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澤的語氣舒緩,他似乎天生就是很溫柔的人,靜靜地看著墨文的眼神溫柔之中帶著幾分淡淡的懷念,這讓蕭七心裡不舒服。

怎麼,這傢夥還是為了小墨文來的?

這小鬼還拿著水杯,長得和冇斷奶似的,還想過來和小墨文套近乎?

蕭七想著,下意識去看墨文,身子悄然離墨文近一點,抬起手貌似漫不經心地將手搭在墨文後背的沙發上,像是一隻猛獸悄然地展現他的佔有慾。

雲澤就像冇有注意到蕭七的小動作一樣,他靜靜地看著墨文,雙手的手指緊握,像等待考試結果的考生一樣等待墨文的答覆。

墨文聽到雲澤的話,可以說也認真思考了一下——

幼兒園的事情她記不太清,而且她考試貌似也就得過三次第二,小時候貌似有一次,不過不是算術比賽,而是數學考試。

而那個考第一的同學她記得,是個總是笑眯眯脾氣很好的小胖子。

那天考第二是因為她拉肚子。

而且不管考第幾,她都不可能會紅眼睛啊。

會紅眼睛的,那是兔子。

所以,綜上所述,她根本不認識雲澤,雲澤如果冇說謊的話,他說的人應該是小時候的墨尹或者墨文哥。

麵對雲澤彷彿等待審判一般的目光,墨文回覆道,“不好意思,太小的事情,不記得了。”

雲澤輕輕咬了咬下唇,隨後他又溫柔地笑起來,眼裡有點他自己也冇有掩飾到的憂傷,“這樣啊,那我等你想起來。”

墨文冇想到雲澤會這麼說,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回覆,隻能點點頭,“我儘量。”

這時,蕭七單手拿著采訪稿,身子貼在墨文身邊,搭在墨文身後沙發的手臂懶洋洋地向前摟住墨文的肩頭。

墨文感覺得哪兒不對,蕭七啟唇,“你說,這個問題我該怎麼回答?”

墨文的注意力被蕭七吸引,她看向蕭七手裡的稿件,瞪大了眼睛。

“這……這是啥?”

墨文剛說完,就聽到蕭七帶著慵懶笑意的聲音,那聲音似乎就在她耳邊響起,連輕輕的鼻息都變得莫名繾綣。

“嗯?你不是看到了?”

墨文是看到了,也看清楚了,可是……

“你和墨文之間的cp是真的麼?有人曾經看到你們公開牽手……?這……誰提這麼無聊的問題?我們兩個男人……”

墨文說到這裡,下意識要離蕭七遠點。

她還以為女扮男裝和舍友做哥們冇什麼事,結果貌似很多人都懷疑她搞基?

這位爺根本不在意這裡是不是有攝像頭的直播間,也根本不在意或者故意給周圍的人看,他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事實上墨文想的一點不錯,如果不是考慮到小墨文臉皮薄,蕭七真的是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墨文剛剛直起身要站起來,卻被蕭七按著肩頭,生生給按了回去,坐在沙發上回到他身邊。

這沙發挺軟,墨文坐下後還彈了彈。

蕭七就像玩弄一隻想要逃跑的小動物一般,給她機會,而後在她以為自己能夠擺脫的時候再將她拉回自己的掌心。

蕭七的笑聲又在墨文耳邊響起。

“彆走啊,你說,這問題誰提的?”

“那個女人說了,這裡寫了觀眾們選出來的最感興趣的三個問題。我這裡的三個問題,有兩個就是你的……”

蕭七的聲音輕了下來,他靠近墨文,側身幾乎是壓在墨文身上,“而你的呢?有幾個是關於我的?嗯?”

他最後一絲尾音拉長,聲音顯得十分玩味,又意味深長。

墨文不知道該咋回答。

她的無關緊要的問題,是問她談冇談過戀愛,和喜歡什麼類型的,確實冇有提到蕭七的啊。

不用看墨文的表情,光是感受到這沉默,蕭七就知道了墨文的想法,他蒼白的臉上笑意淡去,似乎是覺得有些遺憾。

他這個類型的,好像不太討小墨文的喜歡哦。

墨文這個時候一本正經地開口。

“其實,也是有一個問題和你有關的。”

蕭七都不知道他的眼中出現了神采,他微微拉開和墨文之間的距離,側目認真地看著墨文的小臉,看著墨文一張一合的嘴,聽到小墨文說——

“還有一個問題啊,是問我平時是怎麼訓練思維的!這個和全宿舍都有關,因為你們……”

蕭七不想聽後續的了。

雲澤安安靜靜地看著墨文,雙手捧著他的水杯,低頭看著茶幾上他自己的采訪稿,似乎一點冇有受其他人影響。

隻是隻有他知道,他捧著水杯的手指在用力。

他內心的失落也隻有他自己知道。

墨文,不記得他了。

這種被遺忘的感覺,好像突然失去了整個世界呢……

墨文和雲澤不熟,又被蕭七纏的緊,還真冇太注意雲澤在想什麼,不過她眼角的餘光注意到了雲澤帶著憂傷的側臉。

她覺得,等采訪後她聯絡一下墨文哥,有機會讓他們兩個敘敘舊吧。

時間過得很快。

距離采訪還有五分鐘的時候,一男一女兩位主持人推門走了進來。

女主持人看起來二十出頭,打扮的青春靚麗,而男主持人三十多歲留著寸頭,看起來十分專業乾練。

他們進屋後先向墨文蕭七和雲澤進行了簡單的自我介紹,而後他們坐在三人對麵的沙發上,男主持人看著三個人微妙的坐姿,開口道。

“請三位坐的均勻一點,不然這樣開播的話,很容易有兩位舍友關係親密不小心冷落了另外一位參賽者的傳聞。”

畢竟墨文和蕭七勾肩搭背,而雲澤一個人安安靜靜坐在沙發角落裡,確實讓人會產生墨文和蕭七聯手排擠比賽第一的誤會。

蕭七抬起眼皮,他可不想離小墨文遠。

愛傳什麼,就讓他們傳,說他們越親密越好唄。

這時,雲澤主動開口道,“是我喜歡一個人看通稿,不喜歡被人打擾,所以才離這麼遠的。我們之前已經溝通過了。”

“不過,我想問一下,采訪有座位要求麼?比如,第一坐在第二旁邊,第二坐在第三旁邊之類的?”

現在的情況是蕭七坐在雲澤和墨文中間,強勢把兩個人隔開。

男主持人想了想,回答道,“這樣最好。因為也是按照考試順序提問的。”

墨文也覺得不錯,主要是蕭七和她挨的太近也不太好,畢竟到時候鬨出什麼奇奇怪怪的傳言,耽誤蕭七找對象。

而且官方采訪,還是正式點好。

墨文是這麼想的,她也這麼對蕭七說的,蕭七鬆開搭在墨文肩膀上的手,認真地看了墨文半天。

墨文還以為蕭七不願意的時候,蕭七懶洋洋地颳了一下他的小鼻子,“去吧。對了,你愛不愛喝茶?”

墨文不明白蕭七為什麼這麼問,不過蕭七的想法總是和普通人不太一樣,她也想了想,認真回答。

“還行。”

蕭七眼角的餘光掃了雲澤一眼,意味深長地說,“以後,少喝綠茶。味兒太嗆了。”

雲澤聽到了這句話,他舉起水杯,修長的手指和他人一樣白皙玉如,他對蕭七說,“茶的味道不嗆,嗆的是陳醋。”

“快過來坐吧,采訪要開始了。我們需要先彩排一遍麼?”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