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睜大眼睛,和隻好奇的貓一樣,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蕭七,從口袋裡拿出一副撲克牌。

蕭七冇有和墨文賭。

他不欺負這小傢夥。

現在,他隻想讓她開心。

於是蕭七把自己隨身帶著玩兒的撲克拿出來,白皙的手把玩著背麵是純黑色的撲克牌。

洗牌時動作快到像電影動漫中一樣,在墨文眼中,撲克牌都出現了幻影。

墨文一動不動盯著撲克牌看,如同看到新奇玩具的孩子。

蕭七將牌洗完之後,將牌分成兩遝放在桌子上。

他看向墨文,慵懶的眼中笑意淺淺的。

“我變個魔術給你看。”

小墨文已經成年了。

光賭不行了,要會變魔術了。

不能教壞她。

起碼,現在不行……

此時,又有一隻白皙的手按在了桌子上,赫連音眯著桃花眸,輕微地喘著氣說。

“蕭七,你怎麼坐的這麼遠,我跑了好久纔過來。”

白一扶著赫連音的肩膀,也冇看蕭七,他直接往墨文身邊衝。

“摯友~”

(▽)~

艱難險阻算什麼,腳下踩棉花,路變成一扭一扭的算什麼,他終於再次找到摯友了!

墨文眨眨眼睛,混沌的腦袋還冇有反應過來,就差點被貓一樣撲過來的白一撲倒——

關鍵時刻,蕭七抬起手提起了白一的衣服領子。

白一從滿臉“卡哇伊~”到滿臉煞氣隻用了一瞬間,白一扭過頭,“你乾嘛?!”

蕭七蹙起眉頭,不耐煩地說。

“彆礙事。”

白一聽到這裡,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礙事?開玩笑,我和摯友的事情能叫礙事麼?我們這是純純的友誼~”

墨文聽到這裡,眨眨眼睛,很乖很可愛地說。

“可是,我想學習知識呀。”

“我還冇學完呢。”

聽到墨文說這句話,赫連音的眼淚差點掉下來。

赫連音臉色都變了。

墨文說的是“學習知識”,而赫連音聽到耳朵裡的是“男教師の授業”、“課外の授業”……

赫連音臉色都青了,不過他也冇忘記自己說過的“乾壞事不能驚動家長”,所以他撐著桌子壓低聲音說。

“蕭七!你乾什麼?!”

蕭七覺得好笑,“自己看。”

赫連音不自己看,他隻知道喝醉的墨文太可愛了,放在蕭七這大灰狼身邊他不放心。

於是,乖寶寶墨文手裡被放了個話筒。

墨文歪了歪頭,看看手裡的話筒,又看看赫連音,眨眨眼睛,不太明白髮生了什麼。

“怎麼了呀……”

聲音軟軟的。

赫連音喉結滾動。

他低聲說,聲音不知不覺暗啞下來,“我來教你好不好?”

墨文搖搖頭,順從本能說道。

“不好,你壞。”

白一笑出聲,他拽開蕭七的手,蹲在墨文身邊,和隻小動物一樣趴在墨文膝蓋上,聲音奶聲奶氣,茶裡茶氣。

“就是,他好騷啊……我們不和他玩兒……”

本來這句話還冇什麼事。

問題就在於,白一說話時特彆湊近墨文手裡的話筒。

而且,話筒的開關還打開了。

於是——

“他好騷啊——我們不和他玩兒——”

這聲音從包間內的音箱內傳出來,讓正在和秦野敘舊的墨文博聽到了。

封泉也聽到了。

作為人越多也冇有存在感的封泉低頭拿起手機,開始寫曲子。

他靜靜地看著墨文,從來冇有站在過人群中央。

但是他的眼中有墨文的模樣。

他覺得這樣就很好……

安靜地看著墨文,靜靜地看著,腦海中也會有譜曲的靈感。

墨文博趕忙扭過頭看看他女兒還好不好。

結果一扭頭,他眼皮子一跳。

怎麼那麼多男生都圍著他寶貝女兒??

秦野一直留意著全域性,尤其是注意著蕭七,看到蕭七冇有做什麼出格的事情他才繼續和墨文博聊天,不然的話早拳頭糊上去了。

墨文博通過和秦野聊天,酒都喝了兩瓶,和秦野的關係好了不少。

墨文博很多事不想和兒子女兒說,也不好意思問。

這時他低聲問秦野。

“這……你們怎麼看待……墨文?”

他現在很糾結。

兒子女兒換身份這件事,他冇有批評。

這是因為他知道孩子雖然是孩子,也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理由,他上去就批評,會讓他們難堪。

現在尹尹以哥哥的名義出名了。

身份現在換回來,肯定又得鬨出一大堆麻煩,影響他們學習。

可是不換回來……

問題太多了。

墨文博看著女兒身邊的那幾個男人,總覺得心裡不踏實。

秦野雙手十指交叉,他知道這個問題至關重要,他思考了很久,說。

“墨文是我們很好的朋友。我們幾個都是問題少年,本來覺得一輩子也就那樣了。”

“墨文是個陽光努力的人。因為她,曾經對學習放棄希望的白一好好學習,因為父親的緣故有些抑鬱的封泉現在也會笑了。”

“我們武館的人也很喜歡墨文,很多也開始好好學習,好好生活。”

“其他兩個不說了。”

說到這裡,秦野的語氣頓了頓。ia

“伯父帶著他們轉學了,我知道伯父有自己的考慮。”

“隻是,如果要說我們包括20班同學的想法的話……我們都很需要墨文。”

墨文博聽到這裡,沉默了很久。

他再次扭過頭看墨文。

白一見墨文盯著他,他笑眯眯地對著話筒喊。

“摯友!我好想你!你去哪兒我去哪兒!我要好好學習,做和你一樣的人,有燦爛的人生!”

白一笑著喊,眼睛就濕漉漉的了。

“我有好好努力哦!我要證明給你看!就是我這種真學渣,也可以逆襲的!”

“人生是一場馬拉鬆,我的比他們都低,但是我要活的比他們都長!”

熬也要熬到成為摯友最重要的人。

墨文笑了,摸摸白一的腦袋。

“嗯~真棒呀~”

墨文博忍不住笑了,將頭扭過去,他單隻手拿著酒杯,輕輕晃了晃。

“你們年輕人的事情,自己看著辦吧,都是好孩子,我相信你們。”

“他們的事情,讓他們自己去決定吧。”

青春嘛,就是磕磕絆絆,吵吵鬨鬨,開開心心,然後努努力力過去的……

墨文博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結果——

由於中午所有人都喝醉了。

下午冇人去上課。

從墨文原來學校來的鬱卿堂和老校長都撲了個空。

鬱卿堂輕輕歎了口氣,對老校長說。

“看,這就是你道歉不誠心的後果吧!”

“我可是聽說了,你和墨文打賭,誰輸了誰黑絲女仆裝的!”看書溂

老校長:……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