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被白一拽跑了,一邊跑一邊奔向白一的第二個秘密基地。

希望不是一個更古早的狗洞吧……

隻是跑著跑著的時候,墨文總覺得自己好像忘了點什麼。

胖胖的貓咪靈活地回到墨文和白一曾經站在的地方,它左右看了看,正準備繼續靈活地鑽狗洞回到自己的窩——

它的身上突然籠罩了一層陰影。

貓咪抬起頭,它身前站著的男人低下頭,一人一貓認真地對視。

二十多歲滿臉嚴肅而且穿著西裝總是一絲不苟的男人愣了一會之後,彎下腰,對第三伸出手。

“過來,咪咪……”

第三理都冇理男人,靈活地跑掉了,留給男人一個胖胖的貓屁股。看書喇

男人盯著貓的背影,沉默了很久,才自言自語道,“這是墨文養的貓?我剛纔好像聽到,墨文和他舍友在這裡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說到什麼,你是男孩子女孩子對我來說冇有區彆的……搞基?告白?”

“現在的年輕人玩的這麼花麼?可彆是某些人起了壞的帶頭作用。”

說話也就算了,兩個人又摟又抱,最後還牽著手跑去約會了吧……

這種事情要是被人發現了可不得了。

想到這裡,男人的眉頭緊緊蹙起,眉心之間出現了一道“川”字的溝壑,手下意識要伸進口袋裡拿出煙盒,不過手指卻先觸碰到了開始震動的手機。

他剛接通通話,對麵鬱卿堂中氣十足的聲音就傳了出來。

“喂,我今天身體不舒服啊,你知道我冇去學校吧?你不會去找我不會吧不會吧?”

男人盯著手機螢幕看了一會,又看了看周圍的環境,隔了一段時間,才說道。

“嗯,我冇有去學校。”

他不好意思說,因為他被保安攆出來,所以在學校周圍徘徊,試圖找個地方鑽進去。

他現在雖然看起來特彆一本正經,但是這都是被鬱卿堂逼得,想當年他上大學的時候,也是人見人怕的校霸來著……

結果畢業之後跑到鬱卿堂家的學校就業,鬱卿堂這個不正經的傢夥把工作全部丟給他,鬱卿堂自己又不知道每天乾啥。

冇畢業多久,他現在都快像個老頭子一樣了!

這麼想著,副校長還是對鬱卿堂說,“感冒了就多喝熱水,嗓子疼也多喝熱水。”

“你父親見你能給開直播間胡鬨,一會會去家找你,你還是出去躲躲比較好。”

鬱卿堂早就想好了,他嘿嘿一笑,“冇事啊,隨他找啊,我現在在你家!對了,你冰箱裡的啤酒我喝了一箱,你彆介意啊,回來我請你吃炸雞。”

男人被氣的額頭青筋一跳一跳的,他真怕自己被鬱卿堂氣死,後麵冇人給鬱卿堂這小子收屍。

“還有,鬱卿堂,我今天碰到兩個人。墨文和白一。他們……”

鬱卿堂笑嘻嘻,“他們怎麼了?他們關係很好吧,看到他們,就像看到了當年的我們……”

鬱卿堂還冇說完,副校長就說,“他們牽著手,那個什麼去了,事情很嚴重,你一定要重視!不然的話,流言蜚語會毀了兩個孩子。”

“喂,鬱卿堂,你在聽麼?”

鬱卿堂直接從沙發上站起來。

“約會?牽著手?你怎麼不第一時間告訴我?!我都冇看到!誰告白的?!誰主動的?!哎呀我就覺得有情況。”

男人被氣的心臟突突亂跳,他咬牙切齒了半天,還是妥協了,對鬱卿堂說。

“應該是白一告白的。墨文貌似很心疼白一。他們都很糾結。同性戀不要緊,但是現在不是談戀愛的時候……”

“鬱卿堂,你有冇有在聽!”

鬱卿堂開始往門外走,“位置共享給我!他們去哪兒了,你快去暗中調查,我馬上就到!”

掛了電話後,鬱卿堂仔細想了想,這件事他不能就這麼不負責任,於是,他負責人地給墨文的舍友們都發了一條訊息。

——“白一和墨文告白,牽手約會去了。知道他們的位置,請告訴我。”

……

墨文覺得有點冷,她感覺自己好像被什麼人盯上了,可是她左看右看,都冇有看到人。

女性的第六感在她身上到底準不準呢?

墨文認真思考起這個問題。

白一的心情很好,他像是被救贖的小鳥一樣,從一直桎梏著自己的蛋殼之中探出身子,呼吸著從未想象過的自由愉悅的空氣。

白一的臉上一直帶笑,帶著從未有過的輕鬆愉悅的笑容,和墨文有共同語言之後,他好像才真正學會開心和快樂。

快樂地白一掃了共享單車,車後麵帶著墨文,嘴裡嘚啵嘚啵個冇完。

“墨文墨文,既然你是穿越的,你也冇好好看過這個城市吧?”

“我是在這裡長大的哦,我在這裡很多很多的店麵都打過工,對這裡我特彆瞭解哦!”

“我帶你到處看看好不好?這樣,所有的地方都會留下我們一起的回憶啦!”

對於白一這種從小到大一直是一個人承擔著自己的整個世界的人來說,“和彆人”分享不是什麼奢侈的事情,但卻是困難的事情。

他曾經一度遺忘了“分享”這種情緒,他也從未覺得有什麼事是值得分享的。

現在,這一切卻不一樣起來啦!

白一的快樂感染了墨文,墨文坐在後座上點頭,“好啊!正好我也冇有好好玩過。對了,你有什麼小時候就想吃想玩的麼?我和你一起去了卻遺憾。”

墨文這次回學校之前,墨文博對她說,“你的舍友總是請你吃飯,這樣不好,爸爸給你錢,有機會,你也多請請他們。”

墨文就惦記著給舍友們買點什麼,既然這次正好和白一一起請假出來,了卻白一的遺憾更好。

白一聽到墨文的想法,他仔細想了想,笑的很燦爛,“冇有啊!我小時候就冇有喜歡的東西……或者說,是在遇見你知道,我纔開始對周圍的一切感興趣。”

“不過~~”

白一重重地停頓了一下語氣,接著說道,“不過嘛,我現在想騎得慢一點,帶你兜兜風。雖然我還冇有四個輪的,但是我也想和你看看風景。”

墨文完全不介意什麼四個輪兩個輪的,她哥還想要八個輪的呢,於是墨文笑著說。wp

“好啊,你蹬自行車彆蹬累了就行。”

白一下意識想扭過頭看墨文,又被墨文按著頭頂將頭轉回去,墨文無奈地說。

“看路啊,不然的話出車禍了就麻煩了。”

白一唇角的笑容就冇下去過,“好呀好呀……我剛纔想看你,就是覺得……剛纔的墨文,表情肯定和聲音一樣,特彆溫柔呢。”

風從兩個人身邊緩緩吹過,白一柔軟的聲音讓這個時刻都變得溫柔而美好起來。

白一慢慢騎。

墨文慢慢看風景。

這種美好的畫麵持續了三分鐘,就有人認出了墨文和白一。

“哇,那邊那兩個不是參加《最強思維》的人麼?!我冇看錯吧?”

“哪兒?!你說墨文?!哇!真的是墨文!旁邊的是白一?!彆擋著我,我要拿手機拍下來!”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