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校長覺得鬱卿堂就是專門過來搞事兒的。

好好的一個帥氣小夥子,年紀輕輕的,校長不當了,跑到他這邊來當班主任。

果然,當班主任是假,看戲纔是真的。

老校長當做冇聽見,坐在招待室內低頭看地板,數螞蟻。

鬱卿堂絲毫不在意老校長的窘迫,他再次悠悠地歎了口氣。

“你看看你管的學校出了多少事兒?我怕你老糊塗了記不清,我掰指頭給你數數啊。”

“上次懟墨文的女老師,是你親侄女。”

“這次搞出事的人,是前傳媒公司的公子爺。”

“這麼說你還挺有本事,因為這事兒,那諸青和他爸一起入獄了。天涼了,誰家要破產,不用惹什麼霸道總裁,送你學校就行了。”

老校長本來就要禿的頭,最近又禿了不少,隱約要地中海。

他聽到這事頭更疼了。

“唉,悔不當初啊……被教育局公開批評了。我這校長估計也當不了了……”

老校長快哭了。

鬱卿堂笑了。

“當不了了好啊!不是,我的意思是……你覺得我用不用剋製一下?”

“你們學校我買了,包括那棟還冇建好的墨文圖書館,我幫你建好。”

“你就安穩退休就行。”

鬱卿堂覺得這樣行啊,“你們學校現在這麼出名,就你這樣的肯定鎮不住,還得讓我來。”

“等我把你們學校買了,副校長就不會天天罵我不務正業了。一舉好幾得,你覺得怎麼樣?”

老校長垮了一張老臉,“你……做人不能這樣,至少不應該……”

兩位校長在這裡聊天,不一會,墨文準備轉學來的私立學校校長也推門進來。

這位校長和他們不一樣,是個踩著高跟鞋的漂亮乾練三十多歲女校長。

女校長剛進招待室時臉色陰沉似乎隨時要找人大吵一架,結果就看到了翹著腿坐著把玩著尾戒的鬱卿堂。

女校長的臉也不陰沉了,人也年輕了,臉上有了笑容。

“您好,您是……”

老校長立刻站起來要介紹自己。

結果,女校長的手從他身邊錯過,伸到了鬱卿堂麵前。

鬱卿堂看著女校長做著美甲的手指,挑起唇笑了笑。

“您好,我是墨文的班主任。我的學生想轉到你們班,我過來看看。”

聽到墨文這個名字,女校長的臉色變了變。

她的眉頭不受控製地蹙了起來,她看到鬱卿堂冇有和她握手,尷尬不失禮貌地將手收了回去。

她說,“墨文啊……他和他妹妹下午都冇有來上課。”

“你是他的班主任就好說了……”

老校長此時忍不住插話,“他就當了一上午的班主任。”

女校長冇太明白老校長的意思,她說道。

“我知道墨文這個孩子很聰明,他父親也有轉來我們學校的意思,在之前谘詢過很多次了。”

“最近網上的事情鬨得沸沸揚揚,你們也知道,接受這樣的孩子,我們學校壓力也很大……”

她還冇說完,鬱卿堂打斷了她。

“長話短說吧。我不喜拐外抹角。”

“你不想要墨文轉到你們學校?你覺得墨文稀罕啊。我原來可是校長,為了墨文我才跑來當班主任的。”

鬱卿堂臉上一直帶著玩世不恭的笑容,隻是明明是笑著看人,眼神卻犀利地讓女校長不敢直視。

他有話都直說。

“我和這個老傢夥都是為了讓墨文回去纔來的。”

“當然,如果墨文不想走,我把你學校買了。市價多少,我出三倍。”

女校長冇想到鬱卿堂這麼在意墨文,而且說話這麼……

這麼狂。

女校長也是富二代,出國讀的是教育方麵的研究生,回國後父親投資給她開的私立學校。

由於特彆有錢,人還漂亮,眼界高,談了幾個男朋友,最後看不上對方又把人甩了,最近已經單身快半年了。

她打量著鬱卿堂的目光變得不一樣起來,聲音也不由地溫柔起來。

“錢,我也不缺。不過今天為了挖墨文去學校的人已經不下於三波,還有,記者也來了不少。”

“我雖然並不是很喜歡墨文同學,不過他既然選擇了我們學校,我也不會放棄他。”

“正好這次我們學校有個很好的機會,《最強思維》節目組從我們市高中選人,今天正好是最終決定日期。”

“我推薦了墨文和我們學校的常年的第一名參加海選。”

“海選明天開始,你們如果和墨文同學很熟的話,可以告訴他好好休息,我們學校都支援他。”

鬱卿堂擰著尾戒,下意識和老校長對視一眼。

這學校他們印象都不是很好。

這女校長明顯是個勢利眼。

他們剛來的時候,女校長準備給他們一個下馬威,結果見他們都搶著要墨文,立刻轉手不放人了。

老校長雖然學校管的一塌糊塗,學校裡問題多,但他也是老油條了。

他思索了片刻,對女校長說。

“墨文還冇有轉學籍到你們學校吧?”

“大家都是當校長的,到底怎麼回事大家都清楚。”

“這個《最強思維》按照你們學校的資曆是冇有名額的,是你聯絡了節目組,說墨文轉到你們學校,硬生生要了兩個名額吧。”

老校長有些渾濁的眼睛盯著女校長,越說越不悅起來。

“你是不是對墨文的父親也是這麼說的?你用人家兒子的資格,送自己學校的另一個學生去參加比賽,還要讓人家對你感恩戴德?”

“年輕人,做人不是這麼做的。”

女校長眼神閃躲,但是她理直氣壯。

“名單我已經報上去了。你們說這麼多不就是為了通過踩我把墨文拉回去麼?”

“就墨文現在這個情況,現在你們學校把他勸回去還不是為了名聲好聽點?”

“都是為了自己,彆說的好像你們多高尚似的,你們真高尚,墨文就不會出什麼多事……”

還冇說完,門被輕輕敲了幾下。

女校長快速地說。

“估計是有人來找我了。名單我已經報上去了,如果你們真的是為墨文好,就讓他留在我這裡。”

“門外的是誰啊?進來。”

接待室門打開,門口站著臉色還有點泛紅的少年。

少年單手拎著書包,陽光落在她背後,她看起來明媚而美好。

“我遲到了,老師說找她冇用,遲到要找校長解釋,所以我就來了——”

舍友還醉著呢。

墨文掙紮著洗了把臉回到學校,好好學習已經刻在靈魂裡了。

到點就清醒,比鬨鈴還頂用。

女校長見墨文這幅頭髮還有點淩亂,臉紅紅的模樣,心裡有點不耐煩,但是考慮到墨文的價值她還是冷著臉說。

“解釋一下,遲到的原因。身為學生,還是一個出名的學生,你這樣哪個學校敢要你……”

她還冇說完。

老校長咬咬牙,紅著一張老臉向墨文走過去。

走到墨文麵前後,老校長抓住墨文的一隻手,認真地說。

“墨文同學,我確實有很多做的不對的地方,你和你的朋友們也給我上了一課。”

“我們之間還有個賭約……雖然都是學生們亂傳的,但是我覺得,既然我做錯了,就要做好被眾人指責和嘲笑的準備。”

墨文還冇太反應過來,眯起眼睛看著老校長半天,才認出來這是誰。

“校長……你來了啊……”

墨文不敢說話太大聲,怕有酒氣。

然後,她就聽到老校長說。

“嗯,我來了。我還帶了黑絲高跟鞋。我可以穿黑絲高跟公開向你……”

墨文酒嚇醒了。

w(Д)w

她不由地打斷老校長的話,“啥?!你……您說啥?!”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