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泉知道白一是個什麼樣的人。

這個人雖然風評不好,但也不是個瘋子,會說出“我會永遠保護他”這種話。

結合今天舍友對待墨文的態度,封泉臉上的冷笑越發明顯。

墨文絕對是說了謊話,或者在演戲,墨文不管怎麼裝,都有一顆肮臟下作的心!

封泉自己已經被禍害了,他雖然不是什麼熱心的好人,但也不想彆人被這種傢夥騙。

這麼想著,封泉甩開白一的手,淡淡地說。

“你專門找過來找我,就是想說這個?我還是那句話,我絕對不相信,我還要複習,就不和你浪費時間——”

“封泉,白一,跟我來。”

封泉還冇說完,秦野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封泉轉過身。

秦野穿著一身休閒服,淩厲的眼神掃向他和白一,而在秦野身後,還跟著十幾個一看就經常泡在健身房裡的學生。

這是怎麼回事?

秦野大步走過來,低沉的聲音不怒自威。

“我聽隔壁班說,墨文收拾了幾個不聽話的崽子,那些傢夥還敢報複。他們可能已經在學校門口叫人了。”

白一咬緊下唇。

“我就知道是這樣!”

秦野冷聲說。

“我們班的人,還有人敢這麼欺負!找死是吧?你們兩個,也跟我來。”

封泉還想再說什麼。

這不合理。

欺負他們班的人也不少,秦野從來冇有這個架勢。

尤其是白一經常被隔壁班欺負,還有赫連音也被針對,但是——

白一一臉嚴肅地對封泉說。

“這件事,絕對不能原諒!走,我們絕對不能讓我們的人被欺負!”

封泉:……

白一你對自己的事情都冇有這麼認真吧?

白一你自己被欺負的時候都冇搖人吧?

出於好奇,封泉也跟了過去。

於是一大堆人,洋洋灑灑地往學校門口走去。

另一邊。

墨文拿起手機,給她哥通過話之後,裝作不經意的樣子走到學校門口。

她左右打量了一下。

天色已經慢慢黑了下來,學校門口的燈還不太亮,不能看的很清晰。

學校門口的人還真不少。

有給學生送飯的家長,還有一群徘徊的社會青年,請假出來的學生,還有一個長髮飄飄雖然離得遠但是看著就好看的長腿美女。

墨文的目光落在了社會青年們的身上,拿起手機。

“喂,哥,我到了。你可以過來了。”

說著,墨文不由地在心裡感歎道——

大哥還是大哥。

帶了這麼多人給他們打掩護!

想的就是穩妥!

“喂,小崽子,你看哪兒呢?”

電話裡墨文哥的聲音十分煩躁,似乎隨時都能炸毛。

墨文抬起手晃了晃。

“我在找你啊!我好像看到你了!”

“看到你個頭!你轉過身!”

“嗯?”

墨文轉身,發現——

她剛出來的時候一眼就看到的長髮美女向自己走了過來。

嗯,走了過來……

等等?!

“哥?!該不會……?!”

長髮美女穿著一件黑色的長t恤,還有一條牛仔褲,她大步流星,長髮隨風在身後飛舞,看起來極其瀟灑。

但是她拿著手機,嘴型和墨文聽到的聲音對上了。

“什麼該不會是?!艸!如果不是因為要隱藏身份,你以為老子願意這個樣子?!”

墨文的嘴巴幾乎張成了個“o”型!

她哥竟然是個女裝大佬?!

還是個禦姐!

求問,麵基後,哥哥變成姐姐該怎麼辦?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