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赫連音這句話的內容和語氣都像是大人來接玩累的小孩子回家,白一聽到赫連音的話,再次表演了國粹——變臉。

墨文倒是習慣了,她舍友神出鬼冇的,總是會在各種時間,各種場合下出現。

赫連音見墨文和白一都是一副不太歡迎他的樣子,他的桃花眼悄然眯起,輕快的聲音中加了一些意味不明的意味。

“哦?看來是我不識趣,打擾你們了。”

這話就十分陰陽怪氣,墨文下意識搖搖頭,“還好。”

赫連音的眼睛幾乎眯成了一個狹長的弧度,他倒是冇想到,白一這麼讓小孩喜歡,果然,小孩子和小孩子比較有共同語言麼?

赫連音走到墨文身邊,“還好的意思就是不太好。那我先離開吧,你們應付一下後麵來的幾個。”

白一咬牙切齒啊!

他和摯友正在商量著有趣的事情,摯友正如太陽一般溫暖她的時候,這些像烏雲一樣的傢夥能不能不出現啊?

答案,貌似是不能。

獨處這種事,目前有點奢侈。

蕭七覺得自己能夠忍到現在出現,已經很剋製了,畢竟墨文和白一看起來關係好到能夠勾肩搭背牽著手手摸著頭頭聊個通宵。

蕭七掃了白一一眼,冇接著赫連音的話題繼續說,畢竟赫連音討人嫌,他也懶得和赫連音一樣讓墨文反感。

於是蕭七懶洋洋地說,“白家人在外麵,被我們攔到現在。”

“白一你想去見就去,不想,我們帶你們去吃飯。”

赫連音聽到蕭七的話,都忍不住給蕭七豎起大拇指!

嘖,冇想到七爺也是個心機大師啊,打擾兩個人的事情叫他赫連音去,然後攔住白家人的好事自己說,順便還說“帶你們去吃飯”,顯得他很體貼。

墨文的注意力確實被蕭七轉移走了,她看向孤兒院門口,“白家人在這裡?他們還跟過來了?”

白一順著墨文的目光看去,看到了一輛豪車,還有站在豪車前的兩個討人厭的保鏢,和氣勢冷峻的秦野還有擺著一張臭臉的封泉。

白家的人還繼續跟過來?看來是不死心啊!

白一的臉色再次不好起來,這個時候,他就扭頭繼續看墨文。

一看到墨文,他的心情平緩了很多。

墨文很擔心白一心態再繃了,畢竟今天出來的目的就是帶白一出來散心……

“摯友,你在擔心什麼啊?我已經感受到摯友給我的力量啦!”

白一對著墨文笑眯眯地說,“我們有秘密的約定哦~為了能夠達成和摯友的約定,我都要比原來更強纔對。而且,我冇有遺憾了。”

這個孤兒院裡已經留下了他盪鞦韆的甜蜜回憶,現在隻要想到孤兒院,根本想不到什麼被拋棄被孤立的畫麵,隻有自己歇斯底裡的笑聲充斥著腦海。

哇哈哈哈——太快樂!太快樂啦!——哈哈!

白一想著,忍不住揉揉太陽穴,這聲音已經魔性到他根本忘不了的程度。

墨文明白,她和白一之間的約定是“拍白一動漫真人版,白一穿洛麗塔小裙子”,畢竟,她和白一看起來,明顯白一更像女主角嘛。

當然,白一完全不知道墨文竟然是這麼想的。

接著,白一在墨文關切的目光聲中說。

“今天他們給我發訊息,說隻要我願意簽合同認祖歸宗,我就能拿到百億的遺產。我冇想好,到底該怎麼辦。”

百億遺產,聽起來多麼驚人,這可以讓白一下輩子直接過上頂級富人的生活,徹底擺脫現在的苦日子。

可是聽到這裡,在場的墨文、蕭七和赫連音臉色變都冇有變。

蕭七和赫連音根本不差錢,而差錢的墨文最不缺少的就是對生活的熱愛和骨氣。

墨文冇有想到白一有錢了該怎麼花,有錢了該怎麼改變命運,甚至朋友有錢了她能有什麼好處。

她甚至重點聽到的不是“錢”,而是他們要求“認祖歸宗”。

墨文輕輕蹙起眉頭,認真地看著白一,沉默了一會,慎重地說,“你做什麼,我都支援。這種事情怎麼決定,完全看你自己。”

墨文覺得這件事完全看白一願不願意。

白一想要回家,和親戚們團聚,那可以,但如果不想,那就算了。

白一靜靜地看著墨文,他其實很糾結。

他的舍友除了墨文和秦野之外,都有非常優越的家世還有驚人的財富,他曾經不想在宿舍裡說話的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彆人都那麼出色,而他很普通。

各方麵都很普通。

尤其是他和摯友做朋友之後,這種差距更大了。

錢,他冇有,他努力打工也隻能給摯友買得起超市的零食,不能給摯友包餐廳,不能給摯友捐學校,不能因為有錢而對未來冇有恐懼。

他好怕啊。

好怕摯友前進的太快,他會被拋棄而後忘記啊。

他覺得白家肯定知道他活的有多麼拮據,所以,開出這種看起來是補償實際上是誘惑的條件。

白一根本不相信,一個把他拋棄在外十幾年的家族,不管他生或死的家族,會就為了讓他認祖歸宗就給他百億。

這個世界上付出和回報總是公平的,天上掉餡餅的人是用來騙貪心的人的。

隻是世界上所有的賭徒開始也不是為了輸的傾家蕩產,人們隻是想要更加豐厚的報償而鋌而走險罷了。

白一想,他要不要鋌而走險呢?

他要是有那麼多錢,他就可以給摯友買好多好多吃的,給摯友花好多好多錢讓摯友衣食無憂,他可以為她保駕護航一輩子。

他要是有那麼多錢……

他有什麼可以失去的呢?

他本來就一無所有。

一個一窮二白的人,白家人能夠從他身上拿走什麼??a

就算要他的命,他的命也不值幾百億……

白一想著,墨文輕輕捏了捏白一的臉,她能夠理解白一的想法,她知道所有人在錢的誘惑麵前都無法拒絕,而且,錢這種東西,為什麼要拒絕呢?

她參加比賽也是為了掙錢養全家人。

所以,墨文更加選擇尊重白一任何的選擇。

“可以再想想,不著急。不想見白家人就不見。”ia

隻是,這時,蕭七雙手抱臂,突然開口。

“我送了小墨文一箱子歐元。”

“我也帶她去過我的賭城。”

“小墨文什麼都不要。”

墨文聽到這裡知道蕭七在暗示白一什麼,她搖搖頭。

“這是因為這錢不是我該拿的。而且我不喜歡賭。白一的情況不一樣,那人也姓白,也許這就是他們欠白一的。”

蕭七郎洋洋地勾起唇角,故意忽略了墨文的話,而對白一說。

“錢的目的有很多,有些人為了自己有最頂級的享受,而有些人是為了彆人。不過,有些彆人不需要任何人犧牲自己去保護。”

“她的存在,好像是為了保護其他人。”

蕭七不在意白一到底要不要錢,不過不要因為想要保護小墨文而做出讓自己後悔的選擇。

因為,這小墨文傻乎乎的,心軟乎乎的,她要是知道白一受了委屈,會怪自己一輩子。

白一明白蕭七的意思,他勾起嘴角笑了笑。

“啊,我明白。放心啦摯友,他們欠我的,逃不掉。不該我得的,我也不要。”

說著,白一向孤兒院門口走去,“你等我啊!我的事情,不能再讓你費心了。”

天色漸晚,白一麵向漸漸沉落地平線的夕陽,他的背影果決而溫暖,看起來卻不再孤獨,因為,他內心有人與他同行。

墨文對白一揮手,“好!回來咱們去吃好吃的!”

白一笑著回答,“好~!”

墨文繼續揮手,突然,他感覺到脖子有點冷……

一隻冰冷的手從後麵纏過來,繞過她的脖子,冰冷的手指捏住了她的下顎。

耳邊傳來了低冷的呼吸聲,還有慵懶的聲音。

“好,白一的事情先告一段落。不過,你最近很調皮,這都怪我冇有好好調教你。小~墨~文~”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