繼續悄悄努力吧,我相信你可以。”

墨文哥點點頭,“我肯定行啊。”ia

墨文繼續說,“有不會的問我啊。還有你幾何體不會的話我可以……”

墨文哥站起來拎起墨文的書包,推著墨文的背把她往臥室裡麵推,“行了行了,再囉嗦成老媽子了,我知道我都知道啦。”

墨文進了臥室,關上門,墨文哥背靠著門,身體慢慢滑在地上,他雙手抱住膝蓋,臉有點泛紅。

完了完了,這下連他妹都知道他是個背地裡偷偷努力想成為學霸的人了。

那他還怎麼像他妹一樣凡爾賽?

墨文哥一想到自己妹在《最強思維》考試後一臉詫異地說出自己才考了127那個頂級凡爾賽場麵,他就心生嚮往。

年輕人,誰不想裝逼呢?

他也要悄悄努力,驚豔所有人啊!

所以——

“妹兒啊,你不要告訴其他人啊!彆人問起來,你就說我不愛學習,這樣我考好了反差才大纔有驚喜知不知道?”

墨文的聲音從門內傳出,“知道啦!”

墨文哥又回到客廳做題,他做題時抬起頭,就能看到放在櫃子上的他和媽媽的照片。

照片裡他啃著那塊競賽獎牌,笑的冇心冇肺的。

墨文哥靜靜地看了一會,低下頭繼續做題,他的唇角勾起了一抹淺淺的笑容,心裡想著——

媽媽,我會加油的,請你看好。

而他在客廳內做題,是因為客廳用的是節能燈管,比他房間的燈還省點電,老爸不容易,能省一點是一點。

……

第二天,墨文起的很早,她起床做題背單詞,結果竟然被她哥給捲到了。

墨文哥起的竟然更早,他眼睛下麵還有黑眼圈,不過看起來精神不錯,背單詞本都背到“”開頭了,可見平時都在偷偷地背。

墨文來到陽台,“哥,早啊。”

墨文哥立刻戴上耳機,裝出一副冇在努力而是在聽歌的樣子,“早啊妹兒,你也來背單詞啊。”

“不是,我來看看你。”

兩個人背單詞太吵了,墨文說完之後回到了臥室,又做了幾套題之後她準備出門。

她和在陽台上開始背英文作文範文的墨文哥打了個招呼,出了門。

清晨的朝陽落在墨文臉上,墨文在樓下能夠看到在背單詞的墨文哥,還能聽到墨文哥的聲音。

“dearrit,i'ia……”

而小區內還隱隱傳來其他人的聲音,“看看人家的孩子!一大早的背英語!你就知道睡睡睡!和豬一樣!快起床!襪子丟了自己找!多大人了!襪子就在床頭!”

墨文不由地感歎,“青春真好。”

還冇有到約定時間,墨文先趕到了咖啡廳,她不喜歡遲到不喜歡讓彆人等,而且她在家裡的話墨文哥會有點害羞,學習放不開。

墨文哥真是個神奇的生物,他要是能夠把這一麵展現給他們爸看,估計能少挨一頓打,不過墨文哥就不,就和彆人家孩子不一樣!

墨文想著,坐在咖啡廳內約好的位置,她坐下點了杯奶茶慢慢喝,冇過多久,有一個人也進了咖啡廳,直直向她的位置走過來。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