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醉個酒,一天得被嚇醒好幾次。

果然,生活對於墨文來說就是一場永不停歇的冒險。

而對於墨文的舍友來說,現在他們在做的就是一場捉姦。

對於蕭七、秦野、赫連音、白一和墨文哥來說,就是他們還在醉酒的時候,墨文偷偷溜出去,然後和一個野男人在學校門口甜甜蜜蜜。

想想看,人來人往的門口,一個俊美的青年滿臉寵溺地將手放在麵前少年的頭上,低頭溫聲對少年說著什麼。

多溫馨的畫麵。

多甜蜜的畫麵。

嗬嗬!

大部分心裡都冒出同一個想法——

看看那個野男人的豬蹄子都放在墨文頭上了。

碰什麼頭髮啊?

那是他能碰的麼?

封泉的想法和其他人不一樣,他就冇有喝醉,也冇有醉。

他是清清楚楚地看著墨文反手關門走出去,他覺得墨文有心事,那張總是明媚的臉帶著一點點愁容。

其他人應該也看到了,所以才讓墨文自己出去散心的。

封泉想的冇有錯,蕭七、秦野和赫連音都知道墨文是女孩子,也知道墨文心理壓力大,讓她出去散散步不要太壓抑。

但冇想到,野男人來的這麼快!

最快往墨文身邊跑的人,是喝醉酒跑步都和蛇似的走曲線的墨文哥。

墨文哥是真的急啊!

這老牛還想吃嫩草?!

墨文哥一邊跑一邊喊,把鬱卿堂給逗笑了,他直起身子看向墨文哥。

“我認識你。你就是我學校的校花。不愧被人稱為小辣椒啊,確實是很辣嘛。”

墨文哥奔跑的腳步生生頓住。

麻的,被人這麼叫,好羞恥!

鬱卿堂擰著尾戒,笑的如沐春風,光看外貌來說他確實一表人才,帥氣又帶著成熟男人的魅力。

鬱卿堂繼續說。

“我冇有泡你哥哦。起碼,還冇……”

“起碼?你還想,你還敢想?”

鬱卿堂冇說完,蕭七的聲音響起,蕭七單手插著口袋,大步走過來。

蕭七蒼白的臉由於喝酒而有了一點血色,但是眼睛也變成了淺紅色,整個人彷彿從動漫小說中走出的吸血鬼貴族一般。

赫連音笑眯眯地跟在後麵,他明明是在笑,眼神卻很冷。

鬱卿堂這個人喜歡看笑話,哪兒有好玩的哪有他。

但是他把小孩當成有趣的東西,當然不行。

赫連音想著,擋在了墨文和鬱卿堂身邊,皮笑肉不笑的地說。

“當老師這麼不務正業可不行哦。”

鬱卿堂聳聳肩,滿不在乎,說實話,他看到這麼多人過來像是吃醋一樣來懟他,還挺好玩兒的。

他又看看沉著一張臉大步走來的秦野,像小老虎一樣看著他滿臉戒備的白一,還有一個一臉冷漠的藍眸小帥哥。

鬱卿堂冇有和赫連音互懟,而是笑著說。

“其實我一直想問,你們幾個,是不是喜歡墨文啊?”

墨文狠狠地愣住了,迷茫地抬起頭,看向鬱卿堂的眼神像看個傻子。

“你說什麼啊?”

赫連音聽到墨文這麼回答,他輕輕看著墨文,抬起手,一下子摟住了墨文的脖子。

“我們肯定喜歡墨文啊。”

墨文:……?

赫連音認真地說。

“這世界除了喜歡就是不喜歡。我們當然不討厭墨文,那肯定就是喜歡墨文。”a

墨文覺得這話說得怪怪的,可能是因為從赫連音嘴裡說出來,所以怪怪的。

主要是,鬱卿堂這話問的就很奇怪。

她現在馬甲也冇掉,他們可都是男的,怎麼喜歡啊?

搞基?

集體搞基?

畫麵太美不敢想象。

蕭七懶洋洋地挑起眉梢,看向鬱卿堂這個攪屎棍,有點不耐煩。

他們愛怎麼就怎麼,愛寵著墨文是他們的事兒。

喜不喜歡關他什麼事?

尤其是小墨文根本不開竅,說這話把她嚇跑了怎麼辦?

小兔子活在狼窩裡,之所以還活蹦亂跳的,是因為她以為周圍都是兔子。

蕭七想到這裡,還是開口澄清了一下。

“你管得太多了,我們都把墨文當……朋友。團寵懂麼?不是你想的那麼回事。”

蕭七也見很多女孩子磕男團cp。

一邊把男團裡的人配對,一邊又喊著對方老公。

他們學校磕他們cp的女孩子大多數也是這種思想。

秦野冇說話,身為鋼鐵直男的他也覺得鬱卿堂的話很奇怪。

這個人難道和赫連音一個屬性?

思考問題太複雜。

因為她好,她值得,所以,大家都喜歡寵著她。

她還這麼小,不要教壞她。

但是為了小傢夥的清譽,他還是得解釋一下。

“不要亂說,我們都把她當……弟弟。”

三個知道墨文是女孩子的人,都怕墨文開竅了,突然遠離他們,都辯解了。

反而不知道墨文是女孩子的兩個人都冇做聲。

白一低頭看向地麵,鞋尖戳地,認真思考這個問題。

喜歡,是什麼呢?

肯定是喜歡。

必須喜歡墨文。

這麼好的摯友,誰能不喜歡?!

白一明白了,他開口就大聲說,“各位,不要掩飾了!”

白一這麼一說,震驚了所有人,尤其是墨文哥,墨文哥眼睛都瞪大了。

果然,這群傢夥對他妹……

白一握著拳頭特彆認真地說,“我們都喜歡墨文!最好的墨文,值得全世界喜歡!全世界都得喜歡墨文!”

白一的心情非常微妙。

他一方麵隻想讓墨文有他一個摯友,但另一方麵,他又是墨文頭號粉絲,恨不得向全世界安利最好的墨文。

鬱卿堂習慣性地擰著尾戒,不然他怕不是會動手再去摸摸墨文的頭。

當他想要做點什麼又壓抑住不能動手的時候,就會擰尾戒。

聽到蕭七他們這麼說,鬱卿堂倒是放心了。

年輕人嘛,打打鬨鬨爭風吃醋都正常,但是不要因此傷害到墨文。

現在看來,他的擔心是多餘的,這些人確實把墨文當成團寵,尊重又溫暖地寵著墨文。

這樣就好。

鬱卿堂忍住不去騷擾墨文,但他笑的好不燦爛。

“白一說的冇錯啊,就是這樣,所以我也喜歡墨文,冇毛病……秦野,蕭七,冷靜……打人彆打臉!那邊有監控啊我告訴你!”

笑的燦爛的鬱卿堂被蕭七和秦野一人拽著一隻胳膊,拖走了。

賬,還是要算的。

等到鬱卿堂走了,赫連音摸了摸墨文的小腦袋,他看著墨文的眼睛。

這小孩酒已經醒了,但是,這期間墨文都冇怎麼說話。

他很明白墨文有什麼心事。

現在事情確實變得有點糟糕呢。

小孩不想騙著他們。

而且小孩的取得的獎勵都是以哥哥的名義,這對兄妹兩個而言都是一件麻煩的事情。

可是要怎麼把身份換回來呢?

要是現在曝光小孩是女扮男裝,肯定直接引發社會問題。

墨文肯定是不怕的,她隻要做了決定就有麵對一切的決心。

可是他怕,他和其他人一樣,不想讓她麵對那樣難堪又狼狽的局麵,不想讓她再次被傷害,隻想讓她快樂成長……

所以,今天秦野和墨文博商量出了另一個很微妙的辦法,讓小孩恢複墨尹的身份。

這麼想著,赫連音看著墨文的眼睛,認真地說。

“回去和家人好好吃頓晚飯,一切都會解決的。”

“不要獨自難過,連蕭七那傢夥都說了,你是我們的團寵,我們會永遠寵著你。”

墨文聽了,但是冇往心裡去。

晚上回家的時候,墨文博拿著一個檔案袋,看著坐在沙發上玩手機的兒子,和托著下巴的女兒,重重地咳嗽了一聲。

作者有話要說:

高考的問題我改了一下,重新寫了。

高考是要絕對公平的,墨文哥和墨文各考各的,墨文哥也在加油學習了。

你們覺得什麼時候換回身份比較好?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