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鏢們震驚的聲音並冇有得到白氏董事長的迴應,對方淡淡地說了句“無論如何也要把他帶過來”之後就掛斷了電話。

兩個保鏢互看一眼,努力壓抑住內心的震驚,可這種震驚根本壓不住啊!

“一半家產啊,白氏的家產一半過百億了!這……憑什麼給一個不是在白家生白家長的外人?不行,我得向大小姐彙報!”

保鏢泄密是大忌,可白氏董事長現在身體一如不如一日,明顯在交代後事了。

這種涉及到大家族利益鬥爭的事情,動輒白億財產,涉及到不知道多人的利益,可不是一件小事。

隻是一群人即將爭破頭的家產,白一根本不想要。

中午吃完飯,白一放下筷子,對墨文說。

“我今天有點心煩,我想一個人靜一靜。摯友你先回去好好休息吧。不用擔心我,我很快就好啦!~”

白一用可可愛愛的語氣,仰起頭,對墨文露出一個可愛的笑容,甚至故意露出小虎牙賣萌,為了讓墨文安心。

墨文心裡卻更難受了。

這是白一的私事,他內心的波動比任何人都大,可從中午吃飯到下午第二節課下了,白一還是冇有回來。

墨文幫白一向老師請了個假,上課的時候看著旁邊的座位總覺得心裡空落落的,白一糾結的眼神和攥緊的拳頭在墨文腦海中浮現。

墨文上課走神了,盯著白一的位置發呆,直到下課了還冇什麼反應。

她腦海內不由地浮現了出了各種白一身份的猜測,比如私生子啦,被家族抱錯啦,由於利益鬥爭不要白一啦,或者被陷害啦……

“在想什麼,小~墨~文~”

慵懶的聲音在墨文耳邊響起,冷不丁嚇了墨文一跳,墨文差點跳起來,一隻微冷的手按住了她的肩。

蕭七站在墨文麵前,低著頭打量著墨文的臉。

兩個人的距離有點太近,墨文能夠看到蕭七白皙到看不見毛孔的肌膚,甚至能夠感覺到蕭七睫毛顫動時帶起的風,還有身上熟悉的冷香……

墨文瞬間後退,動作太猛差點連人帶椅子摔倒,而秦野扶住了她的椅背,低聲寵溺地說。

“小心點。”

墨文坐直身體,腳趾摳地,用語言轉移話題和尷尬。

“啊我冇事,我剛纔在想白一。”

墨文說完,蕭七就眯起眼睛,意味不明地重複了一遍,“哦,你在想白一啊。”

墨文覺得氛圍怪怪的,不過氣氛總是這個樣子,她也習慣了。

秦野輕輕摸了摸她的腦袋,“想他就去找他吧,他應該也很想你。”

聽到秦野這麼說,蕭七瞥了秦野一眼,似乎是好奇秦野是真大方還是假大方,就一點也冇有佔有慾?

不過,小墨文這魂不守舍的樣子也確實讓人不舒服。

蕭七說,“去吧,我們給你請假。”

說完,蕭七有些不放心,加了一句,“早去早回。”

墨文那種自己是幼兒園小朋友的既視感又出現了,腿長在她身上,她要是決定要去早就去了,也不用這麼糾結。

墨文輕輕歎了口氣,“萬一白一不想見我呢?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私生活,要是他想靜一靜,我去打擾他是不是不太好?”

聽到墨文這麼說,拿著和墨文同款“基友”鑽石水杯喝水的赫連音被嗆著了。

墨文聽到了噴水的聲音,扭過頭去看,赫連音已經快速體麵地擦乾了嘴並對墨文露出一個美男子的笑容。

“小孩,靜一靜是誰?他肯定不想靜一靜,更想墨小文~”

“你去找他吧,這個時候,隻有你能夠安撫他脆弱而敏感的幼小心靈。”

說到這裡,赫連音對墨文拋了個媚眼。

o(=·w<=)p⌒☆

“還有,他在哪裡,肯定也隻有你知道。是你們兩個人的秘密吧?”

如果說是秘密的話,墨文和白一確實有一個秘密,那就是白一第一次帶她溜出學校還和她交朋友的地方。

這個赫連音怎麼知道墨文已經不好奇了,這傢夥知道的東西多了,隻是……

“赫連音你剛纔眼皮抽筋了麼?我看抽的還挺厲害的。要不要去醫院看看?”

墨文用關切的目光看向赫連音,赫連音感受到了墨文的關心,眼皮冇抽,唇角無語地微微抽搐了一下。

“我那是媚眼。”

蕭七“切”了一聲,“切,醜陋。”

不管舍友們又差點打起來,墨文是得到了舍友的鼓勵的,她請了假出去找白一。

上課時間學校內冇有什麼自由活動的人,墨文熟練地鑽出狗洞,剛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土,一隻肥貓喵嗚一聲對著墨文撲了過來。

“喵嗚~”

貓咪由於胖胖,聲音都不如原來清脆了,小公主貓就像婚後的男人一樣顏值消失變成了大叔。

墨文熟練地抬起手抱住胖貓,“第三小心點,你再站我頭上,把我頭壓歪了怎麼辦?”

她真怕自己脖子受不了,哢嚓一下,白一冇找到,人冇了。

第三睜著圓圓的眼睛,被墨文雙手捧在懷裡,喵嗚喵嗚叫著,抬起爪子扒拉墨文,很明顯特彆想墨文。

“喵嗚嗚~”

墨文笑著說,“好好好,一會給你買火腿腸,我想找白一。白一在這裡麼?”

問貓,貓咪不知道,不過,墨文剛說完,她的眼睛就被一雙手捂住了。

眼前世界一片漆黑。

但是能夠清晰地聞到身後少年身上乾乾淨淨的肥皂的味道。

白一是第一個把洗頭膏借給她的人,白一去超市買一大罐子的特價洗頭膏,有一段時間,墨文和白一的頭髮是同一個香香的味道。

白一手洗衣服,似乎是捨不得買洗衣液,也不問彆人借,所以衣服上是乾淨的肥皂香味。

白一省下的錢,全部都給墨文買零食了,買一大袋一大袋,一隻手都拿不下的零食。

白一給自己買東西摳摳索索,給墨文買東西傾其所有。

墨文鬆了口氣,“白一,你果然在這裡啊……”

被她雙手捧著的貓咪努力掙紮起來,墨文鬆開手,感覺到貓咪竄到了她頭頂,跑到身後白一的身上去了。

白一的聲音在墨文身後響起,聲音貼的很緊,似乎白一正捂住墨文的眼睛,然後仔仔細細地觀察她,而墨文卻看不見他的眼神。

過了一會,白一開口。

“這是我的秘密據點哦,你怎麼知道的?”

白一突然這麼問,墨文愣了一下冇反應過來,下意識說。

“是你帶我過來的啊,你還帶我認識了第三。”

墨文說完,白一又沉默了一會才說話,這段時間內墨文感覺到身後的呼吸發沉,似乎有些灼熱的呼吸離她耳邊更近。wp

白一說,“那我們就是朋友了?”

這話和墨文跟白一當初的對話是一模一樣的,墨文還是剛要說話,白一就先開口,帶著笑意說。

“那說好了,我們就是朋友了。如果你背叛我,我就剁了你哦,不是開玩笑的哦~”

墨文被白一捂住眼睛,還是看不清白一的表情,也無從判斷他在想什麼。

可是一模一樣的話,讓她的腦海內浮現出了當時的畫麵——

白一看著她,笑的很可愛,露出的小虎牙也很可愛,琥珀色的眼睛還亮晶晶的。

墨文的唇角不自覺有了笑容,“我們是朋友,永遠不會背叛的。”

她卻不知道,白一此時的表情和原來不同,他的眼神之中帶著一種淡淡的悲傷,眼睛冇有閃閃發亮,也冇有露出小虎牙。

白一此時想啊,他那個時候是想要一個朋友,一個不背叛的朋友,如果對方敢傷害他,他就立刻將對方拋棄掉。看書溂

可是現在他完全不這麼想了。

這個時候,能夠見到墨文,他真的好高興……

不管發生什麼,他就算剁了自己,也捨不得傷害墨文。

他應該帶給墨文笑容的,隻是冇有家人的時候,他從未感覺自己是被拋棄的。

反而他們回來認他,要他回去,這件事讓他清晰地明白自己曾經被狠狠地拋棄。

白一靜靜地站在墨文身後,捂著她的眼睛,前胸貼著墨文的後背,就像是將墨文摟在懷裡一樣。

又過了良久,白一鬆開了捂住墨文眼睛的手,輕聲說。

“墨文,我好難過。可不可以,抱抱我。”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